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慾錄 深度

愛慾錄:香港同志桑拿十年記——黑房迷宮,肉體之海,我與陌生人

在桑拿,人人肉帛相見,一目瞭然。我們是一刻的愛人,時間夠了就放開⋯⋯


去桑拿的人有幾種,一種和朋友約好上去做愛,一種是一個人上去覓食,還有一些是一對情侶上去找新刺激。 攝:Peter Bischoff/Getty Images
去桑拿的人有幾種,一種和朋友約好上去做愛,一種是一個人上去覓食,還有一些是一對情侶上去找新刺激。 攝:Peter Bischoff/Getty Images

在霓虹色的走廊,有人伸手把他拉過來,在他的耳邊吹氣,伸手拿開圍在他腰間的白毛巾,兩具肉體之間迫切地渴求對方,他的鬍渣磨過他的肩膀,舌尖在對方的深淵裡糾纏。濕透的空氣,在這裏,他們只有一個目的。

他們是這個城市的男同志,有不同的職業和身份,他們來到黑房,赤身露體狩獵另一個和他們歡愛的人,「到桑拿覓食做愛,就像去不同的餐廳吃飯一樣。」Ryan這樣跟我說。

Ryan今年27歲,看起來秀美乖巧,臉蛋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 還算得上是小鮮肉。Ryan從18歲開始就流連不同的同志桑拿,在這裡,除了性,還有撫慰與安全感。

明亮城市看不到的角落,有人做愛

香港的桑拿落在鬧市的樓上,油麻地、尖沙咀、中環、銅鑼灣,藏身在普通的大廈,和時鐘酒店不同,桑拿的門牌低調不張揚,懂路的人自然會找到。

2010年Ryan在讀中七,一個網上認識的同志帶他去見識桑拿,Ryan說第一次去桑拿戰戰兢兢。即使後來去桑拿對Ryan來說像是去吃茶餐那麼日常的事,Ryan還是會有驚戰的感覺,「在桑拿裏要在很多人面前脫光光,那跟游水課的更衣室不一樣。」手抖除了害差,或者也連帶著期待高潮的緊張。去桑拿的人有幾種,一種和朋友約好上去做愛,一種是一個人上去覓食,還有一些是一對情侶上去找新刺激。在前smartphone的時代,交友程式還沒流行起來,桑拿是男同志覓食的聖地,「如果不去桑拿的話,就要在網上論壇找炮友(性伴),在論壇留下名字年齡和地區,看看有沒有人上釣,但帖子裏當然是沒有照片的。」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