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茵場上 深度 評論

「民族尊嚴」與「純粹足球」:綠茵場上的雙重虛構

正如民族主義是人為構建出來的觀念一樣,足球的政治意涵也是人為構建出來的,然而所謂「純粹足球」,也同樣是構建產物。作為哲學工作者的樂趣或使命,就對之進行徹底解構。


俄羅斯世界盃分組賽最後一場,衞冕冠軍德國輸給南韓2:0,80年來首次在分組賽後被淘汰出局。德國球迷在國內觀戰時對賽情表達失望。 攝: Andreas Arnold/AFP/Getty Images
俄羅斯世界盃分組賽最後一場,衞冕冠軍德國輸給南韓2:0,80年來首次在分組賽後被淘汰出局。德國球迷在國內觀戰時對賽情表達失望。 攝: Andreas Arnold/AFP/Getty Images

本文動筆之際,正值俄羅斯世界盃小組賽收官戰,整個柏林尚沉浸在此前一天衞冕冠軍德國隊被淘汰出局的悲傷情緒之中。大部分德國人保持沉默、難以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日耳曼人具有立體感的五官平時讓他們顯得深邃,如今卻將他們的呆滯進一步放大。

右派則站出來指責作為土耳其後裔的奧斯爾(Mesut Özil,厄齊爾)和根度簡(İlkay Gündoğan,京多安)不配代表德國隊,前者在退場時甚至和球迷發生了爭吵。這兩位效力於英格蘭超級聯賽的球星,在世界盃前剛非常不合時宜地會見了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艾爾多安),而身為德國公民的根度簡,甚至稱埃爾多安為「我們的總統」,這引起了德國國內各界的批評。

在近些年難民問題的衝擊下,西方社會所努力在表面上維持的自由民主制的觀念和價值其實一直在受到衝擊。某種意義上說,現在德國民眾那些呆滯的表情,並不僅僅反映了德國足球隊的糟糕成績,而且也反映了德國的政局不穩和社會的麻木迷茫。

德國隊中場,土耳其後裔的奧斯爾表現遭不少球迷猛烈批評。
德國隊中場,土耳其後裔的奧斯爾表現遭不少球迷猛烈批評。攝:Imagine China

足球之於德國的現代史意義

回顧德國隊四獲世界盃冠軍的歷程(1954、1974、1990、2014),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對應於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之後,如何通過足球回歸文明世界,以及向世界宣告其政治經濟的全面復興。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李哲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