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前線

中國泳將孫楊世錦賽奪金,因禁藥風波遭對手抵制,你怎麼看?

在泳賽領獎台上抵制競爭對手,這合乎運動員的言論自由權利嗎?


2019年7月23日,FINA光州世錦賽200米自由泳決賽的頒獎儀式上,並列第3的Scott拒絕與孫揚合影,結果退場時孫揚被拍到特地回頭找上Scott,以手指著他並以英語表示:「你是輸的」。 攝: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2019年7月23日,FINA光州世錦賽200米自由泳決賽的頒獎儀式上,並列第3的Scott拒絕與孫揚合影,結果退場時孫揚被拍到特地回頭找上Scott,以手指著他並以英語表示:「你是輸的」。 攝:Quinn Rooney/Getty Images

霍頓、斯科特與孫楊在游泳世錦賽中爭執不斷,你怎麼看?

在泳賽領獎台上抵制競爭對手,這合乎運動員的言論自由權利嗎?

7月22日,於南韓光州舉行的世錦賽男子400米自由泳頒獎典禮上,獲得亞軍的澳洲運動員霍頓(Mack Horton)拒絕登上領獎台,與冠軍孫楊合影。

霍頓此舉的原因是抗議孫楊的禁藥醜聞——孫楊正面對另一次來自「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的禁藥調查。據南華早報報導,孫楊曾拒絕機構的禁藥測試,而此舉令孫楊可能面臨「終身禁賽」的處分。

對此,國際泳聯發表聲明,對霍頓發出警告。聲明表示,言論自由需通過正確的方式來表達,運動員不得利用國際泳聯的賽事場合表達個人的立場和態度。

與此同時,霍頓的Instagram也被中國網民「攻陷」,網友指責霍頓「不尊重對手、不尊重對手的國家」,並留下威脅和謾罵語句。

7月23日,人民網發表一篇題為「霍頓,瞧瞧!」的文章,描述女子100米蝶泳前三名集體在掌心寫字,支持身患白血病的日本泳壇天才少女池江璃花子的故事,反諷霍頓前一日賽場上的舉動。官媒《人民日報》也表示,霍頓冒犯了規則和道義,「不能輸了比賽又輸人。」

霍頓的父親表示,霍頓的抗議並不是針對中國,相反,他們非常尊重中國,這項抗議,是為了體育和流程能夠確保游泳運動的清白。

霍頓與孫楊的嫌隙早於2014年開始。當年孫楊曾因在禁藥測試中呈陽性反應而遭禁賽3個月,霍頓亦曾在領獎台上抵制孫楊。

23日,孫楊參加200米自由泳決賽並成功衞冕,然而,排名並列第三的英國選手斯科特(Duncan Scott)拒絕與孫楊交流、合影。孫楊在現場發怒,揮動拳頭衝着斯科特大吼,其後兩人離開頒獎台時,孫楊對斯科特說:你是輸家,我贏了("You are loser, I win")。國際泳聯認為,根據相關章程,兩人在頒獎儀式上的所作所為都是不恰當的,並對斯科特和孫楊雙雙予以警告。

孫楊16歲曾打破亞洲紀錄,19歲打破世界紀錄,是世界上唯一包攬200、400、800、1500米自由泳世界大賽金牌的男運動員,現時擁有一個世界紀錄,兩個奧運會紀錄和三個亞洲紀錄。在實力搶眼的同時,孫楊的愛國心也有目共睹:在頒獎升旗禮,國旗突然掉落時,要求工作人員重新升旗。在這次事件後,他曾對媒體表示,「你可以不尊重我,但是你必須尊重中國」。

此次事件中,多名中國體育評論人亦將此事上升至國家高度,在微博上呼籲中國泳協採取回應,其中著名籃球評論員蘇群跨界聲援孫楊,表示中國游泳協會應該向國際泳聯提出嚴正抗議,「不能讓孫楊僅以個人的方式捍衞自己的尊嚴。」

在3年前的賽前採訪中,霍頓就曾指責2014年因藥檢呈陽性而禁賽3個月的孫楊是個「嗑藥的騙子」(drug cheat)。孫楊在2014年全國游泳冠軍賽上被查出使用違禁物質曲美他嗪。據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的《禁用清單》,該物質屬於賽內禁用的特定物質,大劑量使用能起到提高運動成績的作用,有被濫用的可能。孫楊因合理服用含有曲美他嗪的藥物而未提前聲明,被禁賽3個月。

2018年9月,據報孫楊及其團隊與國際泳聯反興奮劑小組檢測人員發生衝突,辱罵藥檢人員,並且擅自銷毀用於檢測的「血樣」。雖然小組經過調查後認定孫楊團隊的行為不構成違規,但亦有運動員認為,於9月得出最終藥檢調查結果前讓孫楊參加比賽,是不公平的。

對此,有中國網友表示,孫楊團隊的行為確實失之魯莽,但是國際泳聯的採樣違規在先,孫楊團隊的行為有充分的合理性,霍頓等一眾西方運動員和媒體的批評和指責,完全是在「施行雙重標準」;觀察者網發表名為「孫楊帶給歐美泳壇的恐懼感,也許超乎我們想像」的評論,稱斯科特和霍頓「扭捏作態、橫生事端」的孟浪舉動暴露出西方泳界對中國游泳選手的複雜心態——一種莫名的壓力和恐懼。

但也有人持不同看法,作家雷斯林表示,體育應該是源於心底的熱愛,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早就不是一劑強國的興奮劑,所以「多談些體育本身的東西,少談些國家吧」。

文:端傳媒實習記者徐涵

國際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