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我們會吃光海洋嗎 II

西非,過度捕撈的重災區

西非,對多數亞洲民眾而言,是陌生而遙遠的大地。但如果你是喜愛吃平價海鮮的饕客,你一定吃過來自西非的海鮮。平價燒烤店的烤魚、網路上販售的明蝦、大阪的章魚小丸子...這些海鮮食材,西非都有。但是,曾經豐饒的海域,如今卻也成為過度捕撈的重災區。


 世界其他地區漁獲資源稀缺,且管制嚴格,讓西非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當地相對仍有豐富資源,卻也逐年下降。 攝:Pierre Gleizes / Greenpeace
世界其他地區漁獲資源稀缺,且管制嚴格,讓西非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當地相對仍有豐富資源,卻也逐年下降。 攝:Pierre Gleizes / Greenpeace

【編者按】去年八月,端傳媒製作《我們會吃光海洋嗎?從太平洋到西非,兩岸漁業全景調查》。在動態頁面中,小船最終停在西非海岸:「中國近海早就無魚,而管制落後、對海洋保護意識薄弱的中國漁民卻去往了全世界。」西非,由此成了我們的下一個計劃的採訪地。在那片遙遠、豐饒卻又疏於管理的海域上,中國漁船真的參與進全球遠洋漁業的爭霸戰嗎?他們一起撈光了當地的魚蝦嗎?

今年三月,端傳媒記者得到機會,參與綠色和平「希望號」在西非海岸的巡航,自茅利塔尼亞(毛里塔尼亞)登船、於幾內亞比索(幾內亞比紹)上岸,途經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達卡)。為了更深入回答「我們會吃光海洋嗎?」記者攀上中國漁船、與當地漁企幹部碰面、訪問遠赴重洋的大連水手、俄籍船員、西班牙船長……製作海洋調查第二季。這篇文章首先要帶你看見,西非海域過度捕撈、漁獲下降的災情,而陸地上的西非居民,又如何因此成為海洋災民。


中國漁船到西非捕撈並非新鮮事。自從歐洲議會在2012年6月公布《中國在世界漁業中的角色》後,中國在西非「絕後式捕撈」、「吃光海洋」且讓「西非人民沒魚可吃」似乎已是定論。看似又是一場環境生態與漁企生計的永恆拉扯,但這場海上戰爭的聲紋,早已震動陸地。

2017年6月,摩洛哥街頭出現反政府示威浪潮,首都與周邊城市持續警戒中。這一波抗議行動始於海洋,延燒陸地,在2016年10月28日,在摩洛哥北方城市胡塞馬(Al Hoceima)發生的非法漁獲的案件。當地一名31歲青年魚販費克里(Mouhcine Fikri),從當地的漁市場批回500公斤非法捕撈的劍旗魚,遭警方查獲。

費克里在與執法人員爭執的過程中,爬入原本用於銷毀贓貨的垃圾車中,試圖阻止警方沒收魚貨。但在混亂之間,垃圾車卻突然啟動,費克里下半身被捲入車內、當場死亡,引爆眾怒。2017年,在抗爭中崛起的青年領袖澤夫薩菲(Nasser Zefzafi)因「威脅國家安全」遭警方逮捕,更讓怒火延燒。

這起案件讓人聯想起2010年的突尼西亞小販布阿吉吉(Mohamed Bouazizi),而後者引爆了「茉莉花革命」,讓這起案件引發的效應格外受人矚目:在茉莉花革命中被稱為「只有茉莉花、尚未革命」的摩洛哥,會不會成為風暴中心?

 一艘中國漁船在西非海域上捕魚,漁民正在處理打撈到的魚。

一艘中國漁船在西非海域上捕魚,漁民正在處理打撈到的魚。 攝:Pierre Gleizes / Greenpeace

沿岸漁獲下降,引發陸地上的抗爭、死傷

9

近年來地中海劍旗漁獲有七成皆是小型幼魚,在獲得捕撈配額的國家中,歐盟籍漁船佔比近九成,六成是義大利漁船。但即便面臨生態危機,2017年歐盟仍獲地中海劍旗魚的七成配額,捕撈量預計超過7,400公噸。

這起震動摩洛哥的案件,可說是因魚而起,不知將終於何處。參與當地抗議的群眾多半認為,摩洛哥政府之所以嚴格取締非法漁獲,並不是為了保護海洋生態,而是受到歐盟大型漁企施壓,才刁難平民賴以維生的沿近海傳統漁業。

摩洛哥居民的指控,並非空穴來風。地中海劍旗魚近年來確實面臨生態危機,在將近1.2萬艘漁船捕撈下,近年來的劍旗漁獲有七成皆是小型幼魚。在獲得捕撈配額的國家中,歐盟籍漁船佔比近九成,六成是義大利漁船。

即便在生態危機傳出後,歐盟仍獲2017年地中海劍旗魚的七成配額,捕撈量預計超過7,400公噸。早在衝突爆發之前,摩洛哥漁民就已嚐到生態枯竭的苦果:或者被警察取締,繳交罰金;或者必須駕著傳統小舟到外海作業,搏命捕魚。

雖然同樣在該地大量捕撈漁獲,但歐洲輿論多半認為,歐洲漁船的行為是受法律與國際協議規範,不遠千里而來的中國漁船,才是造成西非海洋生態枯竭的殺手。2013年,歐洲議會提出《中國遠洋漁業調查報告》,報告中估計,中國漁船每年約有310萬噸漁獲來自西非沿海,但當中卻有多達250萬噸產量屬於「隱瞞未報」,聯合國糧農組織的數據也顯示,西非沿海漁業資源在2007年前就已鋭減七成。

從中國到西非,可以選擇兩條航道。對於隨著公司來到此地的中國船長、漁工而言,離家無非是為了討生活,但中國漁船數量在三十年內暴增了35.6倍,卻讓當地居民很「有感」

從中國到西非,可以選擇兩條航道。對於隨著公司來到此地的中國船長、漁工而言,離家無非是為了討生活,但中國漁船數量在三十年內暴增了35.6倍,卻讓當地居民很「有感」。插畫:Tseng Lee/ 圖表:端傳媒設計部

2015年,綠色和平發布《西非漁業資源之殤》調查報告,直指中國企業近年在西非海域「非法」、「未報告」或「不規範」(Illegal, unreported and unregulated fishing , IUU)的漁業行為,當年報告直指,中國共有74艘漁船,在西非國家進行非法捕撈行為,包括漁船總噸位無牌捕魚、擅闖禁捕區域及使用非法漁網等行為。

2017年,綠色和平再度前往西非巡航,共發現13艘涉嫌非法捕撈的漁船,當中有7艘中國漁船、2艘來自東非島國Comoros(疑似他國漁船掛上該國旗幟作業)漁船、2艘塞內加爾漁船、1艘歐盟漁船以及1艘韓國漁船。這些大型工業漁船,無論是否合法作業,都已對當地的傳統木製手工小舟造成威脅,讓這些小舟必須到離岸更遠的地方作業。

世界其他地區漁獲資源稀缺,且管制嚴格,讓西非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如果沒有精準的總量控制技術,勢必讓「一切都合法」漁船也造成當地經濟社會的矛盾與衝突。

傳統小舟航向外海作業,會有多危險?2017年3月,在茅利塔尼亞外海45海哩處,發生了一件意外命案。六位駕著傳統木舟的漁民,在夜色中疑似被荷蘭籍漁船勾住纜繩,高速拖行一段距離後才被發現。三位漁民當場死亡,三位漁民獲救。

綠色和平項目經理Pavel Klinckhamers曾碰巧在出事前三天登上該艘疑似肇事漁船,他聽到這個案件時,感到十分震驚,「船上一切都合法,船長人也很友善,我們愉快地聊天。」嫌疑肇事漁船屬於荷蘭Parlevliet en Van Plas公司,是一家荷蘭的大型水產商,在西非的漁獲多半回銷歐洲、也銷往非洲。事發後,該船已經回到努瓦迪布港,靜候調查。

世界其他地區漁獲資源稀缺,且管制嚴格,讓西非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當地相對仍有豐富資源,卻也逐年下降。摩洛哥的劍旗魚之外,茅利塔尼亞盛產的章魚也亮起紅燈。下降的過程,如果沒有精準的總量控制技術,勢必讓「一切都合法」漁船也造成當地經濟社會的矛盾與衝突。類似事件,不勝枚舉,不知哪一天會跟摩洛哥一樣,成為燎原之火,各國都垂涎的平價海鮮,無疑是西北非的不安定因子之一。

更多西非故事,請見專題頁面《世界最後一片純淨漁場:西非海洋生死劫》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我們會吃光海洋嗎 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