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N 深度 Game ON

肉身穿越中世紀:我在歐洲混黑幫的日子

八月的第一週,我穿好忍者服飾,乘火車到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肉身穿越中世界。迎接我的是一群丹麥黑幫壯漢,如果不是他們,無知如我背著一個睡袋就來闖江湖,估計第一天就死在夜裏。


水壺幫核心成員,正中為威廉。
水壺幫核心成員,正中為威廉。

水壺酒吧老闆威廉站在簡陋的吧台後,表情沈重。這星期他有三件大事要處理,件件迫在眉睫,不容掉以輕心。這個身高兩米的丹麥大漢,啤酒肚撅在身前,眼前二十平方米的酒吧,是他的正經營生。酒吧的主要業務是販賣丹麥特產蜂蜜酒(Danish Mead),另外寄生於此裏的老鴇莉茲也在拉拉皮條。

但這都是檯面上的生意,水壺酒吧的真正面目是城中風頭無倆的北歐黑幫。一個寫意的園水壺是幫派的象徵,徽章下集結了近五十個小偷、流氓、毒販子和妓女,想要安穩做生意的飯館和商店,都要給水壺幫交保護費。護城守衛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水壺幫還算守規矩,在城中又是勢力第一,黑白兩道劃清地盤,魚龍混雜的地下世界也可以可參與建設和諧社會。這些年來,水壺幫穩步增長,每年都吸收新血,從底層培養新生力量。今年新招的一眾嘍囉裏,就有我。

水壺幫徽章。
水壺幫徽章。

這當下加入水壺幫,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威廉草草和我打招呼:「正是用人的時候!」這週,中土世界五大旗下幾千個戰士摩拳擦掌,大家等了一年要和前來圍城的死魂靈決一死戰。講真話,水壺幫對於正邪之爭並無興趣,但能在大戰出點力氣,也許可以樹立忠義幫派的形象——黑幫玩了這麼多年,早就玩成了政治,不只是小偷小摸那麼簡單。而政治,是威廉最擅長的領域。除了出兵守城,這星期他還要主持一場盛宴,是水壺幫中興力量揚和巨人軍女領袖法蘭西斯卡的婚禮。一米六的新郎一點也不喜歡一米九的新娘,但是聯姻意味著水壺幫身後有巨人撐腰,是幫史的又一頁輝煌。守城也好,看著新郎不落跑也好,都不簡單。可就在節骨眼上,酒吧迎來一群殺氣騰騰的雇傭兵,他們是新興義大利幫派教父幫買來砸場子的。義大利幫新來乍到,卻要做一票大事業,武力拿下水壺幫,名震江湖。

雇傭兵和義大利幫徒站滿小小酒吧,手按在長劍和巨斧上,蓄勢待發。我又驚又怕,今晚吧里只有十個兄弟。除了特別能打的幫主和他的左手亞斯帕,戰鬥力都令人擔憂。八月的這週,歐洲恰逢熱浪,晚上十點依舊悶熱無風,我看到身邊滿身盔甲的雇傭兵適不適合舔舔嘴唇。水壺幫看門小嘍囉馬丁拿著水壺熱情詢問敵人:「兄弟,是不是太熱了,先別演了,出戲喝點水把。」對方感激一笑,把手中的長劍扔在地下,卻沒發出青銅墜地的聲音——劍是塑料做的,雖然外型極其逼真。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Ga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