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張育軒:穩定大於一切?新埃及廢墟上的舊埃及

塞西不是沒有真的挑戰者。在選舉期間有幾個人表達參選意願,但是都被不同方式逼退……


埃及社會的穩定很可能只是假象,埃及人短暫接受塞西的鐵腕統治,只是受不了社會動盪帶來的經濟衝擊,並且在軍隊與情報部門的嚴密掌控下看不到其他可行的方案。 攝:Mohamed El-Shahed/AFP/Getty Images
埃及社會的穩定很可能只是假象,埃及人短暫接受塞西的鐵腕統治,只是受不了社會動盪帶來的經濟衝擊,並且在軍隊與情報部門的嚴密掌控下看不到其他可行的方案。 攝:Mohamed El-Shahed/AFP/Getty Images

3月27日晚上七點半,開羅的投票站仍然焦躁地繼續播放着特別製作的催票音樂,督促人們盡快來投票。這是自26號開始連續三天的總統大選投票,是埃及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後穆巴拉克下台以來的第三次總統選舉。2013年軍方在政變之中推翻了第一任民選總統穆爾西(Mohamed Morsi),隔年總統大選中政變的主導者、軍人出身的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以97%高票當選(47%投票率)。今年是他尋求第二任任期,根據目前出口民調估計,這次投票率約為40%,而塞西獲得90%選票(約2300萬選民)。

今次埃及的總統選舉並沒有任何有意義的競爭,唯一的挑戰者穆薩(Moussa Moustafa Moussa)沒沒無聞,報名截止前最後一刻才報名參選,選舉期間也不做任何「競選活動」,被視為掩飾「一人參選」的遮羞布。
今次埃及的總統選舉並沒有任何有意義的競爭,唯一的挑戰者穆薩(Moussa Moustafa Moussa)沒沒無聞,報名截止前最後一刻才報名參選,選舉期間也不做任何「競選活動」,被視為掩飾「一人參選」的遮羞布。攝: Khaled Desouki/AFP/Getty Images

塞西的焦慮與不光彩的「選舉」

與其說這次是選舉,反而是強人塞西的個人秀。這場選舉沒有有任何意義的競爭,唯一的挑戰者穆薩(Moussa Moustafa Moussa)沒沒無聞。他過去是塞西的支持者,且在報名截止前最後一刻才報名參選,選舉期間也不做任何「競選活動」,被視為掩飾「一人參選」的遮羞布。

塞西不是沒有真的挑戰者。在選舉期間有幾個人表達參選意願,但是都被不同方式逼退。一名人權律師Khaled Ali還沒交出參選申請,就因為大批年輕志工遭到逮捕而選擇退出。前參謀總長Sami Anan在宣布參選意圖後遭到拘捕。前空軍指揮官Ahmed Shafik則據信在阿布達比遭到軟禁一個月,在答應支持塞西後才被釋放回埃及。埃及自1952年革命變成共和國以來,都是由軍隊出身的人擔任總統;顯然軍隊內部並非都支持塞西,只是塞西動用不光明的手段來逼退兩人。軍方內部的分歧,可以部分解釋為何儘管塞西穩穩當選,而且已經大權在握,卻顯露了令人困惑的焦慮感。

開羅街上被海量的塞西競選廣告海報淹沒,海報的設計稱不上五花八門,但樣式都數得出來,是安全部門發給設計師的,並透過「半脅迫」的方式要求商家自費貼上。
開羅街上被海量的塞西競選廣告海報淹沒。攝:Mohamed El-Shahed/AFP/Getty Images

在過去幾天如果走在開羅街上,會被海量的塞西競選廣告海報/大布條淹沒。這些海報的設計樣式都數得出來,根據調查報導,海報設計樣板是安全部門發給設計師的,並透過「半脅迫」的方式要求商家自費(約1000埃鎊,取決於大小)掛上,還要在海報上註明商家名稱。筆者在開羅一度以為塞西自己砸了大錢懸掛,後來才發現原來是他要求民間商家埋單,顯見塞西將製造自己受到支持的假象,置於飽受經濟不振之苦的普通埃及商人之上。另外,官方也使出各種手段催促民眾投票,包括給來投票的人發放民生物品(食用油與糖),警告不投票的人會面臨罰款(根據一條懸而未用的法條),甚至勞工部長打電話到外企工廠要求載送埃及工人到投票站。可是,即便官方半威脅半利誘地強力催票,這次選舉投票率仍低於上次的47%。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張育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