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專訪草東沒有派對:我們不想了解你們定義的「魯蛇」

「《醜奴兒》希望讓人想到那一段時間裏,有一些年輕人這樣生活過。」


草東沒有派對成員由(左起)vocal/吉他手筑筑(詹為筑)、vocal/吉他手巫堵(林耕佑)、鼓手凡凡(蔡憶凡)和vocal/貝斯手世暄(楊世暄)組成。 攝:高啟舜
草東沒有派對成員由(左起)vocal/吉他手筑筑(詹為筑)、vocal/吉他手巫堵(林耕佑)、鼓手凡凡(蔡憶凡)和vocal/貝斯手世暄(楊世暄)組成。 攝:高啟舜

時間接近傍晚用餐前,外面的施工聲震耳欲聾,訪談只好從一樓咖啡店移到地下的錄音室。幾坪大的小空間,坐了快10個人,幾乎面面相覷的距離。說聲大家自在點,團員有人開玩笑說那要去買酒嗎,說完又陷入原本的氣氛。

專輯選歌的方式?「就是大家都喜歡的歌」;創作當時的生命情境?「想到打遊戲的時候」;某首歌的特殊意義?「當然有很多私人情感在裏面,但不一定想要分享啊。」



草東沒有派對的《滔滔》丙申年冬巡迴,從2016年的11月4日在美國舊金山開始,結束於2017年1月14日的中國廣州,直到最後的台北加演場,全程演出幾乎都一票難求。訪談時間也因此一路順延,最後終於在3月初的製作人李孝祖的錄音室進行,再隔兩天就是主唱巫堵(林耕佑)的入伍日。

巫堵(林耕佑)。
巫堵(林耕佑)。攝:高啟舜

也許是當日情況的特殊,也或許漫長巡迴和媒體重複的問題令人疲憊,團員回應的方式也始終維持着一種冷調距離。專輯選歌的方式?「就是大家都喜歡的歌」;創作當時的生命情境?「想到打遊戲的時候」;某首歌的特殊意義?「當然有很多私人情感在裏面,但不一定想要分享啊。」



正式離開求學生活、結束了世界巡演,後天即將進入輩份制度森嚴的軍隊。總被形容在歌詞中唱着關於體制世代無奈的巫堵,是否會感覺到壓力?「目前還沒有。」他受訪時講話很慢、思考很多,看不出情緒。說完後他稍作停頓,又加一句:「可能明天吧。」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金曲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