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紅盒子

《紅盒子》影評:操弄布袋戲偶的那雙手因何消失?

掌中的人物與世界離不開台後操弄的人,沒有那雙手,戲無以為繼。為何那雙手會消失,而且脈絡由私人到公共,相當龐大⋯⋯


《紅盒子》劇照。 圖:後場音像紀錄工作室提供
《紅盒子》劇照。 圖:後場音像紀錄工作室提供

紅盒子:木頭有靈應知我

片末,陳錫煌和徒弟兩人在演戲,台上才子佳人,台下空無一人,但是他們仍然發揮可能是傳統布袋戲最後的靈光。戲完結後,他自後台步出,向「觀眾」鞠躬——「觀眾」就是我們,一群可能從未看過布袋戲,或者更準確地說是未曾體驗過昔日野台布袋戲的人,站在人群當中,隨情節、鑼鼓音樂、生動的戲偶喝彩。

《紅盒子》的哀愁,不僅在於導演楊力洲動了真情,一瞬間帶著哭腔的旁白,更是揭示一種受困的狀態。做了,不見得扭轉劣勢;不做,便只能任由歲月帶走舊時掌中戲萬人空巷的榮景。在此間的老人、中年徒弟、以及舉起攝影機的人,為之語塞。

《紅盒子》劇照。
《紅盒子》劇照。圖:後場音像紀錄工作室提供

一肩重擔,一肩心結

布袋戲,又名「掌中戲」,相傳由明朝書生梁炳麟所創,以手套進戲偶中操弄,在戲台上演忠孝俠義故事,操偶師奉田都元帥為守護神。相傳田都元帥襁褓時獲毛蟹吐沫求生,陳錫煌經常提到他自己和幾個徒弟,大概都被毛蟹的沫吐中,是故一生離不開布袋戲戲台。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