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沒有傷口的職災:那個替乘客脫內褲的長榮空姐,以及她的「制服病」

「醫生當時很擔心,如果我這樣下去,可能是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最嚴重的話,我可能一輩子不會回去飛。我傻眼。」


長榮空服員Emily。 攝:蕭茜晴/端傳媒
長榮空服員Emily。 攝:蕭茜晴/端傳媒

【編者按】:今年一月,一名長榮空服員在個人臉書寫下被迫幫外籍乘客脫內褲、同事幫對方擦屁股的事情始末,引發台灣輿論譁然。這名空服員歷經尋求精神科協助、申請公傷假休息,目前已經復工,繼續飛行。這起性騷擾事件落幕了嗎?創傷復原了嗎?公傷假申請的進度如何?端傳媒訪問當事人、長榮公司、學者、工會幹部以及服務於不同航空公司的空服員,談談事件始末,以及被忽視的航空業勞動權益。

「我不會哭喔,」2月19日,長榮空服員Emily受訪時瞄了一眼工會幹部推過來的抽取式衛生紙,側過身,警戒地與衛生紙保持距離。

這天正好是「空姐擦屁股」事件期滿一個月。1月19日,一名約200公斤的白人男子搭乘長榮航空,如廁時以右手開刀無力、需協助為由,先是要求空服員協助從經濟艙廁所移動到商務艙廁所,又要求空服員協助脫內褲、擦拭糞便。Emily是當天的副座艙長,在廁間扶著該名男子站起,座艙長則戴了3層手套,替他擦拭糞便。擦拭期間該男不斷呻吟著:「umm,deeper...deeper...,」最後要求Emily替他穿內褲。事後她在臉書上寫下難忘的一幕:「在門、老白男、拉了屎的馬桶之間,我蹲下幫他穿上了內褲、褲子,送他回他的位子。」飛行時,同機的學妹前來關心,Emily無法言語:「現在先不要跟我講話,我要去廁所。」穿著這身綠制服,她關上門,覺得自己好髒,忍不住吐了、哭了,十分鐘後出了門,又假裝自己沒事了。

結束了13小時的航程,她在個人臉書感嘆「如果我會離職,大概就是今天。」她將遭遇發在個人臉書上,權限僅開放給朋友,驚悸入睡。醒來,發現文章竟被截圖,上了各大即時新聞網。

1月21日,Emily在工會的協助與陪同下出席記者會。包含長榮空服員與地勤在內,「擦屁股事件」共有7名當事人,其中僅有2人事後報案並提出公傷假申請。遭逼協助穿脫男子內褲的Emily即是其中一人。與她一起提出公傷申請的學妹同樣被迫脫了男子的內褲,只想快速遠離創傷,回台之後又立刻出國,目前依照原計畫申請育嬰留職停薪中。至於替男子擦屁股的座艙長則告訴Emily,自己家中有需要照護的長輩,也曾幫長輩擦拭糞便,認為替乘客擦屁股並不對自己構成傷害,因此不打算申請公傷。除了Emily,這名座艙長和當事人學妹皆保持低調,至今不願接受任何採訪。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長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