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試問誰還未發聲?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John_Smith,回應圓桌話題《中國泳將孫楊世錦賽奪金,因禁藥風波遭對手抵制,你怎麼看?

孫楊銷毀血樣,是因為抽完血填表的時候發現檢查人員沒有資質,不符合程序,且工作人員未經同意給他拍照。他與教練、律師、藥檢機構的官方人員都溝通過,律師建議不要簽字,最終四小時後孫楊一方決定銷毀血樣。後來FINA的調查報告中稱這麼做是愚蠢的,但因為檢查違反程序,因此判定孫楊沒有違規。

澳洲媒體ABC有報導,其中寫到: While athletes are being asked their opinions about Sun, this case raises an important question they should all be asking themselves.

If it was you that night, confronted with a three-person doping control entourage, with only one properly accredited, while another videos you without permission, and yet another extracts your blood before you become aware of the flawed process, what would you do? Entire careers rest on this, a lifetime of training and performance.

To be called a drug cheat is sport's worst slur. If the public is to have faith in athletes, then athletes need to be able to have faith in the system that tests them.

很可惜的是這個詳細經過無論牆內還是牆外都流傳不廣。(編按:在我們的圓桌話題裏,這則報導亦不包含在話題描述中,特此向讀者致謝。)有人覺得,他應該事後投訴,或者至少要求重檢,而不是就這樣毀掉證據,毀掉證據是很嚴重的行為。也有人理解他因為檢查人員違背程序而產生不信任,擔心血樣被故意污染。

有人認為最讓人失望的是泳聯和藥檢機構,他們搞出不合格的檢查,又讓一個沒最終判定的案子的主角參賽,才有這麼大的爭議。澳洲反興奮劑機構的前CEO Richard Ings則表示,孫楊2014年的禁賽,依當時的情況(之前被批准後來被禁,用來治療心臟問題),他只要申請就可以合法服用那種藥,許多西方運動員都申請過,因此他只被判輕度違規禁賽三個月,他的醫生被吊銷執照一年。而現在這個案子,還需要看最終裁決如何,沒裁決有罪之前都是無罪的。

我認為運動員可以對沒有被裁定違規的人進行抗議,但是多個運動員直接罵drug cheater,這是對運動員而言最嚴重的指控,簡直像bully了。當然,他們都是因為堅信孫楊作弊了,但我不認為這是這樣做的充足理由。

另一方面,我不喜歡孫楊把自己綁定國家。

2. Liuhuiming,回應《吳崑玉:韓國瑜待拆三顆彈(一)——國民黨內部整合難題

作者分析很實在,完整拼湊出地方派系拼圖,也點出蔡敗在有膽動軍公教這一塊,國民黨在台執政長期維穩靠的就是討好廣大軍公教族群,做好校園、地方政治工作。

因為陳水扁家人觸犯了台灣人最在意的一點,非民選的家人干政,貪污,即使他在許多內政上的改革大步超越國民黨長期執政成果,達到投票年齡的前兩次總統把票我還是投給馬英九。

對國民黨的好感始於李登輝逐步推動民主化,止於馬英九在第二次任期因未達CCP期望,被斷交任內後第一個邦交國予以警告,體認到自己在外交的政績只能靠CCP給予,驚嚇之餘不顧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民意反撲也要強行違反程序通過服貿,向CCP輸誠,這也是第一次台灣人民接受到CCP與國民黨私相授受的警訊。

雖然像武俠小說般理清派系關係,點出韓要如何拉攏其他三人才能贏得勝利,但作者忽略一個重要事實,有點理性都看出韓不具備這個職位該具備的各項能力,只能依靠別人幫助上位。

分析者往往無法跳脱的迷思就是展現出全然的利益分析狂熱,但出發點卻不是基於關心這片土地及人民未來漠然。利益取向是國民黨無法團結的死穴,不顧台灣人民維護主權的心願是硬殤。電影《獅子王》:「當眾生只想巧取豪奪,真正的王者則是想盡辦法付出!」

一時的選舉誰都沒有全然的把握,但這是民主必修學分,無論結果如何我們不要失去信心,堅持下去是唯一的希望。

3. KMnese,回應《圓桌話題:香港多名公務員網上發聲促政府回應市民訴求,更表示不排除罷工,你如何看?

人民皆有權對當權者的施政表達不滿,公務員下了班就是民眾,當然可以表達不滿。但是,他們上班就允許罷工表態甚至罷工嗎?我認為也沒問題。

公務員本身雖是執政體系的一部分,但首先也是一個民眾,「表態」當然隨時都可以。

至於談到更激進的罷工,其實若理解為「消極施壓」亦無不可。

公務員自然負有一部分公益的責任,只是,這份責任似乎被錯置為「對政府負責」(事實上政府仍是公眾讓權而設) 所以,公務員身分仍能採取破「不作為的動作施壓上位者,只要手段適切且訴求清楚,公務員僅需讓負起職責中令社會繼續運作服務公眾的最低需求即可,可採取措施如承辦櫃枱輪流關閉(該員亦可負責說明)、交通整每一整點誤點十分鐘…這類似台灣勞動法令中有特定行業需提供基本服務的概念。

當然,這是明的。不愧對自己的公共責任又能施壓予上位者,我想,各種公務執掌肯定還有更多可行方法。

4. 大吟釀,回應《元朗無差別襲擊事件重組:警察在白衣人離開一分鐘後到場

坦白講,元朗事件比西環中聯辦近乎是香港人的共識。元朗事件的無差別攻擊關乎切身安全。因此,事件之後那天,大家都緊張得不乘西鐵回家,寧願都去擠巴士了。因為比較安全。

因為恐慌,結果令大西北的商場、店舖大多天未黑就關門了。

西環中聯辦被潑墨了,那只是一種宣洩。髒了,反正換個就好。沒人說也會有人換。那跟市民無直接關係。一涉及到自己的人身安全和利益,優先順序高下立見。

可能很多人認為這觀點很政治不正確,很難理解,但香港人向來都重切身有關係的事情。

事件發生前兩日,網上流傳元朗鄉紳要教訓星期日出去市區遊行的黑衣人,結果當晚就發生這種事件。

建制部分人還要對外誣稱黑衣人入元朗搞事。試問家住大西北的遊行人士回家搭西鐵很奇嗎?去遊行就不能回家嗎? 再者西鐵只能讓示威者乘搭嗎? 不參與遊行就不能乘西鐵外出嗎?

希望各位用邏輯和常識思考這問題。

5. 雨田,回應《721全紀錄:示威者塗污中聯辦,上環警方開槍驅散,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

721發生之前早就有消息政府的策略是怎樣的,怎樣組織元朗的黑幫挑釁示威者,警察怎樣後來收拾殘局。現在這場戲演成這樣,我看出主意的人肯定很生氣,因為那幫黑社會逮人就打,毫無紀律;警察姍姍來遲,一個人都不逮捕,做戲太明顯;都跟劇本離得太遠。原本持置身事外的部分香港市民這次也變得憤怒了。事後公關原本是要綑綁黑白私鬥的,現在說了誰信?非常尷尬。

而中聯辦那邊原本就有部署怎樣防備。結果沒防備示威者居然帶漆彈,沒打算衝擊,就抱著把國徽弄髒的意思。中共上次僅就立法會被入侵已經是覺得有辱權威,香港政府及警察受了上面極大的壓力。這次保衞不了國徽肯定是龍顏大怒了。後面如何「收科」,大家都在搞沙盤推演,但「人心向背、疆場安危、鄰寇動靜」有誰知道怎麼收場?

6. Weber,回應《727衝突全紀錄:示威者元朗抗議涉黑白色暴力 香港警察對示威者頻密發射催淚彈

@此賬號已不存在:

實際上群眾運動的問題就在這裏,隨著時間過去破綻就會越多,越會被旁觀者挑毛病從而失去大眾支持,作為另一方的政府只要默默看著就好了。

更糟的是,作為群動運動的能量:參與人數與投入時間越多,發生不利事件的機率就會等比增加。100人走出門跟100萬人走出門,運動持續一天跟持續一個月,兩者間要維持和平不生事的難度差異有多大應該是顯而易見。更別說隨著時間過去,眾人益發心浮氣躁,維持秩序的難度恐不止立方增加。

另一個就是一般大眾受到流言蜚語影響的問題,例如你說挖人祖墳,有證據說是反送中人士幹的嗎? 但你卻直接的怪到人家頭上。老人先對群眾動手動腳,之後眾人討公道的行為有超過合理的範圍嗎? 而多事情都有其緣由,但往往被片面解讀。

如果以整體來看,反送中是個巨大的成就:多次百萬人以上的遊行、近千萬人次(應該有吧?)投入活動,從六月算起已持續50天以上,這些都是在無人帶頭的情況下實現的。而其期間經過建制派有組織的使用警察、鄉民進行多次大規模的暴力襲擊、以及個別人士無止盡的騷擾、破壞,成千上萬群眾聚集時在壓力下仍能進退有據。若說雙方死傷更是完全不對等,而這還是出現在無秩序群眾跟有紀律的武力團體對抗的情況下。

不過即便如此,香港人能否獲得相應的回報呢...

7. 馬路,回應《727衝突全紀錄:示威者元朗抗議涉黑白色暴力 香港警察對示威者頻密發射催淚彈

你喜歡說什麼我管不著,誰能阻止你們呢?

你們集體出動不是隻為了討論問題,而是惡意攻擊端/不符合你們心目中立場的報導,這是明眼人都看到的。

你們不也是隻選擇自己想看的?網上出了一兩段未搞清前因後果的片,就來聲討港人,聲討端不報導。請問新聞是這樣做的嗎?整場運動的訴求和過程對你們來說求永遠不重要,就只是不斷在一場上百萬人、長達數月的運動中抽取畫面來攻擊港人來貶低港人訴求的正當性,甚至利用假新聞、經剪輯或掐造的短片、零星的港獨標語和那些前因後果未完全搞清的衝突來一竹篙打一船人,合理化政府的暴力。你們有多客觀中立理性?別開玩笑了。

你們會漠視港人的情緒和想法,是因為你們只想透過貶低港人的行為去證明自己的國家主義行為是絕對正當和不可動搖的。對不起,在我看來,自幹五也是五毛。

//有人問我,點解民眾唔可以和平表達訴求,到底點樣先會完。 但與其講件事可以點樣完,倒不如講下件事係點樣開始。

  • 2月13日,保安局開始就送中條例進行公眾諮詢。
  • 3月4日,大律師公會發聲明反對。
  • 3月19日,香港總商會主席表示反對。
  • 4月2日,政府提交條例草案,大律師公會再反對。
  • 4月3日,在爭議聲下,親中議員支持下,首讀通過。
  • 4月28日,13萬遊行。
  • 5月15日,大律師公會再發聲明反對。
  • 5月28日,學界和宗教界發聯署反對。
  • 6月6日,法律界遊行反對。
  • 6月9日,100萬遊行,全港七分一人口。

要注意的是,以上所有反對者,不乏商界和法律界的知識份子,絕對不是「廢青」。送中有甚麼問題?你說你不懂。你不懂法治,法律界權威說有問題,你不相信。你不懂經濟,商界賢達說有問題,你不相信。你說外國勢力亡我中國之心不死,你說他們被煽惑,你說他們收了錢。

我們的法治和經濟即將被踐踏,我們的城市即將要滅亡。我們和平表達過意見,你不聽,我們還可以怎樣?6月12日,政府無視所有商界法律界知識份子的反對聲音,硬要把它推上三讀正式通過。之後的故事,就在 150 枚催淚彈的響聲中揭開序幕。

我已經告訴了你,事情係點樣開始。

那你可否回答我,事情點樣先會完?//

8. Leeeeee,回應《721全紀錄:示威者塗污中聯辦,上環警方開槍驅散,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

@Jasonhuhz

深圳的市場化走在內地最前列沒有錯,尤其是同等級城市驅趕「低端人口」的時候,深圳的包容性顯得尤為可貴。但是你說的市場自由和人才流動自由不是完全的自由,也不代表民主。

不知道你對去年深圳佳士維權事件是否了解?工人想要組建獨立工會,企業不同意,工人們抗議,結果多人被警方以尋釁滋事拘留。

還有今年很受關注的996事件,深圳的IT行業有很多都採取這種工作制。明明已經違反勞動法,企業大佬照樣為此辯護。有沒有相關部門對這些企業調查呢?

深圳在內地的執法透明度已經很不錯。但即使如此,當勞動者和企業發生衝突,公權力還是去維護資本的利益。我不清楚香港是否也是這樣。

香港的民主程度比大陸好這肯定沒錯,但是達不到「非常好」的程度。建議你了解下立法會的選舉過程,很難幾句話說清楚。據我有限的了解,立法會一共70個議席,最能代表民意的第二功能界別有350萬選民只能選取5個議席,而如果是行業代表(通常是僱主)可能幾百人就能選一個議席。投票的影響力有如此大的差距,恐怕不能做民選議會吧。(編按:香港立法會選舉,70席中有35席是由直選,即地區直選及所謂「超級區議會」的第二功能界別選出。)

「逃犯條例」只是個導火索,我感覺持續一個多月的遊行是港人長期積攢的不滿情緒的噴發。如果不用遊行抗議就能爭取到自由民主,誰會願意在大熱天走上街頭。他們的表達有很多民粹化的東西在裏面。我承認他們噴上「支那」、在立法會掛上英國殖民旗完全不理性,也不可取。可是如果不遊行抗議,能想出別的方法解決爭端嗎?就算做到今天這個地步,港府依然不理會他們的訴求。昨晚的事件更加計劃了對立情緒,如果香港警方不能合理處置,繼續降低港人對政府的信任事小,以後出現更大的衝突才是最可怕的。

9. 嘿嘿喲呦,回應《大陸媒體如何報導香港反修例運動?

@林天琅 @tw2323

在一個政治運動或者革命勢頭正盛的時候,人們是很討厭妥協的聲音的,因為這有可能會給這盤火勢澆一盤冷水。這也是為什麼毛主席很討厭妥協派(投降派)的原因。更何況中央和港府的局面已經非常被動了,既不敢出動解放軍,也不敢宣布緊急狀態,又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會從根本上打擊警隊對其的支持。

而香港民運則勢頭強勁。如果你們有關注香港連登社區和示威者的一些telegram頻道的話就能體會到這次運動的組織,宣傳,行動,戰術力以及付出代價的決心和毅力跟雨傘運動那時已經不是一個等級了。我個人估計可能已經有大概數千至一萬的各種程度的勇武派,他們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接受和承認這個「港共」政權的,所以除了真普選甚至讓香港獨立,任何其他的讓步他們都會無感,其人數還在不斷增加中,直接支持他們的「和理非」就更不計其數了。更何況起碼最開始的時候這次運動有最多兩百萬示威者撐腰,佔香港總人口的四分之一。6.16遊行的慣力恐怕會持續相當一段時間,甚至根據未來的事件會加強。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是示威者領導人的話也不會妥協,而是繼續施壓,爭取越來越多的政治籌碼。香港11月的區議會選舉也不遠了,如果泛民能大勝就會確立這次運動帶來的政治轉變。

任何談判都需要雙方先各退一步。而目前的狀態幾乎不可能。要解決目前的問題需要膽識過人,極有政治頭腦,又非常靈活和務實的人。只可惜無論是林鄭,習或是示威者們(我不認為任何一位泛民可以代表這次運動,他們只是重要的一份子而已)目前都沒有這個能力和素質。

所以現在香港已經陷入事實上的政治和街頭內戰之中,雙方正在拼民意,政治動員和戰術行動能力。兩者妥協當然是唯一從根本解決問題的方法,但根據這次內戰結果會有截然不同的妥協結局。中央和港府在一系列的決策失誤後其實只能夠 pick the best bad idea,那就是拖了。

10. chesland,回應《大陸媒體如何報導香港反修例運動?

@嘿嘿喲呦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但是我在大陸生活了22年。我嘗試回答你的問題,但是我的觀點有局限性,我也無法代表所有香港人,請你理解。我身邊的香港朋友大多數是在大陸經歷了她的改革開放、飛速發展的一群人。對我來說,這是一個humbling(讓人謙遜)的經驗。因為我們親眼目睹了一個近代最大的奇蹟!我相信我們的後代是無法看到這種翻天覆地的變化的。

但是我們有沒有感到不平衡和不甘心?我和我接觸到的香港人裏面都沒有這種感覺。可能有些人;特別是商人在生意場上會特意說一些酸溜溜的話,但請注意這些話的背後是有目的性的。實際上大陸持續的發展需求不斷為香港帶來新的商機和賺錢的機會。生活在香港的港人可能看得不大清楚,但是對一直來回中港兩地的香港人是很清晰的。但是如文章中所言大陸的官媒和自媒體都會用這種觀點去形容香港人的「失落心態」。一方面為生活在大國的民眾去提高國民的優越感。一方面提高統治者的合法性和認受性。

假如未來大陸的人均收入超過香港,假設香港人的人均收入沒有顯著下降,還是在40,000美元水平。我認為中國的政體也會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目前中共針對香港施政的難處是因為使用管治GDP8,827美元國民的手段是不適用於管治46,193美元的香港人的。中國的政體為什麼離不開中央集權的帝國管制模式,這個課題是很多學者專家窮一生研究的對象。

可以不誇張的說,當今世界最大的懸念就是當中國更加富裕以後,目前的專制政體是否能夠維持下去。如果維持不下去,中國的政體會變得怎麼樣?我認為目前中共的施政目的是為了跨過中等收入陷阱,確立產業戰略優勢。所以在這個期間容不下太多的聲音和異見。但是當大陸人均收入超過香港,和歐美國家持平以後,你認為現在這一套高壓管治模式還能繼續嗎?

香港人對於中共的看法和恐懼是來源於幾十年的積累,並非一朝一夕形成的。從文革開始的白色恐怖、六四的血腥鎮壓、李旺陽的站著自縊、銅鑼灣書店的跨境執法和電視招供等都讓香港人非常慶幸活在一國兩制的不同政制之下。大陸近年推行依法治國,但是法律仍然是為了黨和國家服務。香港的司法是獨立於行政立法的,普通的民眾並不害怕和政府訴訟,如果道理是在自己一方的話,我們相信正義能夠伸張。中國目前不存在這樣的公義。我認為香港人對大陸的看法和大陸的國民人均收入無關。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