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當地產巨頭進入城中村:誰對打工者的居住空間擁有話語權?

對深圳來說,城中村不僅是打工族的落腳處,也是政府為數不多能加以利用的城市空間。而地產商的加入,暴露了一個城市對勞動力的選擇邏輯。


清湖老村七巷的單間,距離深圳龍華富士康廠區不足兩公里,這些深圳的「城中村」,俗稱「都市裏的村莊」,房租便宜,生活便利,是打工族最常落腳的地方。 攝:林振東/端傳媒
清湖老村七巷的單間,距離深圳龍華富士康廠區不足兩公里,這些深圳的「城中村」,俗稱「都市裏的村莊」,房租便宜,生活便利,是打工族最常落腳的地方。 攝:林振東/端傳媒

「本樓由於線路老化,房東決定整樓裝修改造,望所有租戶在8月10日前退房搬離,大件傢俱請自行處理,特此通知。」2018年5月25日,王星從富士康下班回家,看見樓下大門貼着的公告。清退消息來得很突然,月初去交房租的時候,還沒有任何蛛絲馬跡。

這個位於清湖老村七巷的單間,距離深圳龍華富士康廠區不足兩公里,是王星兩年前從同事手中轉租過來的。這裏是深圳的「城中村」,俗稱「都市裏的村莊」,房租便宜,生活便利,是王星這樣的打工族最常落腳的地方。王星手上保留着的,是一紙早已過期的租賃合同,房東沒和他籤新合同,口頭上讓他住着,租金從280元(人民幣,下同)漲到了450元,最近又漲到550元。但還在王星的承受範圍內——作為富士康的普通工人,他的基本工資2550元,算上加班補貼,每個月收入不到4000元。

房子是租的,不讓住就搬走。起初,王星沒有想太多。可直到看見清湖老村越來越多的房子大門都貼着清退告示,一些同事也陸續被房東通知搬離,他才隱隱覺得,有事情發生了。

6月初,在為深圳龍華打工青年提供資訊的微信公眾號「龍華廣場東」上,王星看到一篇題為《打工人大撤退》的文章,講萬科要進入清湖老村進行整體改造,房租將會大幅增長,住在村裏的富士康工人再也租不起房了。萬科集團是中國大陸最大的住宅開發企業,它建造的是價格高昂的高檔住宅小區;而清湖老村是打工階層聚集的城中村,這裏的村民自建房條件簡陋,但租金便宜。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