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滾滾紅塵》數位修復版:三毛離張愛玲有多遠?

與其將《滾滾紅塵》視為張愛玲和胡蘭成的神話,不如說三毛只是套用了祖師奶奶與她男人的身份,真正要講的還是那個「我」⋯⋯


《滾滾紅塵》數位修復版於2019年公映。 網上圖片
《滾滾紅塵》數位修復版於2019年公映。 網上圖片

記得導演「琪姐」陳俊志生前不只一次提過《滾滾紅塵》,他自比是那個剛烈沈韶華,因抗爭父親而被關在閣樓發了瘋似地、重複唸著自己寫的小說;當然更是傳奇女子沈韶華,隨手拿起蕾絲桌巾當成披肩欣然赴約,兩手揚起大紅私巾包住自己與男友的頭,再光腳踏著對方鞋背在陽台上相擁共舞。

以前覺得琪姐是愛開玩笑才自比沈韶華,沒想到他仙逝百日以後(註1),《滾滾紅塵》數位修復版盛大公映。相隔近三十年有幸在戲院二度膜拜這部九十年代經典,我這才終於理解,莫怪乎琪姐對沈韶華如此心有所感,因為這其實來自一個暢銷女作家(琪姐常如此自稱)對另外「好幾個」暢銷女作家於世浮沈、愛起情落的傳奇經歷,全然地感同身受。

空有時代背景

所以,沈韶華不只是沈韶華,沈韶華也是後來也出了兩本書的演員林青霞,沈韶華還是這個角色的原型張愛玲,沈韶華更是《滾滾紅塵》靈魂人物(編劇)三毛。坦白說,我對《滾滾紅塵》印象已淡,除了林青霞出席金馬獎時那身氣勢如虹的性感禮服,腦海中也只剩下她跟秦漢在陽台相擁而舞的浪漫橋段,以及陳淑樺所唱宛如魔音傳腦的主題曲。這回重看,比起同為徐楓監製的《霸王別姬》經典依舊,不免驚覺片長只有人家一半再多些的《滾滾紅塵》委實過氣,一則節奏太趕,以致需要時間和空間緩緩發酵的關鍵片刻少了餘韻無從施展,一則三毛的劇本充其量就是不入流的羅曼史小說水準,不只片中金句經不住時間考驗,寫情寫景亦過於單薄,所有人物事件皆圍繞著沈韶華打轉,離開了沈韶華便什麼都沒有。影片空有時代背景,卻少了視野與格局,結果只成就了林青霞,偏偏這個林青霞不是年過三十力求演藝事業突破的林青霞,而是《窗外》那個少女林青霞。

2019年3月5日,林青霞出席《滾滾紅塵》數位修復版首映禮。
2019年3月5日,林青霞出席《滾滾紅塵》數位修復版首映禮。攝:Imagine China

三毛的劇本充其量就是不入流的羅曼史小說水準,不只片中金句經不住時間考驗,寫情寫景亦過於單薄。影片空有時代背景,卻少了視野與格局,結果只成就了林青霞,

1973年的《窗外》是林青霞第一部電影,導演是宋存壽,改編自瓊瑤第一本長篇小說,林青霞在片中飾演悲秋易感的文藝少女江雁容,對於自己的出身背景充滿困惑,轉而在年紀足以當父親的班導師康南身上尋求安慰,未料這段跨越師生身份的戀情竟在那個保守年代引發軒然大波。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