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獨立音樂人潘岱靜:用 BDSM 解讀我的音樂是你們的 fantasy

聲音是潘岱靜的媒介,她以此統治舞池裏的聽眾。在音樂的狀態裏,她又激動,又恐懼。


來自貴陽的潘岱靜。從即興的舞曲表演被人記住,到2017年首發專輯「驚蟄 LACK」的好評,26歲的潘岱靜只用了3年。 攝:Kung Wai/端傳媒
來自貴陽的潘岱靜。從即興的舞曲表演被人記住,到2017年首發專輯「驚蟄 LACK」的好評,26歲的潘岱靜只用了3年。 攝:Kung Wai/端傳媒

「Shut up, C**t!」(「閉嘴,婊子!」)站着的五六十位觀眾裏走出來一位穿皮衣的絡腮鬍男子,上台衝着話筒大喊。昏暗逼仄的空間,乾冰變成煙霧,壓制着唯一的紅色光源,粗糙但沉重的噪音音樂,抑制住人群。這是潘岱靜「自找」的。

2017年末,在比利時根特的一個藝術空間裏,中國獨立電子音樂人潘岱靜(Pan Daijing)做了一場從未嘗試過的表演。她把自己藏在黑色的簾子後面,留給觀眾一隻話筒以及一張紙,上面寫着一些英文字母,「我會在簾子背後表演噪音音樂,你們必須留在這個房間裏,當你覺得特別不舒服、也可能你特別喜歡的時候,就走到話筒前,盯着紙上一個字母,喊出這個字母聯想出的詞。你喊得越大聲,我的音樂和反應也會越大聲。」根特的這場表演很小型,來的人都是電音迷,觀眾面面相覷,他們聽說過的潘岱靜,不會把自己藏在簾子後面。我在台下卻覺得這畫面似曾相識。

在音樂雜誌 RA 最新的全球 Top 1000電子音樂影響力榜單上,只有兩位中國電子音樂人入選,其中便有來自貴陽的潘岱靜。從即興的舞曲表演被人記住,到2017年首發專輯《驚蟄 LACK》獲得好評(著名的獨立樂評網站 Pitchfork 給出了7.6的不錯分數),26歲的潘岱靜只用了3年。

過去幾年,潘岱靜以即興噪音和工業舞曲亮相,出現在包括柏林 Berghain 在內的著名俱樂部和世界各地的電音節舞台上。她曾這樣描述自己早期的表演現場:「舞池裏的每個人都像奴隸似的,我用聲音統治他們。」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