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深度 文化觀察

《銀魂2》真人電影:改編與動漫原作非要同步不可嗎?

《銀魂2》的改編帶來了文化隔閡,卻緊扣了這部作品的核心世界觀,它想對觀眾說的是⋯⋯


《銀魂2》電影宣傳劇照。 網上圖片
《銀魂2》電影宣傳劇照。 網上圖片

以近年由動漫改編而成的真人電影作而論,大概難以找到另一作品與《銀魂》匹敵。2017年的《銀魂》票房收入累計接近40億日元,成為年度日本真人電影的最高紀錄作。而2018年的《銀魂2》同樣來勢洶洶,在日本本土上映三天票房已過8億,即奪下首周票房冠軍,而且後勁仍非常凌厲。

好了,究竟《銀魂》的真人電影系列,有何獨特之處,可以抓緊日本觀眾的心靈,令他們看得如此入迷?

不同步追趕的改編進路

首先,我們不妨先看看《銀魂2》的製作團隊,有甚麼不按牌理出牌的地方。

一般而言,作為系列作的改編,通常都會與時並進,也即是採用動漫原著中較新的回目,從而加以更易成為銀幕上的新編,又或是自行構思出新內容,來滿足導演的要求。就以同系到的動畫劇場版而言,《銀魂》第一個動畫劇場版即《新譯紅櫻篇》(2010)以原著中人氣極高的〈紅櫻篇〉加以改編而成,到了第二個動畫劇場版《永遠的萬事屋》(2013)已屬原作者空知英秋的全新創作。真人電影的《銀魂》(2017)同樣以〈紅櫻篇〉為本,反映出拉攏最大潛在觀眾群的踏實策略,可是今次《銀魂2》沒有同步急行,不僅沒有作全新創作,同時就動漫中繼〈紅櫻篇〉之後出現的大量名系列均不理不睬──〈紅櫻篇〉其實是電視動畫第一期2007年57至61話的作品,及後早已出現大量的名系列,如2008年的〈吉原炎上篇〉(139-146)、〈宅十四篇〉(157-163)、2011年的〈歌舞伎町四天王篇〉(210-214)、乃至近年在粉絲群中傳誦最廣及口碑最高15年的〈將軍暗殺篇〉及〈再會了,真選組篇〉(300-311)等等。2018年的《銀魂2》採用的是〈將軍夜總會篇〉(動畫83;漫畫127-28)、〈將軍散髮篇〉(動畫151-2;漫畫231-2)及〈真選組動亂篇〉(動畫101-05;漫畫158-68),不僅沒有追趕同步連載中的《銀魂》最近的世界,而且更回復系列本質上的兩大命脈──即戲謔胡鬧的喜劇短劇及沉重凝重的劇情長篇,兩者互動結合,令到觀眾的親切感滿溢。

《銀魂2》電影劇照。

《銀魂2》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戲謔胡鬧的認真

是的,對不認識《銀魂》世界及習尚的觀眾而言,以上的設計安排,的而且確不屬人人愛呷之茶,不少人會覺得〈將軍接待篇〉及〈將軍散髮篇〉流於胡鬧,而〈真選組動亂篇〉又好像意猶未盡,好像在《銀魂2》中看了兩齣作品似的。

我承認此乃《銀魂2》的「本土化」之處,也有一定的文化隔閡在內。但回頭再看,也正是這種對戲謔胡鬧的堅持,既表裏緊扣《銀魂》的核心世界觀,同時亦可以讓不同的戲謔胡鬧技法得以展示承傳。在不少人心目中的雕蟲小技,往往正是撃中人心的造詣所在。

就以強調口技的元素為例,上次在《銀魂》(2017)中,已特意借長澤雅美飾演的阿妙,在照顧受重傷的阿銀之時,表現了一節純用口部發聲,來模擬《龍珠》中大量充斥的擬聲語,在幽對方一默之餘,同時讓演員示範何謂真功夫,令人拍案叫絕。今次在《銀魂2》中,先把上次飾演鬼兵隊軍師武市變平太的佐藤二朗易位,由他出演夜總會老闆,然後不斷表演急口令式的環迴對白;後來由室剛飾演發明家平賀源外,在與萬事屋一眾商討醫治土方對策時,也把天人政權由發明病毒到經高層討論,然後大家爭論不休,最後反過來認為倒不如把目標全殺光,較轉折地研究病毒來得更有效直接的過程,來一次高速演繹。同時借一眾萬事屋成員的反應不來,從而模擬觀眾的代入位置,再讓源外重複說明一次,其後萬事屋一眾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來。

此所以不難發現,絕大部分《銀魂2》中的戲謔同時也是致敬場面所在。首集中阿銀用上的《風之谷》飛行器,今次更進一步,請來由猫巴士轉化的熊巴士上路。而在源外的工作室,上次請來《機動戰士高達》的阿寶,今次則連《怪醫秦博士》也出場,而兩者均易以老態龍鍾的造型登場,可是背後的實力卻寶刀未老。而今次最令人驚喜的神來之筆,是片末忽然出現小栗旬於《跳躍大搜查線》中青島俊作上身的片段,他把俊作標記的草綠乾濕褸邊走邊披上身的動作,的而且確足以令全場噴飯。更為甚者,是借此也連結起阿銀與俊作的背後脈絡連繫,同屬認真得過分的傻瓜,而所執著的全屬個人自決及與同伴牽連的價值取向,一切均與建制化的宏大論說無涉。

表面上好像微不足道的細節,其實正好反映出團隊對戲謔胡鬧的執著認真程度,同時把認真與馬虎兩端作同步轉化,緊扣上述提及的兩大命脈。在《銀魂》的世界觀,所有角色都好像拼命地認真,這也是《JUMP》的勵志正色所在,但空知英秋一直從事同步建構及解構的玩意──認真背後的因由人各言殊,也唯其遊戲地認真,認真地遊戲才得以在凶險的世代及處境中存活下來。

同步率的建構

《銀魂2》的關鍵詞當屬同步率,在電影中多次提及此要素。每一次面對不同的挑戰難題,團隊所強調及突出的正是要徹底投入角色處境中去面對。在〈夜總會篇〉中,阿銀、新八及桂小太郎要扮演夜總會的陪酒女郎,結果同時使出把下巴突出的「鞋抽」招式,即時便可暫時混過。後來即使已不用再矯裝之時,新八也不禁慨嘆阿銀的專業──因為他保持「鞋抽」的造型及對話方式。在嘻笑胡鬧的背後,正好已勾勒與角色職能同步的關切點。

《銀魂》(2017)電影劇照。

《銀魂》(2017)電影劇照。圖:Imagine China

當然,最具代表性的場面,肯定為在源外工作室為土方尋找治療方法的一幕。

源外利用《新世紀福音戰士》的設定,並視之為用來治療土方因中了廢青病毒變得毒男化的良藥,實在令人大開眼界。當中,土方成了碇真嗣坐上了EVA初號機企圖起動,但因為同步率不足而陷入困局;源外更是在幕後主管大局的碇司令;神樂成了同樣火爆毛躁的明日香,只顧著怎樣可以把碇真嗣取而代之;新八則成了只想討司令歡心的綾波麗,一副當仁不讓的態度陣壓全場;阿銀再次化成女性,扮演葛城美里,從後不斷為真嗣打氣,鼓勵他迎難而上。場面一現,當然即時已令全場捧腹大笑,但更重要的是,同步率的隱喻已被團隊玩得出神入化。

在〈真選組動亂篇〉中,土方表面上中了廢青病毒,但同時也暗示了當中乃個人的陰影部分,簡言之也就是對應《銀魂》本質上所謂的正反兩面──陽光面上的自救及對抗一切外來勢力問題,陰暗面就是當中插科打諢的胡亂情節。團隊突出了此乃每個人一體兩面的特質,也對以上提及看不慣本片結構的觀眾,作出了含蓄的交代回應。

更重要的是,在《銀魂》的世界中,從來就是借天人控制幕府政權,突出後者作為傀儡的無能,於是民間的各股勢力,無論出於任何理由(鬼兵隊、攘夷志士又或是快援隊等),均必須奮發自救,為自己的夢想而去努力改變被人操縱的情況。以上的基本設定,當然與日本在現實上一直被視為美國的傀儡密切相關,由衷而言在日本人心目中也屬心知肚明的情況,由戰後至今雖然偶有反美的思潮湧現,但往往瞬間消逝,成不了主流論述的氣候。

其實《銀魂》的電視動畫近作中,早已進入益發沉重的政治隱喻層面,由〈將軍暗殺篇〉中德川茂茂被暗殺,到2018年的〈銀之魂篇〉中地球需要與全宇宙對抗,由虛領導的天導眾開始,到阿爾塔納的解放大軍以及宇宙的三大傭兵種族等等,在在說明日本不過在交接的權力系統下苟活的投影。而當中幕府將軍全滅(連德川喜喜也在敵船上犧牲),正式帶出政制更易,還政於民,所有人要自救存活的解放理念。

但《銀魂2》放棄了複雜的宏大格局構思,鎖定同步率的中心要旨。以 EVA 救土方,本質上已猶如把阿銀套入俊作的構思般,將《銀魂》與其他流行文化經典的要素貫通並置。《新世紀福音戰士》的同步率設定,正點明日本九十年代新一代青年結繭自閉的險地,以及嘗試提出化蝶的方案。而《銀魂2》三番四次強調恪守角色的專業設定,由男扮女裝到戲謔任何其他文本,首要之務就是同步投入,與崗位人物合而為一。那正是世紀末前後曾經創造出無限傑作的日本流行文化堅守的底線堡壘。

是的,故此即使伊東鴨太郎已肢體不全,滿身傷痕,仍必須在最後的戰圈上站起來,以完成被土方撃殺的光榮任務。

同步不離,人人有責--大抵正是《銀魂2》最想提醒觀眾的關注點,尤其是日本國內的觀眾。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