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學院 深度 探索學院

專訪文革研究專家宋永毅:唯有甄別史料真偽,才能認識文革性質

和個人記憶錯位相比,有意識地掩蓋和偽造歷史的政府行為要嚴重得多。在中國,因為政府壟斷了一切構築民族集體記憶的渠道和手段,它很容易在數十年內把謊言變成真理。


1967年文化大革命期間,紅衛兵在北京的街上遊行,手持毛澤東的肖像和紅旗。 攝:	Bettmann / Contributor / Getty Images
1967年文化大革命期間,紅衛兵在北京的街上遊行,手持毛澤東的肖像和紅旗。 攝: Bettmann / Contributor / Getty Images

在中國大陸的官方宣傳中,與所謂「新中國」同齡,乃是一種莫大榮譽。然而身處其中的人卻知道,這意味着他們這一代人經歷的政治運動更多、更殘酷,「文化大革命」便是其中頂峰。1949年12月生於上海的宋永毅,正是這個群體中的一員。

文革期間,17歲的宋永毅因為參加上海地區「炮打張春橋」的活動,被打成「反革命集團小頭頭」,隔離審查五年半。在此期間的閲讀與反省,使得宋永毅從毛澤東的追隨者變為反對派。1977年參加高考,宋永毅原本考上復旦大學歷史系,卻因檔案裏的「反革命」而不被錄取,轉入上海師範大學中文系。1989年,宋永毅到美國留學,1992年獲得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波德分校東亞研究系文學碩士;1995年獲得印第安納大學布魯明頓分校圖書館與資訊科學院碩士。現任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

赴美之後,宋永毅發現,文革研究在美國堪稱「顯學」,然而同時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即史料錯誤非常多。這些錯誤不僅存在於非中國出身的學者身上,即便是有中國生活背景的學者和作家寫的著作中也屢見不鮮。再加上中共政府的刻意隱瞞與偽造,文革史料更是真假難辨。

宋永毅強調,文革研究首先是史料研究,必須首先學會甄別史料的真偽,才有可能認識文革的性質。「在中共當局所掌握的文革史料中,『內部』的比公開出版的要接近真實;『秘密 』 的和『機密』的又比『內部』的更接近真實。以此類推,『絕密的』或『最高機密』的文件檔案,就離歷史真相不遠了。只不過極權主義的執政者們絕不想給其公民以知情權罷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探索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