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願意進步的,被掩沒了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Cwy,回應《專訪文化學者徐賁:中國社會的「犬儒病」史無前例》

犬儒真的很可怕,他們既不是愚蠢也不是傻瓜,只是不理會是非黑白,不相信任何理念,不覺得需要更新任何觀念,因為只要能活下去就可以,只要能活得輕鬆,什麼立場、標準都可以順手拈來。對什麼都冷嘲熱諷,一切別人眼中的義意都毫無價值。問題是真的能生存下來的是他們。更大的問題是願意進步的被掩沒了。

2. inroading,回應圓桌話題《復仇者聯盟或誕生首名LGBT英雄,這是關注多樣性,還是強行政治正確?》

尊重多元性與強行政治正確,私以為,在電影選材過程中,區別表現在於是否遵循電影的選材邏輯。要是劇情設置刻意無中生有的造出一個角色,難免讓人有強行政治正確的趕腳,比如文章最後提到的《哈利波特》的演員選取。而《復仇者聯盟》的角色選取,我認為是沒有問題的,英雄的能力與性取向無關,而就像文章所說,歷來都是以白人男性為代表。這不是刻意創造一種把英雄的能力與膚色,性別串聯在一起的意向嗎。所以,選取LGBT的英雄形象,可以打破這一邏輯傾向,只是這次不是性別和膚色,而是性取向。畢竟這個世界太多主流性取向英雄了,多個非主流性取向的英雄又何妨?這倒體現了尊重多元性。

3. Qubit,回應《華爾街日報:中國為何決定在對美貿易談判中採取強硬立場?》

有人說中國改革不需要外力的助推,但我覺得恰恰相反,很需要。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我們很多人早已失去自省的態度與能力,沒有外力的敲打恐怕還在做着黃粱美夢,無論是歷史上的反清推翻帝制,還是01年加入WTO都是在外力的推波助瀾下實現內政改革。中國最需要的就是再一次的百家爭鳴,一次徹底的「文藝復興」。

4. jackhui,回應了《晚報:泛民如期召開《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涂謹申、郭榮鏗當選正副主席》

誰能保護香港市民利益?

是泛民議員嗎?不,他們只明白誰的利益受損。

是建制派議員嗎?不,他們只明白政策目的。

真正能保護香港市民利益的,是他們的共識。有一些殺人犯、貪污犯,應被引渡的;但有一些因歷史原因在大陸違法或因政治觀念而與中共敵對的人,應受到保護。而立法會的職責正是討論,尋找出能滿足各方利益的共識機制,將其立為法律。

單單泛民議員能推翻政策嗎?很難,不說實際上立法會內的劣勢,對政策產生的作用的忽略也使這種單方利益陳述無法也不應成為共識。

單單建制派議員能找到最佳政策嗎?也不容易,沒有泛民的異議,哪種政策更符合泛民民意也是不好拿捏的。

如果他們能找到一套滿足各方合乎比例利益的共識,也不會有哪一方為了細節上的不滿足而反對。而這一切正是雙方協商才能得出的結論。而且這次並非如土地辯論般可能沒有完美方案的資源分配。劃分好該移送和不該移送的人(我沒聽到這種劃分有什麼大異議),法律機制的設定難道就沒有答案嗎?

立法會的監督並不是以議員為單位的,而是以立法會為單位的,立法會議席並不是「取得勝利」或者「不合作」的權力,而是意見比例的體現。將其他意見視為敵人,以「票數」或「不討論」作為競爭策略,難道不是對議員職責的背離嗎?

5. 影青蓮,回應圓桌話題《百度李彥宏入選中國工程院院士,有批評指他不合格,你如何看?》

科學家的確不一定是道德「完人」,但是科學家不能沒有道德「底線」。對科學工作者的道德要求理應比對普通人更為嚴苛,因為他們可能對社會造成的影響遠遠大於大多數領域的普通工作者。賀建奎事件餘音猶在,現在就開始宣傳唯才華論,不怕十餘年後成年了的兩位基因改造嬰兒用事實證明為什麼科學家需要品德嗎?

李彥宏當然不能為百度所做的一切負全責,但不負全責和不負責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道理上來說,他持續享受着如此負面的百度帶來的種種紅利,如果文中所言屬實、本次提名真的考慮了所謂「扶持民間企業家」,那麼就連他能上榜也未嘗不是百度給他帶來的紅利之一。既如此,到了需要為百度的社會影響負責的時候,他當然需要承擔起相應占比的責任。社會影響上來說,他如果不因種種醜聞受牽連,不就是赤裸裸的宣揚只要公司能賺、個人科研能出成果,過程中的一切手段都無所謂?歪路洗白未必是特例,但拿到明面上來講肯定是不能講通的。

6. qowowo,回應《端 x 華爾街日報:美中聯姻還能挽救嗎?》

美中彼此問題很多,要討論就必須要縮小問題,避免跟選舉一樣變成信任度問題。

首先美中貿易有必要,這是國際化社會的當今,不可避免的互益。

而美中緊密連結有必要嗎?就要審思中國發展有多少壟斷,以及美對經濟有多少追求的。

支持方稱,美國不可能放棄中國,最近緊張的關係,只是試探底線,以及中國早已在經濟面具備世界領袖資格,大量外債與外資證明瞭這點,沒道理忽視。

而反對方稱,中國爆發技術竊取風波,以及監視用戶個資疑慮,並且經濟體已經世界第二,卻持續用「發展中國家」領取補助,很不公平。

我的看法是,如果美中貿易不緊密,彼此可能會空一部分,都造成經濟挫折。

而中國有建立一帶一路,需要基礎建設的貿易對象們,以及領先世界的維權實力,好像也沒有緊密的必要。

7. Fai,回應《What’s new:港府回應逃犯條例修訂爭議 稱「港人港審」等方案均不可取》

我還是那句,香港和中國是兩個不同體(已經是有各自的經濟、政治及社會架構,香港只差沒有台灣的軍事力量),能夠尊重彼此有分別,利益也不同,那樣的合作會比強行用情感價值概括的結合更堅實。香港保持區隔,就是對中共體制的最大的抗體,這句話不站在民族情感的立場講,但站在共同利益的立場講。至於將來可以共同建國家,怎麼建,都是後話。

這樣說,一定會衝擊慣受民族意識薰陶的中國人甚至部份香港人的情感結構。但未嘗不是更實際的操作方式。

大陸的朋友似乎都掌握到一點,用種族主義的思維逆向掩蓋香港人的身份座標(我以前也這麼想),無疑,這是對香港人最有力的攻擊。香港在英殖和中殖一樣,這裏是錢的主場,不是人的主場,英國人走了,只是中國人來了,而已。香港人還沒來得及調整這種狀態,中國就來了。中國來了,香港人也沒被當成人看,就像中國人在中國一樣。所謂「自萌」,其實是一直以來的身份掙扎,你在外圍觀,我不怪你。而你實在沒有了解什麼,或理解什麼。那個心理隔閡一直都在,不管以理性討論或直接衝突的方式呈現,就承認它好了,比刻意迴避好。

香港人看不起中國人嗎?有。這是事實,但重要嗎?在強權面前,都是末節的情緒而已,除卻一直拖延中港真正的聯合外,不重要。那意思就是,不要能的時候就不要靠情感結合,看清彼此的利益比較實際。

8. 牆奴、fanfanrat,回應圓桌話題《特朗普預告把二千億中國商品關税税率上調至25%,中美貿易戰將走向何方?》

牆奴: 大勢已定。無論關税如何變,甚至美國政府換屆,中美之間的衝突還是會不斷升級。美國要的是重塑一個公平對等的國際規則。今後世界經濟將會分化成兩極陣營。而中共即將面臨執政以來最大的危機。重回計劃經濟是當局唯一的選擇。之後中國將重演明末清末的歷史。

fanfanrat : 不太同意。資本主義政權不可能搞計劃經濟了,未來的大陸地區可能是一個20世紀初的美國或者戰前的德國可能會成為的樣子,一般叫做國家(壟斷)資本主義…

9. 月影,回應《孫金昱:劉強東案——消解共情的「仙人跳」敘事,何處是「中立」之地?》

我自己是毫不猶豫的參與了聲援jingyao的簽名,對於其他只是稍稍關注過一些這件事的朋友,也不好「綁架」他們說同情和聲援jingyao就一定得去籤這個名字。但就我身邊的觀察來看,jingyao的起訴書是起到了很大作用的,能讓劉那邊的還擊出現時優先考慮是不是劉這邊和公權力合謀打壓jingyao,刻意引導輿論。

所以這次的事件就算被鋪天蓋地的「反轉」了,起訴書中的細節大概也很難一一被證實,並且就像文章所說,強姦文化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扭轉的,然而抗爭一定有其意義,定會促成更多的女性甚至男性的覺醒。感謝jingyao的堅持。

10.nyfctguj,回應了《用15年說集中營故事,捷克導遊:「我懂苦難」》

沒人能改寫歷史,只是勝利者能控制對歷史的宣傳。

美國屠殺印第安人,你是怎麼知道的呢?你猜多少人知道?共產黨是不是勝利者?六四事件你知不知道?你又猜有多少人知道?

一千年前的帝王能抹殺歷史,但現在不能,這就是互聯網的力量,不必為有多少人知道而惋惜或高興,歷史就是歷史。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