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奧斯卡2019

那一年差點被罷工封殺出局的奧斯卡:蝴蝶效應可以多離奇

11年前的好萊塢編劇工會大罷工,不僅是數位時代第一場大型勞工運動典範,逼得奧斯卡差點停辦,更產生了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蝴蝶效應⋯⋯!


距離頒獎典禮只剩12天,而他的典禮腳本卻還沒有來。因為前一年底開始的好萊塢編劇罷工還沒結束,廣告產值可能高達8000萬美元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已經逼近喊停的千鈞一刻。 攝:Gabriel Bouys/AFP/Getty Images
距離頒獎典禮只剩12天,而他的典禮腳本卻還沒有來。因為前一年底開始的好萊塢編劇罷工還沒結束,廣告產值可能高達8000萬美元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已經逼近喊停的千鈞一刻。 攝:Gabriel Bouys/AFP/Getty Images

2008年2月,美國影藝學院奧斯卡頒獎典禮的主持人Jon Stewart 感到非常焦慮。距離頒獎典禮只剩12天,而他的典禮腳本還沒有來。因為前一年底開始的好萊塢編劇罷工還沒結束,加上演員工會揚言聯合抵制,廣告產值可能高達8000萬美元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已經逼近喊停的千鈞一刻⋯⋯

待遇不公 罷工有理

過去20年是娛樂工業史上變化最劇烈的年代。一波又一波的新科技襲來,帶來產業瓦解、適應、重組的無止盡循環。在獲利重心不斷轉移的秩序重組過程中,唯一萬年不變的,是勞工合約。

按合約在傳統一次性的編劇費用之外,片廠本來還必須向編劇支付日後在其他領域(比如國際市場或錄影帶/DVD)的分紅,稱作「Residuals 重播費」。作為精打細算的雇主,好萊塢各大片廠非常擅長對受雇編劇隱藏新市場的獲利,藉以規避「重播費」的支出。

受雇的編劇只能仰賴工會的力量揭穿這些謊言。1985年編劇罷工,是因為片廠仍然昧於事實,對編劇堅稱家庭錄影帶市場還沒有真的產值,所以無法支付錄影帶的重播費給編劇。1988年編劇罷工,則是因為片廠聲稱授權給國外電視台播出並沒有很賺錢,所以主張降低給編劇的重播費率。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