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空間游擊戰 北京篇

顏峻:十四年來,北京聲音藝術空間漂流記

那些真心不喜歡噪音,也不喜歡寂靜的副館長們,可能不得不接納我的音樂,因為他們要承擔起責任,為帝國消化掉文化中所有的噪音。


顏峻,中國音樂家、詩人和聲音藝術家。 攝:Imagine China
顏峻,中國音樂家、詩人和聲音藝術家。 攝:Imagine China

但演出可以發生在任何空間。我們也可以在停車位、客廳、真正的下水道裏演出⋯⋯

我想,其實,清除低端人口的運動才剛剛開始,最終要清除的,是這些人,和所有人的低端狀態:太低,以至於無法換算和編碼。

我對面坐了一個女的。亞裔。可能是華裔,江浙或者福建廣東。也可以是越南人。她穿着牛仔褲,樣式老舊,鞋子是新的,也是那種可以在美麗城的市場上買到的雜牌。淺棕色和黑色橫條的毛衣。左手戴着一塊小小的表,銀色的,也許鑲了鑽石,或者假的鑽石。她的頭髮,簡單地紮成馬尾,用一根黑色的橡皮圈,就是那種最常見的,外面纏了一圈黑線的那種。

剛才我低着頭看手機,她拖着一個紅灰相間的登機箱過來,把黑色的羽絨外套脱下來,放在箱子上,然後掏出手機、充電器,插在我右邊牆上的插座裏,然後才搬了個椅子,坐下,靜靜地看着周圍。椅子和地面摩擦、磕碰,發出拉絃樂器和打擊樂器的聲音。她的充電器是歐標的。

我跟她說,麻煩照看一下衣服和行李,我去趟洗手間。她有一點慌亂,應該是不懂英語。她並不能和我對視,眼睛躲閃着,笑了笑,擺着手,又指着我的衣服和行李,做出一種含糊的表情。我說謝謝,然後就去了洗手間。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