廣場

[轉載] 救援八八風災,美軍29年後重新踏進台灣

每日清晨美軍自艦上起飛赴台南基地執行機具吊掛及落地加油,依運補計畫完成當日作業後,再飛返停泊我領海之外的航艦過夜,周而復始地直到任務完成。


參與任務的國軍與美軍人員合照。 圖:Wayne Tera提供
參與任務的國軍與美軍人員合照。 圖:Wayne Tera提供

編按:發生在2009年的「八八風災」今年屆滿十年,端傳媒也推出了專題頁面「雨停之後,台灣日漸改變的臉」及相關報導,包括回顧中國大陸當時對災區及災民的救助措施。

但除了大陸援助項目外,另一段同樣重要,台灣政府卻始終諱莫如深的史實,是美軍派出MH-53E重型直升機協助吊掛重機具進入災區,其間與國軍共同作業。這是自1990年《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中止後,第一次有美軍進入台灣本島執行任務。

本文作者Wayne Tera,現任職民航業,出身國軍空軍飛行員,八八風災時擔任國軍與美軍之間的協調官。日前在自己臉書頁面上發文,這也是目前在公開材料所能見的,關於這段重要歷史細節最豐富的一手史料。端傳媒獲得Wayne Tera同意後轉載本文。

本文作者和美軍上校指揮官合影。
本文作者和美軍上校指揮官合影。圖:Wayne Tera提供

2009年8月侵襲台灣的莫拉克颱風,因連日夾帶歷史性的超大雨量,重創河岸、山區、低窪等敏感地區。其中傷害最巨者,莫過於旗山溪、荖濃溪、知本溪等沿岸社區,由於土石掩埋或泥流沖刷,造成許多聯外橋樑及道路肝腸寸斷,大型工程機具無法進入災區,許多區域形同孤島,救難作業遲滯難行。

為能迅速將救災物資投入偏遠地區,急需高運能的滯空運輸載具。由於我陸軍CH-47數量有限、空軍與海軍的S-70又無法掛載重型機具,因此我方協調美軍派遣適當兵力來台協助救援。

自1979年斷交後,除了因緊急避難等事由來台轉降的少數軍機外,美軍從未正式在我國執行部隊行動。在敏感的國際現勢以及實際投入兵力大小的綜合考量下,美方決定派遣LPD-9 USS DENVER以及HM-14, HSC-25兩個中隊組成特遣隊,停泊於台南近岸20海里處,協助我方進行各項救災工作。

由於美軍特遣隊指揮官為上校軍階,在外交對等Protocol與涉外經驗的考量下,國防部指派我擔任POC,負責與其協調、規劃兩軍行動事項。從美軍到達第一天由我向美台雙方政府單位進行任務總提示開始,到最後一天國防部長視導慰勉後美軍離境為止,我與這位長我三歲卻一起於2008年從美戰爭學院畢業的洋同學密切合作,有驚無險地完成別具歷史意義的聯合軍事任務。

參與任務的國軍與美軍人員。
參與任務的國軍與美軍人員。圖:Wayne Tera提供

由於救災物資眾多,因此由陸軍負責將需要吊掛至災區的重型機具與物資集結於台南空軍基地,每日清晨美軍自艦上起飛赴台南基地執行機具吊掛及落地加油,依運補計畫完成當日作業後,再飛返停泊我領海之外的航艦過夜,周而復始地直到任務完成。

雖然MH-53E具有高達16公噸的酬載,然而因目標區位於山區,因此台灣的高溫以及高海拔等不利因素都使得酬載量大幅降低。經美軍推算後,部分重型機具重量已超過安全臨界值,因此必須適量減重才能進行吊掛。為確保安全,我們將機具開至民間的大型地磅站,逐一拆下不必要或能於抵達現場再重新組裝的裝備,等確認重量後再確認構型進行吊掛。

由於運補架次頻繁且多於低空飛行,為確保空中航行安全,除了出動屏東基地E-2利用其強大偵搜指管能力對在空機進行引導、隔離、管制之外,空軍也臨時在台南基地架設空管中心,由作戰部派遣高階指管人員進駐指揮。同時由於山區地形複雜,因此由我陸軍派遣先導機在美軍吊掛直升機隊前方實施觀測導引,避免觸及橫越山谷的高壓電線及流籠。

即便如此,由於山區天候變化迅速,雲霧可能在短時間迅速積累,風勢也可能環山流竄,對直升機飛行員要以目視編隊進入災區挑戰甚鉅。其中曾因雲幕瞬間從頂罩下,迫使美軍救難機隊冒險迫降河床而短暫失聯,指管中心不斷透過在空機進行通訊中繼,然因山區地形及天候等因素致使通訊品質不佳,最後經美軍衛星線路取得通聯,才確認人機無恙。不過此次的AOG(Aircraft On Ground)事件,讓極為重視飛安的美軍認識到南台灣山區的環境風險,因此美軍指揮官還臨時召開飛安會,重新審視相關作業能否安全執行。

由於前來支援的美軍官兵才剛完成Talisman Saber 2009操演,在返回母港佐世保休假的途中接到臨時任務轉向台灣,這個不預期的延長派遣不論對人員身心與船艦機具都有極大的壓力。

參與任務人員正在執行吊掛作業。
參與任務人員正在執行吊掛作業。圖:Wayne Tera提供

在每天超過十小時不斷的熱機運作以及高馬力輸出下,一架「海龍」終於在台南基地掛點了。不過美軍終究具有全球派遣能力,在迅速調派相關零件與人員前來進行搶修情況下,即使發動機拆件維修這等複雜工程也在現地完成,不到半天時間又再投入高溫高海拔高輸出的高難度作業。

救災過程中美艦上官兵也因不明原因高燒而需上岸使用更精密的醫療裝備進行生化檢查。然而因身分特殊,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騷動,我們也特別安排醫療後送計畫,躲開媒體可能的追逐。病患在我國接收妥善的醫療照護後,雖無法及時隨艦離台,然而卻也在無事康復後離境,算是對此次台美聯合軍事作業畫下最完美的句點。

事實上國軍在此次行動中獲益甚多。美軍為爭取救災時效,直升機均採滯空吊掛的動態作業,即使油料耗盡落地後也保持發動機運轉採熱加油方式整補,以便在最短時間能夠再起飛執行任務。透過共同執行聯合救災任務,不但讓我方在熱加油作業與滯空吊掛等軍事作業上有更多機會練習與精進,也對我方在後續技術傳承與操作規範增修上有更實際與深切的助益。

這段極具歷史價值與意義的台美聯合軍事作業,在當時因為種種原因而未被詳細報導公佈,僅在媒體上披露片段消息。十年後的今天趁著自己還記憶猶新之際為文紀念,除了感謝一同在烈日驕陽下共同完成此一任務的兩國官兵外,也對不幸在救難任務中犧牲的空勤隊教官,追思感念。

莫拉克風災 美軍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