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專訪民謠歌手鄭興:我在這張唱片裏,想像離開台北時的感傷

陸生鄭興用一張唱片紀錄自己三年來的台北生活,歌唱真實發生過的軌跡,不斷離開,不斷出發。


鄭興在揚州出生,在北京讀大學,隨後前往台北念研究生。2017 年 8 月,歷時一年製作,鄭興發行首張創作專輯《忽然有一天,我離開了台北》,並入圍第29屆台灣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及「最佳新人」。 攝:汪正翔/端傳媒
鄭興在揚州出生,在北京讀大學,隨後前往台北念研究生。2017 年 8 月,歷時一年製作,鄭興發行首張創作專輯《忽然有一天,我離開了台北》,並入圍第29屆台灣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及「最佳新人」。 攝:汪正翔/端傳媒

【作者按】第一次聽說「鄭興」這個名字,他還是台灣政治大學傳播學院的在讀碩士生,正為籌備專輯發起眾籌。專輯款項設定為7萬人民幣(約32萬新台幣),最後未能達成目標,專輯《忽然有一天,我離開了台北》最後還是得以出版。不過短短一年,再次聽聞,除了完成學位從政大畢業,此時的他,是第29屆台灣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及「最佳新人」的入圍者。

與鄭興的見面,約在台北巷弄間的咖啡館。兩日前他剛剛返台,為金曲獎的典禮演出做準備。如同來看望一位老友,這個城市於他,熟悉、舒服而自在。

台北的夏季午後,常受到轟烈暴雨侵擾。趁着彼時陽光尚好,攝影師趕忙拉着一席白衫的鄭興,捕捉下他與這座城市間的光影。鄭興熱衷於講述「雨」的故事,高二時創作了人生第一首歌《城南》,開篇便是「天空慢慢下起雨」。那時他還不會彈吉他,憑着小時候學鋼琴的一點基礎,哼哼唱唱地就寫下了這首歌,寫的是還未長大又渴望長大的少年思緒,「當時就是想快點去看外面的世界」。

從中國傳媒大學廣電系畢業,帶着交換生時期的美好回憶與眷戀,鄭興選擇再次來到台北讀研。起初他以為自己未來會從事影像創作,可陌生的研究所訓練方式,與他原本設定的人生方向背道而馳。住在常常下雨又潮濕的政大,他覺得自己那時變得有些孤僻厭世,陷入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麼的迷茫中,「好像沒有一個明確的時間點讓我下定決心要做音樂,只是寫歌、排練、準備演出的過程裏,我在整理自我,與當下的音樂相處,也學着跟自己相處」。

他把那段時期的自我懷疑,放進《台北下的雨》這首歌中,「南京东路带着面具,它和我一样试图忍住泪滴;雨下的太急,像一场公路电影;从城市人群,到港口风景,快让我昏迷」。雨,成為了他和台北的某種聯結。

揚州、北京、台北,這三個鄭興生活過的城市,組成了《忽然有一天,我離開了台北》的專輯圖景。除了歌曲主題的直接表達,城市的聲音也被鄭興偷偷收錄進來。
揚州、北京、台北,這三個鄭興生活過的城市,組成了《忽然有一天,我離開了台北》的專輯圖景。除了歌曲主題的直接表達,城市的聲音也被鄭興偷偷收錄進來。攝:汪正翔/端傳媒

像是,我的愛人吧

來台的第二年,鄭興參加了第二屆東海岸音樂創作營。年輕的創作人們因這個營隊聚集在花蓮縣豐濱鄉的港口部落,白天上課,剩下的時間去采風。從小在城市長大的鄭興,第一次有機會長時間生活在這樣一個遠離都市的地方,與阿美族的原住民朝夕相處。有一天在山上吃完飯,忽然所有人圍成一個圈,原住民們帶頭唱起高亢而天然的和音,他們就跟着跳起舞,「那一刻的音樂對我衝擊很大,它不是在耳機裏面、在演唱會的那種感覺,它在大自然中的聲響和頻率,竟然可以產生那麼奇妙的反應」。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