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克什米爾「一國兩制」遭廢除,南亞邁向更危險的未來?

印度長期以來沒能解決的問題是,在憲制上,克什米爾仍然有高度自治的名義權利,而且當這種權利和議會制民主制結合的時候,就會屢屢產生印度中央政府所無法控制的獨立傾向。


2019年8月8日,一名保安部隊隊員在一輛被示威者用來當路障的巴士前走過。 攝:Tauseef Mustaf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8日,一名保安部隊隊員在一輛被示威者用來當路障的巴士前走過。 攝:Tauseef Mustafa/AFP/Getty Images

8月初,南亞形勢驟變。先是印度中央政府突然在查謨-克什米爾邦(Jammu-Kashmir)增兵超過兩萬人,並且要求遊客和前往喜馬拉雅山腳下印度教聖地的朝聖者撤出克邦。正當人們紛紛猜測新德里此舉是否意味着在1990年代之後又一次大規模「軍管」克什米爾時,內政部長阿密特·沙(Amit Shah)宣布,印度政府將推動廢除賦予克什米爾特殊地位的憲法370條,並將查謨-克什米爾從一個邦轉為兩個中央直屬地——西邊的查謨-克什米爾(繼續擁有地方議會)和東邊的拉達克(不再設立地方議會)。

消息一出,各方輿論譁然。這幾乎是大家都可以想像到、又完全沒有預料會來得這麼快的變化。還沒等人們反應過來,入駐的印度安保力量就已經快速將克什米爾的一干本地政治家軟禁起來——其中包括了克什米爾兩大政黨國民大會黨(National Conference)和人民民主黨(People’s Democratic Party)各自的領導人奧馬爾·阿卜杜拉(Omar Abudullah)和穆夫提(Mehbooba Mufti)。與此同時,在克什米爾人聚居的斯利那加(Srinagar)為中心的克什米爾山谷地帶,網絡、電話等與外界聯繫渠道紛紛被切斷,幾乎進入了宵禁狀態。

與此同時,當人們還在猜測國會上議院(Rajya Sabha,聯邦院)是否能阻擋憲法修正案時,和總理莫迪同樣出身印度教右翼組織國民志願服務團(Rashtriya Swayemsevak Sangh)的總統科温德(Ram Nath Kovind)簽署一紙總統令,廢除由1954年總統令提供的克什米爾居民的特別地位,為370條修憲打開了大門。

科温德簽署一紙總統令,廢除由1954年總統令提供的克什米爾居民特別地位,為370條修憲打開了大門。

8月7日,聯邦院以大比數通過將克什米爾拆分為兩個中央屬地的動議。如此看來,儘管執政的印度人民黨在上院並沒有三分之二多數席位,但許多小黨議員乃至反對黨議員都有可能跟風投下贊成票,屆時通過修改憲法徹底結束克什米爾在印度的「一國兩制」身份,將沒有什麼障礙。就在這些決議紛紛通過的同時,查謨-克什米爾的總督馬力克(Satya Pal Malik)成為了新的查謨-克什米爾中央屬地總督,曾經和印度國旗並立的克什米爾旗也從儀式場合撤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