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龔立人:請港府變回港人的政府,珍惜香港,守護港人

林鄭月娥總是說,「給我和我的團隊一個機會」——政府是時候重新爭取市民認受性了。


2019年7月21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再度發起反修例遊行。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21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再度發起反修例遊行。 攝:陳焯煇/端傳媒

現代社會,一個有認受性政府必是民有、民治、民享(由人民所擁有,獲人民所選出,為人民而服務)。若某政府沒有能力為人民服務或只偏幫權勢,人民就可以選出新政府取代之,因為人民是政府的主人,不是被管治者。

雖然現實上,不同政府只是不同程度滿足民有、民治、民享的要求,但與這些要求相距甚遠的政府從沒有否定這些要求。中國政府就是一例。那麼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政府的認受性有何特徵?而當下近乎全面失信的港府,要如何找回自己的認受性?

從中央政府而來的認受性

不論我們如何討論一國兩制(兩制只可以在一國下討論還是兩制是賦予一國的內容),中國政府認為一國「絕對優先」,兩制要「服從」在一國之下。這裏所謂的一國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一國。更重要的是,中國共產黨是一個不容許被更替的政府。所以,提出一國兩制本身就是一種「言語偽術」,說清楚點應是「一黨兩制」。在一國兩制的「言語偽術」下,愛國與愛黨刻意被混淆。不愛黨會被說成為不愛國,甚至以愛國之名激發民粹主義。在言論和思想自由下,人有不愛國的自由,也有不表達意見的自由(特別針對將要通過的國歌法)。但在黨國政制下,人民被剝奪不愛國的自由。

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政府的認受性主要來自中央政府(即中國共產黨)。所以,得中央政府領導人支持、肯定、讚賞和握手等都是很重要。就著「逃犯條例」修訂一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說,「中央政府一直充分肯定林鄭月娥和特區的工作,堅定支持特首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2019年6月17日)又於2019年7月15日,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重申以上聲明。不論這些肯定出於真心還是假意,大家都留意中央政府的用詞。然而,香港政府知道單從北京得來的認受性,不足以建立其在香港的認受性,所以,它沒有選擇不透過為人民服務赢取中央政府和香港人的信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龔立人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