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六四·三十年 六四專訪

香港記者陳潤芝的六四記憶:「每隔二十分鐘,軍人就開槍,砰砰砰砰砰」

同事打開房門朝外看,然後轉過頭,陳潤芝第一次見到有人嘴唇是紫色的,「外面一定是軍隊。好恐怖。」


陳潤芝:「我只是觀察者,不可能改變任何事情。作為一個小小的記者,我唯一的作用,就是告訴大家,這件事(六四清場)是不對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是不對的。」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陳潤芝:「我只是觀察者,不可能改變任何事情。作為一個小小的記者,我唯一的作用,就是告訴大家,這件事(六四清場)是不對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是不對的。」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2005年,47歲的陳潤芝在長安街上看到的,是圍滿燈飾的高樓大廈,天安門張燈結彩,恍如白晝。

時值歲末,「國情研習班」的大巴,載著包括陳潤芝在內的一群香港資深新聞工作者駛過長安街,在座的有採訪過八九民運的記者,也有媒體老總。此時陳潤芝早已從亞洲電視轉入有線新聞工作。身邊讚歎聲此起彼伏:「好厲害啊!你看這邊這幢,有一條街那麼寬!」「不對,你看這邊,這幢更誇張,簡直是凱旋門十倍!」「前面叫司機開慢點啦,那邊那幢更嚇人!我來不及拍啦!」

這一刻,坐在大巴裏的陳潤芝不會想到,三年後,汶川遭遇強震,毒奶粉事件曝光,劉曉波身陷囹圄;再向後,習近平於2013年上台,兩年後大批維權律師被捕,四年後劉曉波病逝。

當彩燈照進大巴,陳潤芝跌進記憶,那是1989年6月,天安門廣場上的燈,熄滅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維權 六四週年 六四3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