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N 深度 Game ON

Oxenfree:在失憶的小島上,和記憶捉迷藏

也許任何地方的歷史都是記憶的戰爭,也是失憶的戰場,在忘記與記得之間,一遍遍重新書寫。而遊戲正是關於記憶的媒介,獨立遊戲 Oxenfree 正是在這記憶媒介上演繹了一把記得與忘記的戰爭,讓玩家體驗失憶的無奈與可怖。


Oxenfree 這個詞語來自英語童謠,是小孩子玩捉迷藏時一起唱的歌。當唱到 Oxenfree 這個詞時,則意味着遊戲結束。 遊戲海報
Oxenfree 這個詞語來自英語童謠,是小孩子玩捉迷藏時一起唱的歌。當唱到 Oxenfree 這個詞時,則意味着遊戲結束。 遊戲海報

小時候,我什麼都記得起,不管事情是不是真的發生過。

馬克吐温(Mark Twain)

最常用的詞語裏藏著我們視而不見的玄機,又經過語言和文化的轉譯,如果我們不停一停,可能真會錯失洞察的良機。大陸所謂「內存條」的這個詞,港台叫作「記憶體」,它的英文更為直接,就叫做 memory(記憶)。而計算機,也就是電「腦」,則是進行記憶的主體。今時今日,這些詞語的指代早已超越修辭層面——我們大部分人都把記憶這件事交給電的「腦」和聯的「網」,需要時才「登錄」查查,節省時間,節省腦中的空間。

偶爾我發現,電腦與互聯網上並不是什麼歷史都能查到、什麼記憶都可保存。這幾年,姥姥住的老房要拆遷。房子是家屬樓,幾十年前建起來,供在三線工廠供職的外地員工安家。我記得小時候,那個副食品工廠是個獨立的王國,有自己的醫院和學校,幾千號人來來去去,十分熱鬧。到1990年代,下崗大潮終於淹沒這盤生意,車間和倉庫都被低價賤賣,變成商品房,原來的託兒所現在是網吧,以前晚飯後打羽毛球的空場地,現在是收費停車場。在拆遷之前,我想查查這大工廠的歷史風雲,可搜索引擎上乾乾淨淨,什麼也沒有。那一刻,腳底湧上一陣寒意,好像我的童年是虛幻的,從沒有存在過。

記憶,這看不見摸不著的腦神經活動,太過珍貴,不但能讓你多少知道自己是誰,從哪裏來,到哪裏去,也能留下些活過的影蹤,在存在主義式焦慮壓得你透不過氣來時,有所慰藉。對更大範圍的人類組織來說——無論情侶、家庭、社會還是國家,記憶的重要性更不必言,諷刺的是,我們往往在全民失憶的時候,才幡然醒悟,奔走疾呼:千萬不要忘記。

對於失憶的恐懼在電子遊戲裏體現得淋漓盡致,存儲與讀取(記憶)檔案這件最重要的小事,每當忘記去做,總令人追悔莫及。存檔是在紀念昔日輝煌,也在保證大俠你不必重新來過。殺過的怪、收過的隊友、打開檔案都在,浪費在遊戲上的時間於是沒有被再次浪費。遊戲就是關於記憶的媒介,而畫面清新的獨立遊戲 Oxenfree,正是在這記憶媒介上演繹了一把記得與忘記的戰爭,讓玩家體驗失憶的無奈與可怖。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Ga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