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探索學院

趙穗生:面對美國領導的世界秩序,崛起的中國如何處之?

在中國眼中,現今的世界秩序無法滿足許多國家的需要和利益,中國亦對於美國的支配愈來愈感到難以接受,尤其不滿意自己在制訂規則和規範的地位,其挫折感主要體現在……


趙穗生:由於全球化對於國家主權的衝擊程度主要視乎每個國家的國力和發展,中國崛起成為強國後,就可以獲取全球化帶來的利益,而不用過於擔心會喪失主權。 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趙穗生:由於全球化對於國家主權的衝擊程度主要視乎每個國家的國力和發展,中國崛起成為強國後,就可以獲取全球化帶來的利益,而不用過於擔心會喪失主權。 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世界秩序」是指在任何特定時間佔主導的價值觀、規則和規範,它們界定全球管治的條件,並賦予國際社會形態和實質。縱觀歷史,世界秩序一直是由強國制訂,以符合它們特有的價值觀和基本利益,弱國只有接受的份兒;而對之不滿的新興強國就破舊立新,追求另外的一些原則,並改變或取代佔主宰地位的規則。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世界秩序由美國主導,反映美國的勢力和價值觀,有利於美國及其盟友。儘管中國也有所得益,崛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它成為了謀求修正現狀的國家(revisionist power),要求更多發言權和改革一些規則,以反映其新興強國的地位。

自1945年起,美國憑藉其硬實力和軟實力,一直支撐着一個大致上開放的全球秩序。但自21世紀初開始,美國領導地位持續下降,中國則快速上升。特朗普(川普)總統因對自由主義不滿而拒絕全球化,他的孤立主義觀點和「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主張,令美國變成它自己在二戰後建立的自由秩序的挑戰者。華盛頓退出《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和《巴黎氣候協定》(Paris Climate Accord),發出脫離亞洲和其他地區的錯誤信息,令世界各地民眾對特朗普及其諸多重要政策大為不滿。

2017年6月26日,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發表一項在全球37個國家進行調查的結果,顯示平均只有22%的人相信特朗普會在國際事務中做正確的事,相比之下,在奧巴馬(歐巴馬)總統任期的最後幾年,對他有信心的人有64%。同時,美國的整體形象也受損。在奧巴馬擔任總統的最後歲月,平均有64%受訪者對美國持正面看法。在這項新調查中,喜歡美國的人只有49%。

在特朗普實行孤立主義之際,中國乘虛而入,在全球治理中發揮愈來愈重要的作用。正如一名中國學者寫道,特朗普宣布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對有志取代美國的中國來說,這不啻天賜良機」。因此,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擔心「特朗普就任總統短短一段時間,就成功令中國再次強大起來。他的孤立主義言論和單邊行動,如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和TPP,令中國更容易推進它爭取全球領導地位的要求,如擔心不已的美國盟友和伙伴所說,他們對美國已不能再『完全依賴』」。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趙穗生 探索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