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幽靈生長的土壤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組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圖:端傳媒設計組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Frank佩婷,回應《讀者來函:表演慾望過剩的藏族社會》

這個現象讓我想起Edward Said的東方主義:一個假想的「東方」被各種各樣的stereotype構建起來,在藝術領域尤為突出。在他看來,東方主義即是一種來自於西方的創造和一種統治關係的體現。中國內部漢族人對藏族人的觀念,其實無非也是一種類似於「東方主義」的「青藏高原幻想」。藏族的「表演慾」,是來源於漢族人作為優勢民族的期待,也是藏族人唯一能安全展示自己的方式。不知道這篇文章作者的觀點是否在藏族群體裡已經有了一定的popularity,如果是的話,那麼將可能意味著藏族民族主義的崛起。作者真正想說的,是「空洞」的反面,即一種獨立的,積極的,以藏族「真正」歷史為基礎的民族建設。這種民族主義的路線跟之前達賴的宗教路線不同,在模式中主動的階級也不同:宗教路線的主動階級為教士,而民族主義路線的主動階級,則是一個新生的藏族精英知識分子階層,這個階層來源於西藏和內地的文化交流(學生)以及互聯網的信息傳播。至於評論裡另有人說的「矮化藏族」,我認為僅僅是一種刺激藏族民族主義的手段,這種販賣苦難歷史和被壓迫敘事的語言,同國歌裡「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刻」其實異曲同工。

2. Everus,回應圓桌話題《毒品交易、性犯罪、偷税、警商勾結…你如何看待近日韓國娛樂圈勝利醜聞一案?》

「因為這個國家不能沒有政府,更不能離開財團。」

這句話沒有錯,但有個思維誤區總被掌權者操弄;沒錯,政府不能沒有,但當下壓迫人民不尊重人民權利的領導人和其團隊是可以沒有的,換掉就好了;韓國雖然不能沒有財團,但財團當下的董事會董事長也是可以沒有的,換掉就好。這個世界人才濟濟,不會因為少了誰就不能運轉。

掌權者們不要總以為可以混淆概念,把自己和組織劃上等號,躲在「不能沒有組織」的保護傘下作威作福。他們只代表組織決策,但不等同組織本身;他們可以少,可以被替換,給下任的掌權者做個警惕。

3. Nobody1024,回應圓桌話題《清華學生舉報教師課堂言論「反黨違憲」,高校思政教育應教授什麼?》

文革的土壤還在,文革的幽靈也還在。

4. T_T,回應圓桌話題《清華學生舉報教師課堂言論「反黨違憲」,高校思政教育應教授什麼?》

08年上的同濟大學,09年大二上的毛鄧三和馬概課程,那時候選課的第一標準就是老師要能胡扯,最好不要照課本上,要大膽給學生評論(吐槽)各類社會時事,這樣的老師才是選課最熱門的…大三還聽了一個物理老師講政治的演講,全程大談世界上的極權主義沒有稱過80年的,所以大家要有耐心等待。沒想到這才過去十年,大學校園已經發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了…慶幸十年前讀的大學,慶幸那時候大家在人人網上分享的文章都是針砭國家時事的…

5. fanfanrat,回應圓桌話題《清華學生舉報教師課堂言論「反黨違憲」,高校思政教育應教授什麼?》

水平又不如遲群謝靜宜,不如張春橋姚文元,還不是該判刑判刑,該上學習班上學習班。也不過是政治風口過後,被時代拋棄的命運而已。

回到問題:思想政治教育應該教什麼?其實這並不重要。知乎上有一種風氣覺得思想政治是「屠龍之技」。曾經也許是這樣,但是現在漸漸不是了。如《XXX談治國理政》之貧瘠,竟然被冠以「思想」之名,足見理論創新之艱難。這種文章,有何資格和《矛盾論》《實踐論》《中國向何處去》等等鉅著並稱「思想」?況且,現在的政治提法「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的概念已經被偷換:成了「對左右兩方的進步思想進行堅決的鎮壓和無情的打擊」,把自己變成了中間那個最反動、最落後的帝國主義政治勢力。所以,一個不教人進步的思想政治教育,其實教無可教,只能剩下民族主義的殘羹冷炙和裹藏其中的專制主義陰謀。

在國內,其實真正的思想政治教育來自於語文課這樣一個經常被忽視的主課。傳統文化在拋去封建內核後,本質上是人性的,而不是反人性的。這一點更希望師生們注意。學好語文就是學好做人。

6. YesJV,回應圓桌話題《清華學生舉報教師課堂言論「反黨違憲」,高校思政教育應教授什麼?》

一種變向的批鬥,台上是被審視者、被批鬥者,紅小兵只是坐到台下了而已,但凡台上之人有半點逾越聖意的言論,便被立刻打倒在地。在一個不尊重思想、不崇尚學術,只承認金錢權術的國度,統治者對學者的定義永遠都是臭老九。猶如染缸一般的苗圃也只可能生長畸形的幼苗,他們不可能出淤泥而不染,現如今中國的高校學生大部分根本不懂何為大學精神,學術之獨立、思想之自由根本也就無從談起,創造力、批判性、社會關懷精神集體大缺失,倒是奴才犬儒的本色一點不落,不尊重科學與事實,只叩拜權力與私慾,不由想到曾文正公所言「舉中國數千年禮義人倫詩書典則,一旦掃地蕩盡,乃開闢以來名教之奇變,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於九原」。

7. Cwy,回應《傘運關鍵詞書寫筆記(二):「拆大台」——從自發群眾到多元領袖》

拆大台可能是這一代人「反精英文化」的一種表現。以往社會中從藝術文化到日常生活中,什麼是「好」都由精英界定。現在我們好像每個人都是自己的精英,成為了「反精英」中的精英,犯著同樣的問題,不能包容其他意見。「無大台」究竟是一種無需要領袖的表現,還是一種不包容的地步去到我不管他人,我只爭取我的地步。「沒有人能代表我」與「看得到別人價值同樣重要」是需要分開的兩件事,不能混為一談。現代出現亦出現一批開明的精英,像吳靄儀所說的,她能看到自己的專長同時也知道別人有勝過自己的專長,而中間彼此並不矛盾。

8. xzzyhtg,回應《「捍衞學術自由」還是「邊緣人出局」?荷蘭萊頓大學停辦孔子學院風波背後》

萊頓大學此舉既然是作為對世界範圍內對孔子學院風評下滑的回應,尤其是這種風評下滑是以孔子學院及其背後的國家以侵犯學術自由而引起的,那麼哪怕孔子學院在萊頓大學內部並非如此,我覺得這並不能說萊頓大學此舉不是在捍衞自由的堡壘,預防性的措施也屬於一種防禦和捍衞。更進一步講,萊頓大學是自由堡壘的象徵時,我們也別忘了堡壘本身的軍事屬性,堡壘之內與堡壘之外的關係讓人意味深長。

9. 塔森、論塵,回應圓桌話題《NCC裁定中天新聞涉失實和偏頗報導,是干涉新聞自由,還是堅守新聞價值?》

塔森:綜合性新聞節目的針對特定人物的報導篇幅應該有所限制。如果真如網路上的數據所指,韓國瑜相關報導在中天新聞播報中經常佔比超過一半,顯然也侵犯了民眾了解其他新聞的自由。此外,謠傳的鎖台費也需要進一步調查。

但這些調查不應該只針對韓國瑜和中天,任何媒體和政黨都應該接受檢視。媒體的崩壞再不止血,台灣的民主也岌岌可危。

論塵:@塔森:其實這次裁罰不只中天,但是中天是最重的。這次是靠民眾檢舉才成案,都已經有NCC動作太慢的檢討聲浪。

10. ELIN,回應圓桌話題《NCC裁定中天新聞涉失實和偏頗報導,是干涉新聞自由,還是堅守新聞價值?》

其實NCC在台灣是一個沒什麼作為的機關,台灣新聞媒體搶快、不求事實查核、暴力色情炫富新聞層出不窮,絕不只中天新聞台一間而已,但NCC這麼多年來卻毫無作為,放任新聞媒體淪為各個政黨與利益團體擾亂視聽的工具,完全失去第四權的功能,新聞業惡性循環的結果,劣幣驅逐良幣,使得整個新聞業已經難以吸引優秀人才,在台灣民眾心中的信任度奇低無比,而NCC卻只在這時候才針對早已明目張膽把新聞台變成宗教台的中天電視開罰,實在是令人感到萬分無奈。

只是中時中天集團在蔡衍明買下後,成為毫不掩飾的親中媒體,網友都用「韓天宗教台」「中夭新聞」嘲諷毫無下限的中天新聞台,但部分親綠媒體一堆莫名其妙的業配新聞、一天到晚問受害者"你心情如何"的粗魯採訪、也應該是NCC應該好好去想辦法解決的問題。

讀者十論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