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

讀者來函:表演慾望過剩的藏族社會

源於傳統語言積累的優勢,加上近現代綜藝媒體的煽動,大量的缺乏獨立思考的人們,衣食無憂之後,在世界屋脊上搭起反智的舞台,架起粗鄙的話筒,表演正式開始。


藏族組合ANU在中國綜藝節目《歌手》上表演。 圖:Imagine China
藏族組合ANU在中國綜藝節目《歌手》上表演。 圖:Imagine China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的「讀者來函」欄目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微信朋友圈的熱點,隔幾天就會有一種熟悉感撲面而來。接二連三地,某種活動、某種選秀節目、某種所謂的學術會議成了頭條。任何媒體上將藏族作為關鍵字進行搜索,便見各種各樣的作秀視頻和流行歌曲填滿頁面,彷彿我們的文化面貌只有如此。

回顧近半年,就我所知道的—— 好聲音決賽、部落人企業家大會、形形色色的電影頒獎晚會、宗喀巴學術研討會、藏族教育論壇、藏族幼兒教育論壇、教育電影展映儀式、藏模會、還有年保玉則環境保護大會、拉薩高校畢業生創業大會等,不一而足。

但我們真的值得歌頌這些嗎?

現實情況是:藏族社會流行的音樂短片——空洞的歌詞、浮誇的造型、工業化的流程,千人一面。規模不等的公眾會議——缺乏思考的發言者、語調誇張的主持、標準的會議流水線,毫無含金量的獎盃。書店的藏文書架上——仁波切們高清的照片印在封面;毫無藝術美感的詩冊;淺薄的所謂文學評論;甚至是自詡為啟蒙一類的書籍,也不過是將漢譯的啟蒙經典粗略翻譯,加幾個腳註和推薦書單搭積木一樣拼湊。一切看上去顯得那麼不費心思,卻還要努力表達存在感。

作家許知遠在一場民間舉辦的語言思想類節目上強調,中國已經進入了一個淺薄的、高度表演性的時代。為了作秀或者表現自己光鮮的一面,每個人無所不用其極,比如照片不好看,便用修圖軟件處理;圖片不夠料,我們有私人訂製的表情包和抖音短視頻。網絡技術為人們的表演慾望提供了強有力的流量支撐和關注度,一發不可收拾的人們拖着自己空空的腦袋,入駐了庸俗文化的蜂巢,同時喧囂還不予餘力地影響了精英的文化選擇。我所熟知的知識分子其中,有大量的人仍然對「得屌絲者得天下」深信不疑,他們還主動向朋友們販售「在將來,每個人都有五分鐘的出名機會」諸如此類的低幼價值觀。

編註:「得屌絲者得天下」為網絡流行語,意為產品的目標市場定位在低端。

原想畢竟社會在進步,每個人能參與文化建構也算好事一樁。可是追其本質,我們卻更容易嗅到一種表演的氣息。我們痴迷於形式勝過內容,痴迷於膚淺勝過嚴肅。精英文化的影響空間被擠佔、謙卑的文化傳統喪失殆盡。作為社會親歷者,我們應該要對表演性質的事物充滿警惕。別人的經驗告訴我們,一旦放開任其表演,聰明與愚蠢的人都是一個退化的德行。源於傳統語言積累的優勢,加上近現代綜藝媒體的煽動,大量的缺乏獨立思考的人們,衣食無憂之後,在世界屋脊上搭起反智的舞台,架起粗鄙的話筒,表演正式開始。

自從大眾媒體加持了互聯網,任何個體都成了話語權的主宰者,彷彿除了官方的法律束縛之外,任何缺乏理性思考的話題,任何無需思考便能接受的偽文化,任何未經驗證的偽科學,都會以浪潮的姿勢席捲在社會的角落。

有時候,當你感覺什麼問題的根源都能牽扯出文化傳統或教育理念時,充滿表演性質的一出出醜劇,便會讓你發現,以人文或社會學角度觀察的問題,往往會與現實的情況相差甚遠。互聯網在某種程度上促進了文化的世俗化,每個人掌握話語權更是代表着一種堅固的力量。我深信藏族文化會因為互聯網而出現新的發展契機,所以我也成為了一個勉強的藏文互聯網創業者。但是,我從來都不會把空洞的「表演」當做所謂的商機,也不會無下限地支持同胞們愚昧的行徑。

我們原本是很謙卑的。傳統社會尊師學風濃厚,人們對自己的文化貢獻無比低調。何以在一個精英流失、青黃不接的年代,同胞們的表演慾望卻如此火燒燎原?我能理解知識分子或者思想者有表達的慾望,但現實是,真正理性思考的聲音往往會被人們無視,倒是無底線的作秀行為,會得到追捧,好一個荒誕的社會! 在互聯網文化的時代背景下,每個藏人都在用自己未經沉澱的淺薄的思想,用形形色色的表演形態企圖成為一個堅持高調的人。

拍電影的才華,創業的才華、創作的才華、語言天賦等等,都應該是創造作品的造化,而非陷入集體無意識表演的長板。如果用全球視野看藏族社會、用宏觀的角度看我們自己,我們有什麼資格為自己那一點毫不起眼的所謂成就而欣欣鼓舞,乃至坐井觀天般地自我陶醉呢?看別的國家或者民族飛速向前的發展步伐,我們還能僅僅滿足以自我標榜嗎?

其實放下手頭的表演,藏族人作為互聯網時代的文化失語群體,大量的影片需要添加藏文字幕,大量的維基百科藏文詞條需要完善,大量的科技名詞需要釐定、大量的藏文傳統古籍需要電子化、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需要重新審視、甚至有整個荒誕的商業環境需要同胞們的參與…..

但是倘若愚昧的表演慾望裹挾了整體藏族社會的注意力,我們哪還有什麼多餘的精力去改善我們失語的狀態呢?

讀者來函 西藏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