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傘上:遍地開花》映後談:香港人一開始就被教導去政治化,但教訓應傳承下去

「雨傘運動完結不足五年,大家都不自覺地遺忘,自動去逃避,但我們希望有更多的紀錄,民間需要做更多事。」


《傘上:遍地開花》截圖。 網上圖片
《傘上:遍地開花》截圖。 網上圖片

【編者按】《傘上:遍地開花》數月來在本港舉行多次放映會,每次放映會之後皆有不同主題的映後談。本次映後談在2019年1月27日下午舉辦於前進進牛棚劇場,特地加強觀眾互動環節,從一開始即引入提問,由嘉賓與觀眾共同探討,嘉賓舒琪與黎汶洛也從紀錄片本身延展到了現實景況,多有中肯點評及自省。端傳媒節選了這次映後談的主要討論部分。

O黎汶洛
S舒琪
Q觀眾提問

S:現在大家看的《傘上:遍地開花》是上集,導演亦正在準備下集《傘下》,但名字還未決定。整個時間線整理都有負責,而我就負責編輯的工作。他的預算,下集的篇幅都儘量維持在2小時內。初步期望在今年9月之前完成,將來有機會希望能夠兩集一起放映。我參與是在大部分剪接工作完成後才加入,包括調色、字幕等,這是我參與的成分。

O:我看這套戲自己有很多反思,第一次不夠膽看,因為面對自己很困難。當第二次之後,其他人告訴我法庭有得播,大半段用做證供。看過後見過很多片段上的朋友,時候沒有再聚,因為雨傘後的創傷,未必調節得到。這些創傷慢慢修復,當大家修復了,能夠在不同渠道參與。例如將來也會有不同放映,9月佔中一案也會有判決。4月前由不同人分享,重複佔領前的商討,凝聚我們,告訴被捕的朋友,轉化成具體的行動。看得時候,拍的時候,我不知道會製作成紀錄片。我以為好像普通新聞,拍完會出即時新聞。James有很多畫面跟隨前線拍攝,有些我們未必看到,銅鑼灣佔領的口罩人衝向示威朋友,搗亂,警察拘捕然後釋放後又再次出現。James 很好,問我需不需要,可以給警方報警。James 是一個很好的記者,他可以把雨傘運動整理成紀錄片,承傳,是很需要的。現時香港面對很多衝擊,要堅守第三權第四權,我想除了記者也靠大家的口述和分享。有可能這套將會會變成禁片,因為很多場地放映都受政府牌照監管。如果大家知道身邊有團體,可以放映,可以聯絡舒琪老師,安排分享朋友,做互動或者交流。我希望能夠堅持到9月。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雨傘運動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