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特朗普一週年

放棄20年吸納政策,特朗普重塑大東亞戰略挑戰中國?

到了年尾,隨着中美經濟及地緣政治矛盾的進一步擴大、對中國幫助解決北韓問題的失望、印太區域戰略的成型,美國終於回歸到經濟國安雙重強硬的政策上。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這一年最有趣的,是大東亞區域的外交策略,因爲它是最「不特朗普」的。除了廢除《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外,特朗普對日本、南韓等盟友沒有像對歐洲盟友一樣,大談軍費問題,而是反復強調同盟的重要性。圖為美國與東盟建交40週年峰會,各國元首到台上握手合照。 攝: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這一年最有趣的,是大東亞區域的外交策略,因爲它是最「不特朗普」的。除了廢除《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外,特朗普對日本、南韓等盟友沒有像對歐洲盟友一樣,大談軍費問題,而是反復強調同盟的重要性。圖為美國與東盟建交40週年峰會,各國元首到台上握手合照。 攝: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續上篇

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上任這一年最有趣的,是大東亞區域(包括東亞、東南亞、南亞、西太平洋)的外交策略,因爲它是最「不特朗普」的。除了廢除《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外,特朗普對日本、南韓等盟友沒有像對歐洲盟友一樣,大談軍費問題,而是反復強調同盟的重要性。東亞的所有問題都與中國有關,對中關係無疑是特朗普政府最重要的議程,但特朗普的中國政策也已遠離「初心」,整年都在搖擺不定中渡過。

中美經濟戰好戲在後頭

美國政府對中主要分四派,班農是經濟國安雙重強硬派,馬蒂斯(馬提斯)等共和黨右翼是國安強硬派,「公主派」是親中派,特朗普自己是經濟強硬派。過去一年,中美關係的變化很好地反映了四派勢力的興衰。

中國嚴重缺乏對特朗普當選的準備,而且由於特朗普團隊在國安界缺乏人脈,在美國國安界布局多年的中國一下子也難搭上特朗普團隊的路。這時,班農路線主導了對中關係,向中國提出「要價」,以「不干涉中國內政」、不謀求「推翻中國政府」,作為中國尊重東亞「現狀」的交換條件。為此,美國擺出「親台」姿態施加壓力──特朗普上任之前與台灣總統蔡英文的通話,動搖「一個中國政策」,震驚中國。特朗普上任後,美中領袖也遲遲未能通話,中美關係被烏雲籠罩。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黎蝸藤 特朗普1週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