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零工會神話的「破滅」:從華航到長榮,台灣航空業何以一再走向罷工

華航「三年兩罷」,2019年5月長榮空服員也走向罷工之路。台灣航空業究竟怎麼了?


2019年6月4日,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舉行「台灣工人拚民主、長榮空服爭尊嚴」大遊行。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6月4日,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舉行「台灣工人拚民主、長榮空服爭尊嚴」大遊行。 攝:陳焯煇/端傳媒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在5月13日到6月6日期間發動罷工投票,6月7日開票,開出長榮分會2949張同意票、華航分會1089張同意票,總計4038張同意票,不僅超過台灣《勞資爭議處理法》所規定的全體會員過半同意門檻(2933票),也超過工會自訂的長榮分會八成同意門檻(2621票),已確定取得法定的罷工權利,隨時都有可能發動罷工。

這個投票結果不僅證明了長榮空服員對罷工的高度認同、改革長榮航空的盼望,其中也有超過一千位華航空服員對這場罷工表達支持,體現產職業工會內部不同公司員工之間的相互支持。

長榮空服員一旦發動罷工,將是台灣解嚴後三十年來最大型的民營工人罷工,在這之前大型的民營工人罷工,要追溯到1989年的遠東化纖罷工。當時的遠東化纖罷工有超過1000人參與,然而在資方的強硬和當時威權政府指派憲警的鎮壓下,以失敗告終,也大大削弱了台灣日後三十年的工運發展。

而長榮空服員罷工的人數和對公共運輸的影響,預計將遠大過遠東化纖罷工,台灣政府將如何因應,將是日後對政府作為及台灣民主發展的重要觀察指標。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長榮罷工 周聖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