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愛慾錄——舊金山跨性別者:為什麼我比在巴勒斯坦和墨西哥的她們幸運

不過是把身體還給自己,但跨出去那步,便意味著不再是男同志社群的一份子,她必須重新尋找自己和所愛的人,一趟無法回頭也沒有路標的旅程 ⋯⋯


2017,他才以五十幾歲的年紀,向親朋好友同事從屬,「出櫃」説,他不是「他」,是「她」。 攝:Smith Collection/Gado/Getty Images
2017,他才以五十幾歲的年紀,向親朋好友同事從屬,「出櫃」説,他不是「他」,是「她」。 攝:Smith Collection/Gado/Getty Images

她拉開酒吧的木門,腳踏五吋高跟鞋風風火火踩進來,見到我便忙不迭喊,「親愛的好久不見。」她搽著粉紅色的蔻丹,一頭過肩的金髮燙著合宜的捲度,髮梢末端透著些許歷經幾度整燙的毛躁,但掩不住她透出來的興奮神色。她坐下,説,你喝什麼。沒等我回答,她又說,前幾天這酒吧的酒保給了我一杯特製的馬丁尼,滋味好得,你要不要試試?

我說好。當然好。

認識她將近四年了。頭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還是個「他」。

在職場上,她以極為強悍的作風在業界聞名,偶然聽聞業界傳聞他在公司裏被稱作是——「那個講話開口總是帶刺的潑辣的惡毒老gay」;下一句接著的,則絕對是,「又能怎麼辦呢?他講的話偏偏是那麼一針見血,專案問題在哪裏都給他一句話說完了。」有一次則聽説他在外頭開會,全然不理會業界對正裝要求的潛規則,一襲入時的合身短褲,配上高筒的彩虹長襪與平底鞋,把所有工作成果不盡如人意的對口單位,罵過一輪罵到人啞口無言,摸摸鼻子回去重新做出合規的成果。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