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茵場上 深度 世界盃

同志亦愛足球:綠茵場上的最後一道禁忌

足球是一個被大眾無死角「凝視」的集體運動。現實生活中的不寬容,多能在綠茵場上找到被放大了的身影。


36歲的尤安·勒梅爾(Yoann Lemaire)是法國第一個出櫃的業餘球員,曾效力法國北部地區的一支省級業餘足球隊。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開幕時,勒梅爾把一部題為《同志亦愛足球,兩者不相矛盾》 的紀錄片帶到了公眾視野之中。意在打破綠蔭場上的同性戀禁忌。 攝:Francols Nascimbeni/AFP/Getty Images
36歲的尤安·勒梅爾(Yoann Lemaire)是法國第一個出櫃的業餘球員,曾效力法國北部地區的一支省級業餘足球隊。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開幕時,勒梅爾把一部題為《同志亦愛足球,兩者不相矛盾》 的紀錄片帶到了公眾視野之中。意在打破綠蔭場上的同性戀禁忌。 攝:Francols Nascimbeni/AFP/Getty Images

「踢球的不喜歡同性戀,同性戀也不喜歡踢球的。」5月16日晚,在巴黎南郊一家旅館的酒吧間,36歲的勒梅爾(Yoann Lemaire)大口喝着生啤,緩緩說道。勒梅爾個子很高,恰恰擁有這兩個看似矛盾的身份認同:同性戀球員。勒梅爾曾效力法國北部地區的一支省級業餘足球隊,在2005年公開自己的性取向。他是法國第一個出櫃的業餘球員。

作為業餘球員,勒梅爾並不以踢球為生,但在球隊出櫃依然嚴重影響到了他的生活。在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開幕時,他把一部題為《同志亦愛足球,兩者不相矛盾》 的紀錄片帶到了公眾視野之中。意在打破綠蔭場上的同性戀禁忌,勒梅爾作為紀錄片中的主線人物,不僅探訪足球界大腕,還回訪了當年侮辱他的球員。十多年過去了,曾經侮辱過他的球員解釋說:他們不是歧視同性戀,只是通過言語上鄙視對方,增強自己的男子漢氣概,在球場上樹立威望。

相比業餘足球,職業足球對同性戀更為敏感。縱觀世界足球史,公開出櫃的男性職業球員屈指可數。1990年,英國著名球員賈斯汀·法沙努(Justin Fashanu)出櫃,但遭遇了球場內外恐同言行的夾擊。1998年,年僅37歲的法沙努自殺身亡。至今,在役期間出櫃的,便只有瑞典乙級聯賽現球員安頓·海森(Anton Hysen)和英國前利茲聯球員、美國前國腳羅比·羅傑斯 (Robbie Rogers)。

法國民調所 Ipsos 在2018年的一份報告顯示,三分之一足球迷在觀賽時都曾辱罵過同性戀。在球場上,恐同甚於種族和性別歧視,是綠蔭場上最嚴重的歧視類型。勒梅爾說:「相較整個社會,足球界的觀念更加落後和封閉。」足球像一面放大鏡,現實生活中的大男子主義、競爭意識、金錢至上觀以及對差異的不寬容,都很容易在綠茵場上找到自己碩大的倒影。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足球 綠茵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