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巴塞隆納設計公司:來自自閉症設計師們的無限靈感

他們不是在照顧病人,而是要尋找更有創意的設計師,於是他們成立了唐氏綜合症和自閉症患者的設計小組⋯


西班牙巴塞隆拿的設計工作室La Casa de Carlot已用了五年時間做實驗,以「Design-ability」為口號,證明他們能以獨特的參與方式推動社會發展。創作總監Joan Teixidor與創作團隊。 攝影:Gudiii
西班牙巴塞隆拿的設計工作室La Casa de Carlot已用了五年時間做實驗,以「Design-ability」為口號,證明他們能以獨特的參與方式推動社會發展。創作總監Joan Teixidor與創作團隊。 攝影:Gudiii

當不少政府機構及慈善團體仍以強調他們比普通員工更遵守工作崗位的方式,去說服雇主聘用患有唐氏綜合症或自閉症的員工時,這間位於西班牙巴塞隆納的設計工作室 La Casa de Carlot 已用了5年時間做實驗,以「Design-ability」為口號,證明他們能以獨特的參與方式推動社會發展。

「我聘請第一個有唐氏症的設計師後不久有記者到訪工作室。記者問設計師作為一位唐氏症患者,在這裏工作快不快樂。你猜到他的答案是什麼嗎?他先凝重地與記者對望,隨即說:我沒有唐氏症了。我已把它留在過去。現在我是一個設計師。」創辦人Jose Maria Batalla於今年3月曾到紐約參與聯合國一個名為「我能為公司帶來什麼」的研討會。唐氏症在職場上的貢獻與可能性是其討論重點,而這是他的開場白。「當然他知道自己天生有唐氏綜合症,但他要強調他被聘用是因為他的能力,而不是他的缺陷。」Jose Maria補充說。

La Casa de Carlota 位於西班牙巴塞隆納,是一間營運已有5年的廣告設計公司,另於哥倫比亞麥德林設有分行。幾年前,Jose Maria 對傳統設計方程式開始感到厭倦。碰巧當他在大學教授企業課程時,腦子跳出跟有唐氏症的人一同創作這個構思。很快一名名為Carlota的女子自薦,成為他第一次的研究對象。在Carlota身上他看到這個隨機想法的潛能,決定成立公司,直接就以她的名字命名。

La Casa de Carlota設計工作室的部分作品。
La Casa de Carlota設計工作室的部分作品。
La Casa de Carlota設計工作室的部分作品。
La Casa de Carlota設計工作室的部分作品。
La Casa de Carlota設計工作室的部分作品。
La Casa de Carlota設計工作室的部分作品。
La Casa de Carlota設計工作室的部分作品。
La Casa de Carlota設計工作室的部分作品。

他們拒絕戴上光環,堅持不是要飛出資本主義制度。

注意才能而非缺陷

廣告業的生態環境競爭激烈,要有錢賺是他們必須考慮的,但同時他們在研究一種被大部份社會徹底忽略的思維模式與另類智慧。他們的工作範圍包括設計商標、包裝及不同公司的品牌活動。La Casa de Carlota 的創作團隊包括三組人:經驗資深的設計師、仍在讀大學的實習生、及一群由唐氏症、自閉症及精神分裂症人士組成的創意小組。「聘請他們因為他們在創作方面極有能力,各人有各人的特別風格。另外工作室還有德國人、素食者、光頭及矮小的人。我們什麼都有。但我可以肯定跟你說,我公司裏面沒有無能的人。」Jose Maria半開玩笑地告訴大家應將注意力放在他們的能力上,而不是他們的缺陷。

雖然他們社會責任意識高,但工作室裏每位員工都強調 La Casa de Carlota 絕非什麼慈善團體或非牟利組織。他們拒絕戴上光環,堅持不是要飛出資本主義制度。這是創作總監Joan Teixidor的第一句話:「我必須先誠實地說明:我並沒有要幫助殘障人士的善心。當時Jose Maria聯絡我,我只是一個在尋求更新、更有趣工作的廣告人。我們計劃利用他們的特別之處變為公司的優勢,好像還有點自私。」

這個態度是La Casa de Carlota最為有價值的。他們沒有以施捨者的態度去可憐他們,聘請他們做一些重複性的工作,相反,這個充滿拓荒者精神的創意小組是工作室最不可或缺的部份。小組每星期工作兩天,每天兩小時,工作室稱之為「創作時段」(creative session)。美術指導Inge Nouws與小組一同工作已有四年多,她非常熟悉各人的長處,負責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引導小組愉快地創作,而最後的產品設計全都是來自小組在「創作時段」的發揮。「他們的每一筆對我來說都是可取的。」

他們一起為設計工作室La Casa de Carlot制定的工作規則。

他們一起為設計工作室La Casa de Carlot制定的工作規則。攝影:Gudiii

很多時他們會先入為主,以為我在做慈善工作,但這不對。因為在這裏工作令人羨慕,我並不是在照顧病人。

來自自閉症同事的精神啓蒙

因應客人不同的要求,每次Inge會選擇合適的媒介及物料,有時是黑白印刷,有時是拼圖,有時是中國水墨畫。Inge同時亦要考慮如何取得設計師、學生與這些創作的協調。Inge說:「我已經完全沒有覺得他們跟其他創作人或設計師有任何分別。我們相處很自然。唯一的分別可能是他們可以毫無顧慮地創作。他們沒有想不通的時候。全程投入因為沒有自我膨脹的習慣。他們有的是隨時隨地的想像力。跟他們一起工作令我充滿靈感。」他們有無限量的靈感,因為他們知道在哪裏可以找得到。不需刻意已是原創。

受到創意小組啟發的不只Inge一人。實習生Luis Albert Nieves解說大學的教學模式大概都是訓練學生一步步地跟隨某種特定手法去創作。但經過數月的實習後,他發現創作原來可以一種無秩序的方式進行。「我現在感覺更開放、更自由。」Luis學懂了用潛意識駕駛。

小組成員不單在生活上有自主性,他們更令其他員工有精神上的啟蒙。因為他們,辦公室政治的爾虞我詐完全不存在。他還未對你建立信任;他今天心情低落;他對你好奇,你都可以一一看見。原來這種毫無掩飾的交流可以有很大的衝擊力。他們的真誠令其他員工不知不覺地改變,工作變得更單純直接,產品的質素亦有所提高。

「創作小組在工作室裏的交流不至於言語。我們在人性、情緒和心理方面也有受他們啟發。」營業拓展Marie Deschamps認為每一位員工都是這個意念的代言人。例如旅遊外出時,有很多向家人、朋友及陌生人都會問起她的工作。「每次我都會盡力嘗試用最清晰準確的字句去表達我們在這裏的體驗,但很多時他們會先入為主,以為我在做慈善工作,對我說「嘩!你對他們真好!真有愛心!」類似的話。但這樣說不對。因為在這裏工作令人羨慕,我並不是在照顧病人。」經常被誤會是因為大眾對他們不認識,根本難以想像他們的獨特性或他們對社會進步有貢獻的可能性。

Gaby Castaño的強項是字體設計,工作室曾將他的字體用於一個紅酒品牌的紀念版瓶上。

Gaby Castaño的強項是字體設計,工作室曾將他的字體用於一個紅酒品牌的紀念版瓶上。攝影:Gudiii

決定做自己喜歡的事

Gaby Castaño是第一個自薦受訪的創作小組成員。他的強項是字體設計,工作室曾將他的字體用於一個紅酒品牌的紀念版瓶上。初次見面,他沒有跟筆者有任何眼神交流,他對過去這樣的時間觀念感到有點困難,但如果你問他關於畫畫或創作的事情,他能很直接地告訴你他喜歡什麼。「Inge要我用自己喜歡的方法將紅酒的名字寫出來,我就立即把名字重複又重複地寫,因為我當時就是想到這樣。」Gaby小時候發現自己有自閉症時,就決定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創作原來可以來自直覺。

因為我就是我。我認為沒有唐氏症,我也會是一個有創意的人。唐氏症跟我的創作毫無關係。創作是最重要的。創作從我的心裏走出來。

Odile Fernandez Labayen可以一邊作畫一邊作詩,這種同時擁有及能發揮視覺與文字上的智慧是非常罕見的。

Odile Fernandez Labayen可以一邊作畫一邊作詩,這種同時擁有及能發揮視覺與文字上的智慧是非常罕見的。攝影:Gudiii

跟Gaby一樣,Odile Fernandez Labayen不太清楚第一天來到工作室的情形,只記得是愉快的。「我是這裏最獨特的。」Odile先用幽默感打招呼。小時候發現自己有唐氏症,Odile完全沒有預料到。當時她很驚訝。之後她決定要接受、面對,「因為我就是我。我認為沒有唐氏症,我也會是一個有創意的人。唐氏症跟我的創作毫無關係。創作是最重要的。創作從我的心裏走出來。」

為了具體示範他們的才華,Marie安排了一個名為「1分鐘挑戰」的遊戲,要他們於1分鐘之內在1張A4紙上繪畫,而紙上本身已印有一些圖案或小剪貼。Odile一接到紙張,立即開動創意引擎,坦然得令人驚訝。她面對着各人有講有笑,但同時她的手好像有自己意識地在紙上遊走。Odile最特別之處是她可以一邊作畫一邊作詩,自動一般。這種同時擁有及能發揮視覺與文字上的智慧是非常罕見的。

「在夜晚的黑暗中
那邊有一隻很奇怪的生物
他來自清甜的水」

「有一晚
我在大海裏釣魚
坐在我小小的船上
我看到有人在浮浮沉沉
原來是一條美人魚
有點醜陋,但她知道很多事情
她能給我一些建議」

這些極短的散文、詩句,配合Odile隨心所欲畫出的圖案,現場有瞬間感染的魔力,令人感動落淚。Marie在旁忍不住再次讚嘆:「我告訴你,她寫的不是無聊的東西。她真有天份。我很喜歡這條有點醜陋的美人魚。人們硬要她們做美麗代表,太大壓力了。」

Gaby Castaño設計的字體用於一個紅酒品牌上。
Gaby Castaño設計的字體用於一個紅酒品牌上。
 「在夜晚的黑暗中 那邊有一隻很奇怪的生物 他來自清甜的水」畫裏月亮中間的粗黑線很神秘,一定是來自Odile潛意識的符號。
「在夜晚的黑暗中 那邊有一隻很奇怪的生物 他來自清甜的水」畫裏月亮中間的粗黑線很神秘,一定是來自Odile潛意識的符號。

小組各成員都有截然不同的人生經驗,即使他們都有自閉症,狀況亦可以很不一樣。Sofia Uria算是其中比較幸運的。「我家裏每一位成員都支持我的決定,以設計作為我的事業。」被問到最喜歡的創作媒介,Sofia巧妙答道:「這個團隊。」她心思細膩,坐着觀察各人的一舉一動。她會靜靜地走近,然後問你好嗎。她亦善於用擁抱、搭肩膀等簡單身體動作去表達對其他人的關心。她希望大家無時無刻都是愉快的,空氣中充滿着Sofia溫柔的氣息。「如果工作室消失了,我希望可以照顧小孩子,尤其是嬰兒。」

商機可以來自真誠

然而,La Casa de Carlota始終是一間商業公司,營運商有遇過難關嗎?「我們坐在同一條船,當然不會經常風平浪靜。」Marie說。廣告業是一個很殘酷的世界。節奏有時令人難以適應,價錢也不時需要調整,保持競爭力。可能因為外人比較難理解創作小組的運作模式,所以要找信任工作室的新客戸並不容易。但是人挑你你挑人,他們對客戶也不是沒有要求。「我們盡量選擇有正面社會影響的品牌。我們不會買煙或武器的廣告。在這裏,錢不是第一位。他們的價值觀不能與我們的相差太遠。」

這是創意小組的專用桌子:站在右邊的Inge吩咐好設計的細節後,各人立即埋首工作,之後大家會在旁邊討論,看看今次取納誰人的作品。

這是創意小組的專用桌子:站在右邊的Inge吩咐好設計的細節後,各人立即埋首工作,之後大家會在旁邊討論,看看今次取納誰人的作品。攝影:Gudiii

商機不一定來自機會主義者的所謂聰明,原來可以來自對人的真誠和關心。競爭力可以由接納不同類型的人而產生。

探索還探索,工作室不能因實驗離題,作品水準仍然是第一位。「Alexis Diaz是我們的高級設計師。他負責不讓我們這裏可愛的友情阻礙工作進度。」Marie提醒我們這是一間百分百專業的設計公司。「所有作品都要完美。有客人就有死線。說到底,客人選擇我們是因為他要高質素的作品,為其品牌建立美好成功的形象。」

商機不一定來自機會主義者的所謂聰明,原來可以來自對人的真誠和關心。競爭力可以由接納不同類型的人而產生。這種思維模式有拉闊創意工業的潛力,令其有橫向發展空間。Alexis說,「這五年我們只有平面設計的工作,但我認為工作室的各成員都已經準備好,有能力迎接更大的、不同的項目,例如智能電話apps及時裝設計等。」另外,Jose Maria與Marie一直在尋找一間可以合作的科研公司,「電腦程式編寫過程的不同階段都需要設計元素,大部份軟件都很乏味,真的很期待可以用「Odile軟件」或由她設計的數碼產品。」Marie越說越興奮。

那天,La Casa de Carlota上上下下全體成員一同坐在螢幕前看着Jose Maria在聯合國會議上的分享。平時他們只喜歡享受當下,不太理會其他什麼事情,即使他們的作品拿了設計獎項,對他們來說也不是很有意思。但Jose Maria的說話不一樣。因為他們知道他的說話連繫着他們的生活質素,及其他處境相近的人的未來。Marie說:「很多人都說希望世界平等些,減少偏見歧視,平等看待所有人,承認每個人的價值,但其實很少真的有人做點什麼,尤其是一些有真正效益及有擴展潛質的行動。La Casa de Carlota沒有什麼什麼主義,我們只是實際地在做一些事情。」

La Casa de Carlota 工作室過去的作品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