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慾錄 深度 愛慾錄

愛慾錄:舞娘的喜悲沒人看見,中國式變裝皇后的消失

全世界的gay bar相似到什麼程度?放同樣的音樂,做同樣的裝修,連在裏面消費的客人都長相、穿着類似。「好同志」們去同樣的健身房,吃蛋白粉,練肌肉,穿同樣款式的衣服,這是否就是天下大同?可難道LGBT 群體本來不是會讓社會更加多元嗎?


2015年1月9日,廣西南寧一間變裝皇后酒吧,一位變裝皇后於表演前在後台照鏡子。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15年1月9日,廣西南寧一間變裝皇后酒吧,一位變裝皇后於表演前在後台照鏡子。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我與魯保羅的距離

最近我的 Facebook 被紐約轟轟烈烈舉行的「魯保羅變裝大會」(RuPaul's DragCon)刷屏了。不知道你有沒有朋友追「魯保羅變裝比賽」(RuPaul's Drag Race) 這檔真人秀節目,粉絲們平時用的表情符號,說話的風格都會模仿節目裏的語言。有人說這節目是檢驗一個同志是否自我認同的試金石,因此我也跟着朋友看了兩集,當時朋友不停插科打諢,所以我也覺得還挺好笑。可後來我自己又看了一集,感覺一點繼續看下去的慾望都沒有,難道我是不夠自我認同的同志嗎?

並不是。

這種距離感的產生,一來因為節目的笑話跟美國流行文化息息相關,美式俚語,還有變裝皇后唱的歌、模仿的明星我都很不熟悉。而真要補課恐怕太晚,因為我早已被朋克、金屬、電音洗腦了。二來,變裝皇后們一言一行都針鋒相對,作為觀眾,我們消費的是矛盾衝突,當然有時也有類似中國式選秀的苦情段落,而這些都不符合我的口味。

跨越性別的魅力是讓很多電影、流行文化着迷的靈感。David Bowie, Boy George, Madonna 都屢試不爽。跨性別群體的內部非常多樣化。變裝皇后則是經過身體規訓的同質化群體,在他/她們看似花花綠綠的世界,每個人的內核精神高度類似。而如同所有的流行文化,變裝皇后也與消費主義息息相關。

用你選擇的媒體
決定你看見的世界

每一次你花的錢,都是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

250000+

全球讀者

10000+

付費會員

100+

深度報導/月

10+

港台合作獨立書店

加入會員
愛慾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