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專訪導演萬瑪才旦:荒誕的故事決定了表達的形式

在世俗的日常生活中,他也會念經,放生,在重要的佛教節日中吃素,經常在藏區長途來回,有時朝聖,有時去玩,有時拍電影。


萬瑪才旦。 攝:林振東/端傳媒
萬瑪才旦。 攝:林振東/端傳媒

如果你看過藏族導演萬瑪才旦4年前的作品《塔洛》,或許會以為他是個熱衷現實主義書寫的導演。在那一部電影中,你看到西藏人在當地的派出所做身份證,背毛主席語錄,曖昧的人在當地小酒吧裏聽藏語說唱,抽煙。

而他的新作《撞死了一隻羊》則不一樣。在荒涼漫長的公路中除了禿鷲你看不見一隻活的動物,故事中鮮有現代痕跡,充滿了超現實的情節。

萬瑪才旦說,這本身就是他風格的延續。從他很小的時候,還不識字的時候開始,就經常從家人那聽見各種怪異的西藏民間故事、鬼故事,留下有很深的印象。上學識字之後,萬瑪才旦開始自己讀事,對神話、魔幻類的故事特別感興趣。長大之後,他自己翻譯了一本西藏民間故事集。

「以前因為審查等等現實的原因,只能拍一些現實題材的電影,很多題材你都拍不了,所以表面上就呈現了這樣一個面貌(偏重現實主義)。」他說,「這次有個不一樣風格的電影出來,大家的印象是我好像刻意地轉變了,好像在做一個另一個風格的嘗試什麼的,其實完全沒有。」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萬瑪才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