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在中國 深度

獨家專訪「女權之聲」創始人呂頻:封號封到第十個時,你還會憤怒嗎?

我們和「女權之聲」的創辦人談了談賬號被封的原因,官方對女權的態度、「整治」手段,以及她被迫留在美國的經歷。


2018年3月9日,中國大陸知名性別平權媒體「女權之聲」被微信、微博雙雙封禁,賬號不得恢復。圖為2017年2月,「女權之聲」曾突然遭微博禁言30天,網上有不少聲援,表達對「女權之聲」的關注。 圖片來源:Feminist Voices Facebook Page
2018年3月9日,中國大陸知名性別平權媒體「女權之聲」被微信、微博雙雙封禁,賬號不得恢復。圖為2017年2月,「女權之聲」曾突然遭微博禁言30天,網上有不少聲援,表達對「女權之聲」的關注。 圖片來源:Feminist Voices Facebook Page

編注:2018年3月9日,中國大陸知名性別平權媒體「女權之聲」被微信、微博雙雙封禁,賬號不得恢復。一同被潑下冷水的,還有在高校燃起的中國版MeToo運動。女權議題敏感化是當前整個公民社會敏感化的一個寫照。自2015年起,女權議題的討論、活動空間不斷收緊,直到被「失語」。但是中國女性權利意識覺醒的趨勢並未完全停滯,從北京大學校友李悠悠實名舉報長江學者沈陽性侵,到網約車司機性騷擾事件引發熱議,女權仍在不斷發聲。我們與NGOCN聲音計劃合作,記錄下「女權之聲」被封100天的前因後果,並獨家專訪了「女權之聲」的創辦人呂頻。

呂頻,中國女權活動家。1972年生於山東,曾在《中國婦女報》任職十年。2009年創辦獨立媒體女權之聲,它後來發展成為中國國內最具影響力的女權傳播與倡導平台,曾發起「佔領男廁所」、「受傷的新娘」、「光頭抗議教育不平等」等行為藝術活動,喚醒大眾對女權的關注。2015年3月,呂頻到紐約參加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的年會,與此同時,中國警方拘捕了五名組織反對公車性騷擾活動的女權人士,曾與這「女權五姐妹」一起工作的呂頻被警方視為「幕後黑手」之一。她遂留在美國,如今在紐約州立大學奧爾巴尼分校就讀性別研究系碩士課程。

以下是端傳媒和呂頻的對話整理:

端傳媒(以下簡稱「端」):「女權之聲」 (下稱「女聲」)賬號被關閉,您認為原因是什麼?官方這個動作是有計劃的嗎?

呂頻(以下簡稱「呂」):我猜測這和我們今年一月初以來發佈中國高校反性騷擾的消息有關。有一些比較小的(微信、微博)賬號因為那件事,已經消失了。比較大的賬號在同樣情況下存活率大一點,我們就是倖存下來的。3月8日,我們發佈了一個反性騷擾的宣言號召,讓大家在網上發自己反性騷擾的宣言,這個活動的消息被刪除了好多。可能跟這件事有關。

目前中國的網絡管控策略是有層級的,逐步操作。女聲賬號被關閉,其實是一個幾年時間的過程,不是一下子就被關的。它(官方)讓妳逐步脫敏,釋放、消耗妳的憤怒。去年它封禁我們一個月(編註:2017年2月,「女權之聲」在發佈有關美國 Women's Match 運動的消息後,遭微博禁言30天),這其實是它釋放憤怒的一個策略——去年很多網民非常憤怒,為女聲被禁言的事發了很多帖子,我們收到至少幾百張聲援我們的照片。但今年我們可能收不到這麼多照片了,因為去年大家都發過了,憤怒已經釋放過了。

憤怒的反應是一種動員力,這是新浪和微信都不會喜歡的。而如果受眾的憤怒被逐步釋放出來,最終這個動員力是會被消耗的。最終人們會習慣。一開始它炸一個號,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等到第十個的時候,你還會憤怒嗎?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女權運動 Me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