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圖片故事

風暴過後 留住樹的遺像

猶如驟然倒下的巨人,在馬路旁,在商場邊,在街心公園裡,寫滿年輪的樹幹直直躺臥在地,仍在深深淺淺地訴說往昔的榮光、歷史和苦惱。


烏溪沙。 攝:林振東/端傳媒
烏溪沙。 攝:林振東/端傳媒

上週日強颱風山竹過境,一整日烈風狂雨,翌日早晨,陽光重現,人們恍然發現,這城中,至少一萬五千棵大樹倒下了。

有的攔腰而斷,有的樹幹撕裂,有的整個根部拔地而起,落葉和枝丫散落一地,樹香縈繞街道,其中更有多棵百年老樹。猶如驟然倒下的巨人,在馬路旁,在商場邊,在街心公園裡,寫滿年輪的樹幹直直躺臥在地,仍在深深淺淺地訴說往昔的榮光、歷史和苦惱。樹木花草,在這城是裝飾、是工具,直到怪風襲來,人們才看見,那高木繁枝的根部,短淺而脆弱,不少高達幾米的樹木被禁錮在花槽和圍欄中,根部難以抓緊大地,更遑論吸取養分。

人們觸目驚心,從中瞥見自己與這城的寓言,也持續拷問香港樹木的種植和管理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也有行動者組織起來,嘗試回收一些木材並與社會共享。 端傳媒攝影師這週走訪各區,為這些倒塌的大樹拍下安靜的遺像。很快,這些大樹就要被政府運往生命的最後一站——堆填區。

添馬公園。
添馬公園。攝:林振東/端傳媒
尖沙咀1881。
尖沙咀1881。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大圍。
大圍。攝:林振東/端傳媒
彩虹邨。
彩虹邨。攝:林振東/端傳媒
紅磡。
紅磡。攝:林振東/端傳媒
西貢。
西貢。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沙田中央公園。
沙田中央公園。攝:林振東/端傳媒
藍田麗港城。
藍田麗港城。攝:林振東/端傳媒
大圍隆亨邨。
大圍隆亨邨。攝:林振東/端傳媒
元朗崇山新村。
元朗崇山新村。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維多利亞公園。
維多利亞公園。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荔枝角。
荔枝角。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彭福公園。
彭福公園。攝:林振東/端傳媒
杏花邨。
杏花邨。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