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精選 Game ON 深度 Game ON

數碼暴龍:一堂上了十四年的生命教育課

電子寵物是八十後的集體回憶,從小五踏入數碼暴龍的世界開始,我在其中一待就是十四年,在虛擬世界的輪迴中,看見了生死,也懂得了情義。


《數碼暴龍》由一隻掌上遊戲,延展到電視遊戲,再到動畫、漫畫、小說。 動畫插畫
《數碼暴龍》由一隻掌上遊戲,延展到電視遊戲,再到動畫、漫畫、小說。 動畫插畫

步入千禧年代的香港,流行文化中多了許多電子元素,科幻小說、黑客電影等隨處可見,而飼養電子寵物也是一時風潮。現在回頭看,總覺得事情很超現實,人類彷彿與一團數據結成朋友,終日相伴。我當時也特別喜歡電子寵物,因為家裏面積不大,不適合養寵物,電子竉物就成為了我滿足飼養寵物慾望的唯一途徑。

電子寵物的熱潮從日本掀起。1996年,日本玩具及電玩設計商萬代 (BANDAI), 推出了掌上電子寵物機《他媽哥池》(Tamagotchi),它不但挽救了萬代的財政危機,也成就了一整代八十後的集體回億。當時,香港的青少年基本上每天都與雞蛋形狀的「《他媽哥池》機」形影不離,每天忙於餵飼電子雞,為它打掃家居。一年之後,鑒於《他媽哥池》的成功,萬代進一步擴張電子寵物市場,推出了《暴龍機》(Digital Monster)系列。《暴龍機》的主角是數碼暴龍,又稱數碼獸(Digimon),為了迎合男生口味,《暴龍機》遊戲除了要求玩家照顧數碼暴龍的生活起居,也加入了更多戰鬥和冒險元素。

《暴龍機》推出後,非常熱賣,由掌上遊戲,到電視遊戲,再到動畫、漫畫、小說,《數碼暴龍》隨之進化成跨媒體王國。這次重點介紹的就是第一代《數碼暴龍世界》(Digimon World 1) ,它是萬代於1999年推出的PlayStation電視遊戲,數碼暴龍也由原先的點陣繪進化成彩色立體畫像。第一次接觸這隻遊戲是在小學五年級,看到細小的《暴龍機》走進電視熒幕,我激動難耐,雖然過去了十四年,我對這隻遊戲一直念念不忘,經常在網上找到的PlayStation模擬器,回到數碼暴龍的世界中。

出世、進化、死亡再重生

《數碼暴龍世界》的遊戲劇情,圍繞著一個名為「檔案島」(File Island) 的數碼世界展開,檔案島上的世界和人類世界很像,有城市、工廠、市集、森林,島上有不同數碼暴龍定居。數碼暴龍是活於數碼世界的智慧生物,它們有自己的職業,與人類操同樣的語言,以數據為糧食,會大便也會睡覺,但它們沒有性別之分,也不會繁殖,死後會將自己的數據轉化為數碼蛋,讓生命穫得延續。

有一天,因為突如其來的邪惡勢力,檔案島遭逢劇變,島上不少數碼暴龍都暴走和失憶,它們失去共同語言,互相攻伐。於是,島上的長老老伯獸把作為人類小孩的遊戲主角,召喚到檔案島上,希望主角協助調查檔案島突變的原因。遊戲主角要進行各種任務,邀請四散的數碼暴龍回到「開始之街」(File City),重建一個和平繁榮的檔案島。

《數碼暴龍世界》開場動畫。

遊戲玩法易學難精,簡單而言,玩家要養育自己的數碼暴龍,照顧它的身心智體,期間要在檔案島冒險,以完成各種任務。在遊戲開首,玩家會獲分發一頭數碼暴龍,作為作戰拍檔。數碼暴龍像一般寵物一樣,會肚餓、有便意、有睡意,因此玩家要定時查看數碼暴龍的狀態,並提供適切照料,若果照顧不妥善,會影響它的開心度和教養度,以至影響壽命。

你需要餵飼數碼暴龍、帶它上廁所,若果照顧不妥善,會影響它的開心度和教養度,以至長遠的壽命。

你需要餵飼數碼暴龍、帶它上廁所,若果照顧不妥善,會影響它的開心度和教養度,以至長遠的壽命。遊戲截圖

《數碼暴龍世界》中有一套複雜的進化體系。遊戲的進化表共收錄了61隻數碼暴龍,共分為五個成長階段,依次序為幼年期 I (4隻)、幼年期 II (4隻)、成長期 (9隻)、成熟期 (29 隻)、完全體 (15隻)。玩家要為數碼暴龍進行訓練,提升它的各項能力值,最終目標是把數碼暴龍訓練成完全體。但這一過程難度極高,需要玩家要付出龐大的心力。但無論玩家照料把數碼暴龍照顧得如何妥善,數碼暴龍也會因年老力衰而終將逝去。成熟期的壽命大概15歲,完全體壽命則大概是20歲。死後,數碼暴龍會化成蛋,玩家要重新由幼年期開始再進行訓練新的數碼暴龍。可以說《數碼暴龍世界》就是一個經歷出世、進化、死亡再重生,不斷輪迴的過程。

虛擬世界中的生命教育

遊戲不同書本,它可以為玩家帶來更有趣、更身臨其境的體驗,讓人把教訓記得刻骨銘心。而於我而言,《數碼暴龍世界》就像是一本生命教育課本,預演現實生活的過程,也讓人感到不同程度的陣痛。

由於進化系統非常精密,數碼暴龍的能力值、開心度、教養度,以至體重都會影響進化機率,故此玩家要培養出很強的責任心,一絲不苟地控制數碼暴龍的各項數值,才能完成遊戲。若果縱容數碼暴龍四處大便,就會突變成嘔心的大便獸;如果成長期的數碼暴龍疏於訓練,則可能進化做能力值極弱的鼻涕獸;但反之,若果主角過份催谷數碼暴龍,又會削弱開心度,影響壽命,若果主角只管縱容,而不在必要時責罵它,它又會因教養度過低而進化不成特定的數碼暴龍。

《數碼暴龍世界》是一個經歷出世、進化、死亡再重生,不斷輪迴的過程。

《數碼暴龍世界》是一個經歷出世、進化、死亡再重生,不斷輪迴的過程。遊戲截圖

《數碼暴龍世界》的任務也十分重視「情感」的元素。有些情節是要玩家發揮同理心,幫助別人,例如要設法幫助被困山崖的貝殼獸脱險、要為受傷的獨角馬獸尋找藥物、為辛勤工作的鑽石獸幫忙做泥水工。此外,有些情節即要玩家心思細密,同時保持耐性,例如角龍獸獨守大峽谷懸崖多時,玩家要替它看店,中間要跟客人不斷議價,做到一定的生意額後,角龍獸會受到感動,回到開始之街經營商店;又如獅子獸一直在齒輪森林儆惡懲奸,玩家只要替它尋找失蹤多時的祖宗遺物,它便會隨之加入。

即使遊戲很多任務是以戰鬥模式來進行,但止戈為武才是最終目標,而且敵人的形象也很立體鮮明,令遊戲的戰鬥不像其他格鬥遊戲,添上幾分情義。例如,在邀請奧加獸的任務中,主角要與它對陣四次,頭三次它也會逃之夭夭,最終第四次敗陣後,它便會心悅誠服,原來它是因為感受到檔案島的劇變,所以武裝起來保護自己,最後它會加入「開始之街」成為巡邏員;邀請加魯魯獸的任務也是十分經典,加魯魯獸第一次戰敗後,認為主角和數碼暴龍是以二敵一,贏了也不光彩,故此相約玩家於翌日黃昏,在雪地與主角的數碼暴龍單打獨鬥,屆時主角不能為拍檔打氣和使用道具,贏了之後,加魯魯獸會在「開始之街」經營餐廳。

《數碼暴龍世界》最令能我感到震撼的,還是數碼暴龍死亡的一刻。本來平常的一天,與數碼暴龍依舊在檔案島散步,原本跟在身後的拍擋,卻突然停下步伐,畫面一黑,鏡頭把數碼暴龍疲憊的身軀放大,然後身體化成碎片徐徐落下,幻化想蛋,再孵化成幼年期重新上路。即使知道數碼暴龍是虛擬的東西,但人的感情是真實的,玩家所經歷的回憶也是真的。把拍檔由幼年期慢慢訓練成完全體,餵它吃東西,帶它上廁所,一起上山下海歷險,戰勝無數強敵,數碼暴龍不單是虛擬寵物,也是玩家的夥伴。

有人說過飼養寵物是很好的生死教育,很多人平生第一次意識到死亡,是見證寵物死亡的一刻。《數碼暴龍世界》就是把這種死亡經歷,以虛擬化的方式呈現出來。頭兩次面對數碼暴龍死亡時,會很傷心,然後要休息好陣子。由於只能沿用同一個存檔,數碼暴龍死去重生後,就會把舊的數碼暴龍數據蓋過。可是,又正正因為《數碼暴龍世界》是一個電子遊戲,它容許我以各種方式把回憶留住。我可以為每一頭暴龍留下截圖,甚或至拍下影片,把遊戲過程紀錄;每次數碼暴龍年老死去後,我也會重新載入它死前一晚的存檔,這次不會帶它四處作戰了,而是再一次跟它於檔案島慢慢散步,到湖邊釣魚,以及帶它到「開始之街」的餐廳飽吃一頓。這樣做看上來很笨,但我就是想懷緬每一刻與數碼暴龍遊戲的時光。

《數碼暴龍世界》其實是很好的生命教育課,小朋友會尤其獲益良多。

《數碼暴龍世界》其實是很好的生命教育課,小朋友會尤其獲益良多。遊戲截圖

一隻打了十四年的遊戲

我第一次接觸《數碼暴龍世界》是小五的時候。若果今天的我從《數碼暴龍世界》看到情、看到生死,小五時的我,從遊戲中看到的是自己。《數碼暴龍世界》的世界很宏大,有漫天飛雪的冰封聖域,有伸手不見五指的迷霧之森,可以從大峽谷的隱形橋漫步,也可以從古代迪奴的巨大龍骨底下穿梭,兒時在沒有攻略的情況下,我總是在遊戲世界不斷迷路,也許偶爾會誤打誤撞下,找到新的小徑和任務線索,但對兒時的我來說,這遊戲就像永遠不會打完的遊戲。

小時候,曾經有段日子很不喜歡上學,每天上課,就是為了可以回家打機。回到家裏,我會躲起被子裡,不願一切,打得天昏地暗,哪管窗外世界天崩地裂。有時不想用腦袋做任務,就開著遊戲「掛機」,與數碼暴龍在開始之街漫步,由於街道設施的位置我已牢牢記住了,給我一種熟悉而安全的感覺,漸漸遊戲的世界天黑了,外頭的世界太陽也下山,遊戲世界裡的背景歌曲名為《File City (Night)》,非常動聽,脱俗寧靜的輕電子音樂,把現實和虛擬世界連接起來。

《數碼暴龍世界》是一隻很緩慢,也很優美的遊戲,世界觀很宏大,有漫天飛雪的冰封聖域,有伸手不見五指的迷霧之森。

《數碼暴龍世界》是一隻很緩慢,也很優美的遊戲,世界觀很宏大,有漫天飛雪的冰封聖域,有伸手不見五指的迷霧之森。遊戲截圖

長大後,因為有了網絡世界,我總算可以找到攻略和各種遊戲示範,從我小五時第一次接觸《數碼暴龍世界》計算起,中間停玩了很多年,到十四年後的今年,我終於可以首度爆機。也因為有Youtube和網上討論區的出現,發現原來世界各地的人,也有著類似的童年經歷,《File City (Night)》不單止連接了兩個世界,也連接了不同國度的人。

Bebe de Luz 是墨西哥人,他在討論區留言,大概七歲時和兄弟玩《數碼暴龍世界》,由於他們不懂得英文,在遊戲世界裡,他們總是走得不遠,但教導數碼暴龍的經歷很棒;Salim Samuel Budiman 是印尼人,他讀幼稚園時,常常跟家長告病蹺課,然後玩《數碼暴龍世界》玩一整天,他非常喜愛他的鼻涕獸,並起名為牛屎怪 (Cow Shit),又感謝PS和萬代給予人們一個快樂的童年。

I had a great time. Thanks.(我玩得太愉快了,謝謝你!)

I had a great time. Thanks.(我玩得太愉快了,謝謝你!)遊戲截圖

十四年後,總算看到爆機畫面,完成故事情節後,主角跟自己拍擋和開始之街眾人說再見,走前留下這樣的一句對白:I had a great time. Thanks.( 我玩得太愉快了,謝謝你!)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Ga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