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解嚴三十年

專訪鄭南榕之女鄭竹梅: 如果我被迫待在加害者的位置,我會怎麼做?

我並不認為父親是死於白色恐怖。我父親的死,是為了爭取言論自由。這個悲劇發生的當下,台灣其實已經解嚴了。所以,台灣並不是因為解嚴,一夜之間就變得開放、進步、自由的。我們對自由的追求,應該要持續前進。


「看到那間總編輯室,我總覺得,爸爸還在那兒。」 攝:張國耀/端傳媒
「看到那間總編輯室,我總覺得,爸爸還在那兒。」 攝:張國耀/端傳媒

1987年,中華民國解除全球第二長的戒嚴令(長達38年,僅次於敘利亞戒嚴48年的最高紀錄)。在解嚴之後兩年的1989年,知識分子鄭南榕自焚身亡,成了台灣民主化抗爭中最驚心動魄的一幕。

鄭南榕於尚未解嚴時,創辦著名黨外雜誌《自由時代週刊》,在警備總部的查禁、沒收和新聞局的停刊處分下,總共更換了18次執照,也堅持出版,為台灣民主與獨立鼓呼。解嚴之後,他於1988年在週刊上登出《台灣共和國新憲法草案》,隔年初收到「涉嫌叛亂」傳票。他說「國民黨抓不到我的人,只抓的到我的屍體」,於雜誌社自囚後,點火自焚身亡。鄭南榕的遺孀葉菊蘭當時還是政治素人,從此離開廣告業、踏入政壇。時年9歲的鄭南榕之女鄭竹梅,則以自己的一生,見證了台灣民主化的歷程。

今年是解嚴30週年,也是二二八事件70週年。今年,也是台灣政府第一次將鄭南榕遇難的4月7日,定為「言論自由日」。當年那個在黨外雜誌社長大的小女孩鄭竹梅,如今早過而立之年。她是如何長大的?如何面那個被國民黨政府指控為「叛亂犯」的父親?又如何看待台灣的轉型正義進程?近日,端傳媒專訪鄭竹梅,談談在那個年代,身為「叛亂犯」女兒的故事。

以下為經過整理的鄭竹梅口述摘要: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
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

支持好新聞,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

加入會員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暢讀全站內容

全站暢讀
隨時隨地

獨立書店
SuperPass

尊享會員
知識社群

眾籌期間,暢讀會員低至每天 1 元港幣,優惠僅持續至 8 月初
了解更多
解嚴三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