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評論精選

讀者十論:「政府好 真善美」

「讀者十論」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圖:端傳媒設計組

【編者按】「讀者評論精選」欄目每週擇選報導及圓桌話題中十條精彩讀者留言刊出。部分留言可能會因應長度及語意清晰作節錄或編輯。

1. Tautou,回應《伍美琴:「明日大嶼」填海計劃,為什麼不是香港理所當然的首要選擇?》

很好的文章。昨天就一直在做自我辯論:當然最理想的是政府去伸手解開錯綜複雜的利益,釋放現有土地,但如果在目前的政治制度下,你不能推動政府這麼做,但又不讓它造新地(例如填海),那麼某程度上受苦的就是住湯房籠屋的貧苦大眾吧?

當然即使造了新地,受惠的也不一定是基層,這就是賭博了。

問題癥結還是政治制度了:在目前狀況下你只能看著政府決定、拿我們的生活生命去賭,而根本無法跟她共同決策、共同下注。

2. 馬路,回應《伍美琴:「明日大嶼」填海計劃,為什麼不是香港理所當然的首要選擇?》

建人工島和動利益團一樣會引起大爭議,但爭議大不大不是問題,最重要是哪邊容易抽刀。前者的反對者不過是黎民百姓,煽動他們相鬥就可以了(你們阻建人工島是阻了很多基層上樓的機會!)。

但明明民間提出了很多其他選擇,例如高爾夫球場收地建屋明明就快得多,政府也有責任要處理新界地被濫用牟利的情況,為何就只剩下二元對立呢?政府的解釋呢?沒有。

這篇文章就告訴了我們香港根本不缺地,幾千億沒有辦法做其他可行選項嗎?我才不信。

而且,政府還未坦白,這個大嶼計劃背後有著與大灣居連接,消彌中港邊界的目的。

3. Rainbow___,回應《檔案解密:東大嶼填海,是個「隔世還魂」的計畫》

實唔係覺得東大嶼填海唔好,而係唔信任呢個政府,如果真係搞出成績,呢個計劃都係幾有前景。經歷大白象工程嚴重超支,沙中線造假,官員腐敗一系列事件,市民有乜理由去相信一個預計造價10000億嘅耗時30年嘅大project?相信嘅人只可以話,淨係孤注一擲。既然你政府已經決定上馬個項目,就真係希望可以真真正正比啲信心比香港人,唔好亂搞到時又曝光造假、豆腐渣、貪污就好,如果唔係,唔好怪市民起身反你。

4. 9_9OOps,回應圓桌話題《人類只剩12年時間應對暖化問題,我們還來得及挽救地球嗎?》

其實沒可能有所作爲了,畢竟人們真正關注的並不是這個世界而是自己生活的方便、舒適和安全,not in my backyard是大多數人的環保觀。

除此之外,還有各種僞科學言論大行其道。

以現在看來,真正能令碳排放驟減的,可能是大規模的人口減少,也就是戰爭或者屠殺吧。

減少碳排放,從人口看來,一是在人口少但總體能源消耗多的地區降低每人消耗的能源和資源,比如發達地區,一個是人口控制,針對人口極多但人均消耗低的窮國。第一種情況是,靠人們自覺放棄便利的生活?不管是大企業大商家還是個人都不會願意,看看香港不就知道了,有些local出生的所謂愛本土的人士,就算在氣候適宜的情況下都不肯開窗一定要用冷氣,這可是親身經歷,最後直接鬧翻了開罵。後一種情況的處理手段不就是計劃生育,由於是敏感的人權問題,根本沒有什麼有效的討論,就算是跨國討論往往也在不同的宗教文化意識形態中變成雞對鴨講而效果堪虞。

5. danger38,回應圓桌話題《林鄭月娥拒解釋<金融時報>編輯馬凱被拒簽原因,這是否合情合理?》

首先,拒發簽證原因至今沒有官方解釋,我們只能合理猜測馬凱為港獨提供平台而觸怒北京而下令港府佢發簽證,但整件事情毫不合理。

第一,北京指馬凱協助宣揚港獨與事實不符,實情是FCC提供平台,就陳浩天所提倡的港獨主張作出理性討論。當日午餐會中確實有不少尖銳問題,質疑陳浩天的港獨計劃沒有資源,沒有規劃,缺乏民意支持,普羅大眾只要稍作分析,必定明白到港獨之不可行。相反,北京與香港政府不講道理,試圖以強權壓倒一切理性討論,種種行為背離民意,把陳浩天和馬凱塑造成被迫害者,變相為港獨提供養分滋長。

第二,林鄭月娥一再強調香港重視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但英、美和歐盟已經提出質疑,香港政府仍然拒絕解釋,香港的國際形象和營商環境必然受到負面影響,動搖一國兩制信心。

第三,中美正就貿易戰角力,香港原本可以置身事外,為中國緩衝協調,另謀對策,本是非常有用的棋子,但如今港府為求對中央表忠,風頭火勢下驅逐馬凱,主動加入戰圈,等同於邀請美國對付香港。

驅逐馬凱,一不能壓制港獨,二破壞香港營商環境,三削弱國家在中美鬥爭中實力,錯得離譜。

6. 開端,回應圓桌話題《廣東律師稱遭警方「碰瓷」式執法和強制猥褻,這場「羅生門」你怎麼看?》

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事情的真相永遠靠猜測,永遠不知道自己可以信任什麼。

你說「答題卡」到底有沒有被調包?國考試題是不是被泄露?疫苗是不是沒問題?只能說這個社會是畸形的,總會有這種爭議事件發生。因為社會中沒有公信力的存在,每次大家都是信自己願意信的,不信自己不願意信的,從來沒有什麼有力的證據讓大家看到真相形成共識。

在這個社會環境中還想要看到真相,這個想法很奢侈,會讓自己更加苦悶。

確實也可能存在有個別人污衊個別機關單位的情況。但是從長期的整體的情況看,'公家'這個東西信用歷史太差,應該屬於信用破產了。

7. Frank佩婷,回應《曾在新疆學維語的漢族生:我們的就業方向是監控維族人》

新疆問題很有趣的一點是,外界一直在報導著或真或假的事實,並加以譴責,但是維族人的處境反而越來越差了。僅僅擺事實是不夠的,因為就算不考慮事實是否是真的,對同一件事的解釋的不同足以使其性質大相逕庭:比如這裡,對於再教育營,外界清一色地說是種族隔離、人權侵犯,中共則始終用反恐來為自己辯護。如果我們可以冷靜下來聽兩邊說話的話,就會發現在新疆,人權侵犯和種族隔離是真的,但是反恐也是真的。

現在真正需要我們思考的,不是誰對誰錯,而是反恐的尺度以及集權體制和社會多元的平衡,甚至更深一層,我們還應該想到國家的新宗教性質以及大國內部的身份認同危機。就像Tocqueville對法國大革命的看法一樣,新中國的建立與法國1789年的革命一樣,都不是世俗的,儘管兩者都試圖與宗教信仰進行分離,但是到頭來卻只是創造了一個沒有神的宗教:聖經和古蘭經被憲法或者黨的指示所代替,權力的來源似乎從天上到了地上(人民),但是森嚴的等級制度還是把權利集中在了小集團的手裡,其排外性更是一脈相承,都試圖證明自己是解釋世界的唯一途徑。

中共在新疆的對手,不是恐怖份子,也不是伊斯蘭,而是一個可能被構建的新革命,因為這裡有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語言,也有不同的歷史,這些都是可以被用來構造新國家的材料。邊疆地區的建國運動是中共無論如何也不想看到的,所以中共給出的反應是全面的鎮壓,但是這種鎮壓似乎過頭了,以至於中共早些時候希望的民族融合的進程毀於一旦,維族人的身份認同也離「中國人」越來越遠。少數民族問題是中共在「中華民族」觀念的構建上最大的一個漏洞,儘管中共用盡了民族主義的工具,但是卻沒有考慮到中國多民族的背景,在民族融合上十分失敗。如果中共再不改變政策,總有一天少數民族問題會成為中共的阿喀琉斯之踵。

8. 牙總、stuxavier、Koshieki,回應圓桌話題《新疆發布新例「去極端化」並決戰「泛清真」,你如何看越發嚴苛的新疆政策?》

牙總:我只想說一些「道聽途說」的見聞,本人出生長大在新疆的漢族。這次回家聽說,也許被關押的維族少有身體上的折磨(據朋友的朋友,作為看守的人說),他們在裏面也正常生活,但當然免不了政治教育——思想上的折磨。

跟家鄉的朋友親戚聊天,他們的共識是當局要把這一代人都消耗在裏面,被收進的人們恐怕這二十年都出不來了。然而除了這種打着維穩反恐旗號的政治教育之外,文字獄也延續到新疆的漢族頭上,你不可以說一句自己對局勢的意見,稍微吐槽一下就寫檢查,記過,處分。檢查還必須要足夠「深刻」,然而也不一定能過關,最後還有可能被開除辭退。很多上了年紀的人都說,和文化大革命的感覺很像,這不是倒車是什麼?

我這次還見識了黨的宣傳工作是多麼地與時俱進。專門開發微信小程序,以一個科室或者什麼為單位,一個人帶頭,監督大家轉發和點讚,這是政治任務。沒完成就各種談話處分。如果你有新疆的朋友,你會發現他們的朋友圈已經被各種「政府好 真善美」刷屏。

我還想說他們「人盯人」的策略真是高明以及有效啊。被關進去的人都有家屬,他們就派漢族,大多是體制內單位的職工,去定期上人家家走訪。是為「結對子」。美名其曰,關心人家的生活,實則全方位的監控。每個漢族必須對你的對子瞭如指掌,因為你回來要寫報告,有人會考察你對對方有多了解,你到了人家家裏,住下,還要拍照,打電話彙報,告訴你的上級你確確實實在人家裏。老師也要時常走訪「三類人員」家庭的學生,盯着思想情況是否正確,有沒有別的心思。

這對漢族也帶來了很大的生活上的干擾。試想,大多數普通人,包括少數民族,原本都安居樂業,我們的城市大多人人都有穩定工作,誰願意天天上人家家裏監視別人的生活?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很多擁有新疆戶口的人紛紛往外遷出,可是一段時間以後政府發現太多人流失,就禁止辦理遷出了。因此很多人就被困在那裏。題外話,一個身在新疆的兒子打電話給在江蘇老家度假的媽媽(本身也是新疆居民),說建議媽媽能不回來就別回來了,現在形勢不好。結果第二天兒子就被約談了。

那裏的每個人都知道自己處在全方位監控下,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思想受到控制,但可悲的人我身邊大多數人還是覺得為了反恐犧牲這些人權是可以被理解的,大多數人都是無可奈何地配合着當局的工作。作為一個外人,我就只有感慨的份兒,這些普通人又能做什麼呢?

(朋友說他們的某個「結對子」活動天數縮短了,恰好就是在人權報告出來後沒幾天)

stuxavier:都關在裏面了,還怎麼正常生活.....

Koshieki:@牙總: 問牙總為何不「進去」正常生活幾天的就比較可笑了。原因很簡單,他屬於在極端主義中暴動中被殺的人而不屬於殺人的人。新疆的漢人對這些被關押的極端分子不仇恨就已經很勉強了。

牙總:@Koshieki 對,你說的這一點直戳現在民族矛盾的複雜性。不少漢族覺得維族活該,而維族人肯定又不是每個人都是恐怖分子,相信大部分都只是過日子的普通人,憑什麼因為一部分暴徒就懲罰整個民族。在恐襲之前本來就有不少歷史遺留的民族矛盾問題。

像你說的,因為他們是施暴者,我身邊不少人認為關押這些問題人員是應該的,即使是在失去人權的情況下(老實說中國從來就沒有實現過真正的人權啊,所以普通漢族居民就認為剝奪這些問題人員的人身自由沒有什麼不對的)。更何況,這些收押人員中有些是被調查出問題的。

可是,沒有經過任何合法途徑審判途徑就單方面剝奪他們的人身自由構成了侵犯人權的事實。無論如何,維穩、反恐都不可以用來當作侵犯自由的理由,姑且不論這些人員中有多少是牽強的案例(例如侄子去了敏感地區叫叔叔給境外組織匯款,而叔叔接受調查的時候拒絕透露侄子在哪裏,他可能只是想保護家人,就也因為不配合調查被抓進去了)。維族居民普遍的想法我不知道,但看表面風平浪靜的樣子估計他們也是敢怒不敢言逆來順受了。

9. LevNikolaevich、jackhui,回應圓桌話題《新疆發布新例「去極端化」並決戰「泛清真」,你如何看越發嚴苛的新疆政策?》

LevNikolaevich:一百萬人身陷囹圄,許多(姑且不說「絕大多數」)僅僅是因為翻牆、出過國、有親戚在國外等等和「極端」、「分裂」完全無關係、在那裡以外任何地方任何人皆可隨便做的事情。一千多多萬人生活在徹底的無權狀態下,整個民族的文化和傳統被連根拔起。在這般時刻,諸位竟然還在那裡說什麼「他們確實極端」、「我就是反對清真」云云,是看不見房間裡的大象嗎?如果連感受別人苦難的這點基本同理心都沒有,那將來也就請別奢望別人會同情你的苦難。

jackhui:@LevNikolaevich 不一定是他們確實極端,而是還沒有找到能更好的區分他們和極端分子的方法。

過往幾年的暴恐事件已經使大多數人對回族人產生排斥,如果繼續放任暴恐事件發生,基本所有不暴力的回族人都要承擔因暴恐事件而產生的民族歧視,有可能使回族陷入如美國黑人般的死循環。

而這個政策對暴恐事件的效果是顯著的,因為實行以來基本不再聽說暴恐事件,社會的民族對抗性也降低了。

難道你所說的人權保護中,人的生命權不包含在內嗎?

10. lzclvlyx、咸鱼姬,回應圓桌話題《新疆發布新例「去極端化」並決戰「泛清真」,你如何看越發嚴苛的新疆政策?》

lzclvlyx:看到很多評論,文章,包括Human Rights Watch的兩百頁報告,感覺很多人忽視了一點就是政府在這裏不是唯一的作惡方。難道更可怕的不是,大多數民眾的情緒已經被調動到,默許了這些作為嗎?很多新聞機構覺得政府肆意妄為是因為消息封鎖,但講句實在的,大部分人不知道細節但也知道一個大方向新疆在發生什麼,然後,他們還覺得,ok吧。

咸鱼姬:@lzclvlyx: 很多人缺乏共情能力,加上祖傳的大一統思維,面對這種事的時候立刻就能把自己跟新疆裡面的人割裂開來。一般認知是,今天默許公權以反恐的名義建立集中營,明天任何個體只要讚美朝廷不夠努力也會被戴上這個帽子關進去。而缺乏共情能力的則是「我不恐襲,所以我是安全的,他們是潛在犯被關進去活該」,并以此來讓自己情緒穩定。當人們覺得還OK的時候,公權已經不是唯一作惡方,只要給一個機會,韭菜就會替公權向另一群韭菜揮舞鐮刀,文革就是經典案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