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P2P圍城:爆雷後,南京一群基層公務員破產了

每天拿錢時,何晴都能聽見心裏花開的聲音。但爆雷後,作為公務員的她必須否認自己的投資行為。


 一名保安人員於2016年1月18日走在上海外灘。 攝: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一名保安人員於2016年1月18日走在上海外灘。 攝: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編者按:2019年7月18日,中國大陸最大的P2P平台陸金所宣布停止網絡貸款業務,令持續傾塌的網貸行業更顯寒意。據網貸之家統計,截至5月底,P2P網貸行業累計平台數6617家,其中累計停業及問題平台達5703家,佔總數的86%。

短短几年,P2P在中國由盛轉衰,伴隨着此起彼伏的爆雷潮和數以百萬計的傾家蕩產的投資者。端傳媒於去年發表《千億空洞、百萬「金融難民」,誰埋下了P2P的雷?》,梳理了P2P在中國的野蠻生長和監管疏漏。今天這篇則聚焦南京某機關的幾個基層群公務員,記敘他們在高利率的誘惑下一步步深陷P2P泥潭的故事——被時代規訓的人的慾望,最終又反哺了時代。

娜姐至今堅信,錢寶網創始人張小雷是無辜的。

2019年4月1日,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終於在兩次推遲審理後,對張小雷集資詐騙一案依法公開開庭審理。

「因為張小雷幫助老百姓賺了太多錢,所以政府『眼紅』,把張小雷做成非法集資,才能把這些資產劃歸國有。」娜姐對同在南京某機關單位工作的宋麗說。她一臉正氣,一如兩年前錢寶網剛爆雷時那般篤定,一如三年前「入坑」時一樣樂觀。

2017年12月30日,上海,位於楊浦區周家嘴路大連路附近的錢寶網總部人去樓空。
2017年12月30日,上海,位於楊浦區周家嘴路大連路附近的錢寶網總部人去樓空。圖:IC photo

大家聽說,他在澳洲買了一塊地皮

2016年5月,同單位的老張沒由來地造訪娜姐和宋麗所在的辦公室,講起自己的發家史:從早年倒賣二手書賺得第一桶金,一路說到這兩年跟着「貴人」賺了大錢。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P2P 爆雷 P2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