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嚴三十年 深度 解嚴三十年

解嚴三十年:當自由如呼吸般輕易,你是否記得它可能缺席?

解嚴三十年,台灣收穫小確幸的自由:你的身體是你的,不再只屬於國家。你的生命是你的,不再只屬於領袖。小歸小,那是你的。但自由建立在危卵之上,台灣需要深思自己對自由的責任。


小確幸之所以小,正因為很個人。這份幸福或許無法如蔣介石所講的「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卻是個人能好好確切掌握在手心的人生,而解嚴之後的民主台灣容許每個人追求這種幸福。小歸小,那是你的。圖為台灣平溪,一群台灣的年輕人許願放孔明燈。 攝:Tim Whitby/Getty Images
小確幸之所以小,正因為很個人。這份幸福或許無法如蔣介石所講的「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卻是個人能好好確切掌握在手心的人生,而解嚴之後的民主台灣容許每個人追求這種幸福。小歸小,那是你的。圖為台灣平溪,一群台灣的年輕人許願放孔明燈。 攝:Tim Whitby/Getty Images

不少人包括台灣人自己,都不能接受台灣怎麼就變成了一個小確幸社會。傳媒輿論常嘆,幾乎成了某種陳腔濫調,人人不經大腦脫口而出:台灣年輕人失去了野心,看不見大時代,鎮日手磨咖啡、文青消費,出國打工壯遊,上臉書發廢文,不想朝九晚五、排斥去大企業上班,只想過小日子、做小生意,像是開獨立書店、一人出版社、經營民宿、開小酒吧,自稱廢柴、魯蛇,說話腔調可愛但口齒不清,表情總是那麼童稚,就算過了三十歲,還是彷如十八歲那般天真爛漫。同時,這群被批評成懦弱無害的綿羊,卻時常上街,爭取同婚、支持原住民權益,抗議土地汙染,因洪仲丘事件而網絡串聯的白衫軍運動、2014年太陽花運動甚至改變了台灣原來只有藍綠二元分贓的政治版圖。所以,說台灣年輕人是綿羊,不是狼,只描述了部分的事實。

今年台灣解嚴三十週年,當年出生的孩子也已經三十歲了。新世代完全沒有冷戰的記憶,也沒有白色恐怖的經驗,對他們來說,民主的空氣就像網絡一樣理所當然。

台灣社會目前仍大量討論轉型正義,也花很多時間在整理戒嚴時代被埋葬、被抹滅、被沉默的記憶。外省本省、二二八、國民黨、蔣介石、眷村、美麗島、鄭南榕等等關鍵字,上一代仍在爭奪歷史的詮釋權,試圖影響下一代的教育與史觀。不過,三十歲以下的孩子已經不是孩子了,他們自有自己的看法。

冷戰時期50年代到80年代的軍事戒嚴固然對台灣影響很大,而今解嚴幾乎快要跟戒嚴的時間一樣長。解嚴之後的三十年,對台灣社會、尤其是後戒嚴時期出生世代的總體影響,亦值得瞭解。

用你選擇的媒體
決定你看見的世界

每一次你花的錢,都是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

250000+

全球讀者

10000+

付費會員

100+

深度報導/月

10+

港台合作獨立書店

加入會員
解嚴三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