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媒體觀察

王宏恩:Facebook頒布新社群守則──那些有說與沒說的事

4月24日,Facebook公布了全新的社群守則。從一些方向來看,這社群守則確實也是有呼應社群的心聲而有所改進,但整體看來,更像是希望能夠靜態地維持政治現狀。


2018年4月24日,Facebook 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朱克伯格在自己的頁面公告了Facebook全新的社群守則,並宣布要進一步推動下架文章的覆核機制。 攝: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2018年4月24日,Facebook 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朱克伯格在自己的頁面公告了Facebook全新的社群守則,並宣布要進一步推動下架文章的覆核機制。 攝: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2018年4月24日,Facebook CEO朱克伯格(祖克伯)在自己的頁面公告了Facebook全新的社群守則,並宣布要進一步推動下架文章的覆核機制。朱克伯格特別提及,這次的社群守則更新,主要是更清楚地定義各種允許以及不允許的言論類型,其目的在於兼顧言論自由與安全。

筆者在一個月前曾針對Facebook的言論審查與社群守則進行研究。跟一個月前的版本相比,這個新的社群守則到底多說了什麼,又有什麼沒有說的?

Facebook最重視的問題是什麼?

首先,從社群守則的順序以及朱克伯格的發言中,可以發現Facebook最重視的問題,是Facebook上的言論是否會進一步連結到現實生活中的暴力。暴力、暴力計劃,乃至於潛在執行暴力的組織,是社群守則第一條要移除的目標。那麼,日前在台灣造成爭議的潑漆事件呢?Facebook強調其判別標準在於是否繼續鼓吹犯罪造成模仿。光從事件本身來看,Facebook規定的下架範圍也包括了破壞公物,甚至連教人怎麼模仿也不行。然而,Facebook說假如內容是「讓公眾辯論其抗議犯罪活動的正當性」,則是可以的。在這樣的標準下,潑漆事件聲明裏說的「今天的行動只是開端,覺醒的人民,以實際的行動表達對一切威權遺緒的憤怒,『破壞聖像』的行動,不會停止」,因為可能帶有鼓吹、繼續活動的成分,就極有可能還是會在被下架刪除的範圍內。相較之下,假如只是針對贊成或反對潑漆事件的討論,也許就比較不會被下架。

第二,在筆者上篇文章花費最多心力討論的仇恨言論(Hate Speech)問題上,Facebook也明確地列舉出其欲特別保護的族群或判準:「人種、族裔、出生、宗教、性傾向、生理性別、社會性別、性別認同、肢體不便,以及移民 」。基於上述範圍內的言論(Facebook特別提到了僅限上述範圍),企圖威脅特定特質的個人或群體,或是把這些特定特質的人比擬作其他非人的動物或刻意貶低的話(視發文內的觀眾的文化而定),都是會被下架的。在這個新規定下,「中國豬」、「台獨狗」、「母豬」從文字上來看都會被審查。

第三,新的社群守則裏也明白地指出,會倚賴網友回報數據來放入機器學習演算法中。在對抗假新聞的政策中,Facebook特別提到會使用包含網友回報在內的多種來源,放入機器學習演算法,來決定哪些新聞是假新聞。在前一版的社群守則中,並沒有這樣明白地指出會依靠網友回報以及用機器學習演算法來定。

第四,Facebook也回應了日前的「解放乳頭」運動(Free the nipple),Facebook不只提到了抗議,也特別說新的政策是具有更多詳細細節的。在新的規定中,Facebook明確地限制了裸露性器與整個屁股。而對於女性胸部方面,Facebook原則禁止,但假如是哺乳、健康教學用途、生產、以及為了抗議的話除外。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也禁止了使用成人玩具,或是性交的副產物(byproduct)的照片,也禁止刺激乳頭的照片(而且不限男女)。

2018年4月10日,Facebook 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朱克伯格就外洩風波事件出席國會聽證會。

2018年4月10日,Facebook 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朱克伯格就外洩風波事件出席國會聽證會。攝:Win McNamee/Getty Images

Facebook迴避了的是……

Facebook追求言論自由跟安全的平衡,但這安全的定義似乎僅限於民眾之間,而非民眾與公權力之間。

從上面這些改變來看,日前Facebook社群的抗議、串聯,乃至於國會的聽證,確實是有產生一些效果的。然而,在這些文字規定之下,Facebook又有哪些沒有說的事呢?

第一,在整個社群守則裏,沒有看到「政治」二字。在朱克伯格參加國會聽證時,德州參議員Ted Cruz特別當面質詢Facebook,是否會因為政治立場不同而下架特定網站,並且有提到一些保守派網站被下架的情況。然而,在這篇新的社群守則裏,政治團體或政治傾向並不是一個被保護的對象。

我可以理解Facebook這樣做的想法,但這很可能仍有疏漏。第一,政治團體本來就是公開結社、為了爭取更多權力而存在的團體,其行為本來也會受到大眾檢驗。第二,政治團體本來就是處理各種議題、讓各種民意匯集的場所。在Facebook的規定中,特別有規範會下架仇恨團體(Hate Organization)或對其支持的言論,其定義為「具有肢體攻擊特定個人或群體的意識形態」,例如俄羅斯以暴力排外著名的光頭黨。另外,Facebook也如上述所云,保障了「人種、族裔、出生、宗教、性傾向、生理性別、社會性別、性別認同、肢體不便,以及移民」。

可是在現實生活中,人種、族裔、性別等,這些社會分隔(social cleavage)往往都是讓各國內各政黨盤據的主要地盤分界(甚至,年齡也是)。假如今天的政治與政黨是跟這些界線緊密相連,那對這些議題的審查或保護很容易就往上爬到政治領域了。當特朗普(川普)罵了「屎坑國家」、移民犯罪,他的言論該被下架嗎?另外,媒體報導又會不會因為演算法而被下架?

第二,假如Facebook直接在社群守則中棄守政治這個領域,Facebook就更不可能進一步規範其他更為敏感或基進的政治活動了,而在這裏也看到Facebook看似中立帶來的問題。獨立運動、分離主義運動,乃至於社會上實際存在的因為種族、國界而產生的各種問題,乃是各國政治極化的原因。在無論哪個國家,追求獨立跟追求革命(就算是寧靜革命或追求換掉現任獨裁者)都一定是犯罪,但Facebook是否要將這些通常有組織性的犯罪內容下架呢?觸犯反分裂法算不算是犯罪呢?面對外國入侵,國家存亡之秋,難道不能在言語上有比較激動的表示嗎?在茉莉花革命時,Facebook有刻意保留一些比較血腥的戰爭衝突片段,但這樣的標準是浮動的,也是政治的。

在Facebook提供的參考資料中,有它們的研究部落格Hard Question Blog,裏面特別有提到烏克蘭的例子。在烏克蘭裏,有一群烏克蘭認同者希望可以脫離俄羅斯的經濟控制,盡快向歐美靠攏。但在同時,也有一大群俄羅斯認同者,不只講俄羅斯語,更時時刻刻希望能跟俄羅斯統一。這兩群人在Facebook上自然是很愛互相對罵、互相侮辱,而相互攻擊也在2014年克里米亞戰爭時達到最高峰。那Facebook的決定呢?Facebook決定把那些與特定的侮辱字眼相關的內容都拿掉,無論哪一方。Facebook追求言論自由跟安全的平衡,但這安全的定義似乎僅限於民眾之間,而非民眾與公權力之間。

另外,假如在某國家內,特定族裔或性別因為法律或歷史因素,而擁有極度不公的權利或財富分配,那針對這些「的確是因為族裔、性別而引起的不公」的討論或抗議,又算不算是對特定族群的仇恨言論呢?Facebook在政策上,的確已經承認了筆者在上一篇文所討論的「言論具有重量」這個假設,也因此對暴力言論以及仇恨言論都開罰。但對於另一個假設──不同群體平均上有不同的名譽值,有些群體較能抵抗這些暴力言論,而某些則不──則較少着墨。社群守則裏唯一沒有包括全體的只有肢體不便者,其他「人種、族裔、出生、宗教、性傾向、生理性別、社會性別、性別認同」都看似同時保障了現有社會的強勢跟弱勢。

換言之,Facebook的這些規範,更像是希望能夠靜態地維持政治現狀。

第三,也是個比較複雜的議題:上述某些會被下架的言論,與不會被下架的言論,假如混着出現時該怎麼辦?在日前潑漆案的公告中,大概只有一兩句是說會繼續做,其他九成都是在講這個行動的緣由與正當性。那這樣到底Facebook該下架還是不該下架呢?下架部分好像也是怪怪的,那Facebook能不能夠跟圖片保護的方式一樣,假如遇到有這些複合型的言論,直接先打個馬賽克加警語說「內有煽動犯罪文字不代表Facebook立場」就好了呢?一定要立刻下架嗎?

最後,有關之前討論甚多的同溫層效應,Facebook似乎也沒有着墨。假如Facebook在判別假新聞、判別仇恨言論,甚至判別政治議題上,都很仰賴社群的檢舉制度的話,那同溫層效應只會讓這些數據更為偏差,機器學習更會進一步加大這些問題。舉例來說,假如台灣泛藍跟泛綠都只在自己同溫層內看抹黑對方的新聞,看得很高興,以為這就是真相而無人檢舉,而一些真的報導事實的優良新聞,卻因為可能不夠偏袒,或是同時批評藍綠兩方,而被檢舉為假新聞被下架的話,那Facebook的這個機制,反而就只會更鼓勵假新聞流竄了。

真的要檢驗假新聞與否,更重要的是讓不同傾向的人都同時評價同一篇新聞,才有可能取得比較好的測量,但這也同時意味着,Facebook要把可能與使用者政治傾向不合的文章推給他們看,但此舉也會降低Facebook的黏着時間(但黏着時間跟貢獻給Facebook的收益又是否完全線性的正相關,使用者無從得知)。

總結而論,我認為朱克伯格把社群守則寫得更清楚是值得鼓勵的,而他自己也提到這些社群守則還在演化。從一些方向來看,這社群守則確實也是有呼應(許多自由派)社群的心聲而有所改進。但在一些更為基進的議題上,尤其是政治議題上,Facebook還是處於一個比較被動的位置,也並沒有對於人權、民主等議題有更成文的支持。這些是值得繼續關注的地方。

(王宏恩,杜克大學政治所博士候選人、菜市場政治學共同發起人、前台大學生代表、前PTT-NTU版版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王宏恩 媒體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