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朱令的二十五年:(二)專家與鉈,「什麼壞事都趕上她了」

「鉈」這個生僻字及其所代表的金屬元素,第一次出現在朱令的診斷文本之中,卻又幾次與正確的診斷結果擦肩而過。


 插畫:Rosa Lee
插畫:Rosa Lee

【編者按】2019年2月12日起,端傳媒開始連載朱令案報導。這樁投毒懸案距今有二十五年,舉世矚目,真兇仍未落網。本文記者曾花數年追蹤和記錄朱令案情及後續發展,端傳媒節選其中部分章節刊發。這些章節聚焦在:朱令案作為中國第一例互聯網求助、全球會診的案例,曾在體制、權力圍攏的層層疑霧中,由互聯網撕開了一絲希望的口子。本文為連載的第二篇,首篇在此

那是1995年3月6號,星期一。從家返校的朱令晚上打電話回家,說「非常累,腳痛而且有點麻」。堅持了一天之後疼痛加劇,朱令回了家。當天晚上,病情迅速惡化,來勢兇猛。半夜,腳部疼痛到已經不能碰觸,連手臂也開始覺得麻。家人叫了救護車,先送到北醫三院急診——當時那是清華大學校醫院的對口單位,師生就診能夠報銷公費醫療。聞訊趕來的舅舅舅媽都記得當時揪心的情景,朱令抓着病床床槓喊疼:「她嚎,她疼地叫,那就是疼得不行了」。

當班的是一位骨科大夫,懷疑是骨有問題,只簡單問了幾句便說:「沒什麼問題,可能是癔症」,開了止疼藥便了事。家人們覺得這個診斷不準確,但已是深夜,只能又叫了救護車把朱令拉回清華校醫院,但校醫院不肯接收,說只能等到白天,打發他們去北醫三院等候門診。此時已到了8號凌晨,耐受不住兩個醫院踢皮球,家人只好又叫了救護車回家。

3月8號白天,疼痛依舊,家人決定去協和醫院神經內科急診。此時的朱令,用舅媽陳東的話形容是「太可怕了」。先是腳疼,然後腿疼,以至於人躺在床上還需要穿着棉鞋緩衝接觸、降低劇痛。接着「身子疼,哪都疼」。舅舅朱明光記得外甥女趴在自己身上,「突然嘔吐,跟噴射式的,噴出來」。急診大夫向朱明新推薦,應該找神經內科主任李舜偉。

1936年出生的李舜偉這一年已經59歲,即將退休。作為文革前的醫科大學生,他曾在80年代赴美國進修,擅長腦血管病、意識障礙、睡眠障礙、頭痛、頭暈的診斷與治療,是神經心理學和神經藥理學領域的權威專家。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朱令案 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