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茵場上 深度 評論

李峻嶸:從奧斯爾風波,看公民民族主義的局限

新世紀的德國民族以公民民族主義為基礎,然而公民民族主義的一個嚴重問題,就是它反而會令人經常要處理政治信念是否乎合標準的問題。


德國男子足球國家隊在世界盃分組賽出局後,土耳其裔德國國腳奧斯爾的角色就成為熱門話題。  攝:Michael Regan/FIFA via Getty Images
德國男子足球國家隊在世界盃分組賽出局後,土耳其裔德國國腳奧斯爾的角色就成為熱門話題。 攝:Michael Regan/FIFA via Getty Images

德國男子足球國家隊在世界盃分組賽出局後,土耳其裔德國國腳奧斯爾的角色就成為熱門話題。有關他的討論,卻不只牽涉奧斯爾在場上的演出,更與他在世界盃開幕前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合照有關。在輿論風暴中奧斯爾終打破沉默,發聲明表示退出國家隊。他在聲明中直指「種族主義」是他退隊的主因,並指控德國足協會長只在球隊勝利時當他是德國人;而球隊落敗時,則視奧斯爾為「移民」。

奧斯爾所遭受的批判,是否可被歸類為「種族歧視」?要回答這問題,很可能要個別分析不同派別對奧斯爾的指控才有圓滿答案。筆者反而想藉此事件討論的,是整個歐洲、乃至華人世界兩岸四地當下都無法迴避的議題——族群與國家。即便奧斯爾從此在德國國家隊中銷聲匿跡,這一問題本身卻仍將長久存在。

當「過客」後代為德國立功

土耳其裔之所以成為當今德國境內人數最多的少數族群,與二戰後西德經濟復甦時面對的勞工短缺情況不無關係。當年西德政府為了補充勞動力,與多個經濟發展較落後國家的政府簽訂引入勞工的協議。土耳其勞工就是這樣開始大舉到西德打工。這些勞工在德國被稱為Gastarbeiter,英文翻譯為「Guest Worker」,即是這些工人一路只被當成是「過客」。事實上,就算這些土耳其移民工長居當地,他們的後代亦在當地出生,要拿到德國國籍也絕非易事。

昔日的德國國籍法是以jus sanguinis為根據。與著重出生地的jus soli不同,jus sanguinis原則重視的是血統。所以,就算是在德國出生,但如果無法證明自己有德意志血統的話,政府也不會那麼容易賦予你德國國籍。到2000年,德國始修改國籍法,引入jus soli原則,讓逾百萬德國出生的非德意志裔人可以取得德國國籍。如果沒有這次修法,奧斯爾本人很可能根本沒有資格代表自己的出生地德國參加國際賽。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李峻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