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楊路:「996」和中國特色的技術焦慮

中國式焦慮的根源,在於沒有足夠的信心回答兩個問題。


在中國勞動者權益保障普遍缺失,勞資關係制度性地偏袒資方的環境下,農民,體力勞動者,甚至是一般的公司白領,處境都並不更好。「996」之歎背後,是中國特色的技術焦慮。 攝:Billy H.C. Kwok/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在中國勞動者權益保障普遍缺失,勞資關係制度性地偏袒資方的環境下,農民,體力勞動者,甚至是一般的公司白領,處境都並不更好。「996」之歎背後,是中國特色的技術焦慮。 攝:Billy H.C. Kwok/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上班996,生病ICU」的中國程序員們非常值得關注,但同時我們需要正視的是,除了程序員們,中國的許多其他行業,同樣在忍受著糟糕的工作環境、工時甚至更差的待遇。許多人已經指出,在中國不長不短的「上班」歷史中,一週工作六天(「996」裏的那個「6」)才是常態。這些程序員的父輩們應該會記得,1949年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不僅僅需要一週工作六天,週日更有許多非自願的「義務勞動」,因此有「戰鬥的星期天,疲勞的星期一」一說。

互聯網行業作為中國經濟增長速度最快的一個產業,實際上提供了相對優越的薪資環境。中國互聯網從業人員的平均年薪約為15萬元人民幣,為中國人平均工資收入的兩倍(2017年城鎮私營企業職工平均收入約為7.5萬元人民幣)。即使考慮到程序員們的工作時間較長,這一群體的平均時薪也是大大高於社會平均水準。

雖然這一理由並不能削弱程序員抗爭的合理性,但在中國勞動者權益保障普遍缺失,勞資關係制度性地偏袒資方的環境下,農民,體力勞動者,甚至是一般的公司白領,處境都並不更好。值得思考的是,為什麼偏偏是程序員們,能在中國引起共振?

「996」之歎背後,是中國特色的技術焦慮。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996工作制 楊路 中國大陸 中國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