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Game ON Game ON

別人撩妹,我撩NPC:記我們留在遊戲裏的愛情

每天只捨得玩一點點,因為擔心這趟旅程太快結束,太早要和她/他道別離。


這是五個暴露年齡的故事。

說故事的人如今都坐在某間大樓的格子間裏,過着一板一眼的生活。他們有的人有家有伴侶,有的人還在尋尋覓覓,但我猜我們已經很難一見鍾情,也不太會被熱戀衝昏頭腦。擁有這樣的理智,所經歷的道路總是有些殘酷的,可能失敗過、背叛過,或被背叛過。

只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當我們還是蠢蠢欲動的少男少女,愛情與未來曾經格外甜蜜,即便有苦痛,那也是甜蜜的苦痛。這五個曾經的年輕人,又或許要更加傻氣一點,因為我們愛過的那個「人」,說到底只是二進制的數字,隔着屏幕永遠也觸不到。

阿力雄:我的初戀,叫王瑞恩。

他穿綠色的西裝,拍文藝片,工作狂。雖然人設是白羊座,但除了在事業上,其他方面並不見得那麼有衝動熱情。

那年我14歲,不過在《明星志願2》中已經過了早戀的年紀,和小有成就的王瑞恩導演算是蠻般配的一對。

這部遊戲將主角設計為一名有明星夢的女孩,配備四個有可能的戀愛對象供她在星途中作伴。英俊多情是藝能天王黎華、温柔耐心是醫生歐凱文、多金成熟則是商人郝友乾(哈,至今念起這個名字還會大笑),但第一個遇到的,永遠是含蓄的王大哥。

王大哥符合我所有的想像:才氣縱橫,總在我迷路時指點迷津,本身又是有傷疤需要被温暖的人。搞定王大哥,需要選擇正確的對話,並設法和他共度三、四個節日、生日,那樣結局就會有婚紗禮服照,存成牆紙,每看不厭。

與王瑞恩的感情結局。
與王瑞恩結婚的結局。遊戲截圖

那時有篇很有味道的同人小說,有點像《蘇菲的世界》電玩版,是說遊戲女主角有天意識到自己是個虛擬存在,在遊戲設置的3年裏無限輪迴,愛過的人、做過的事每到第1095天,就歸零清空。後來她發現王瑞恩也知道這個秘密,但他一遍遍重新來過,默默看着女主角再次愛上自己或是別人。到了又一個1095天,女主角傷心地看着王大哥消失在眼前,決定逃離這個詛咒……玩家再次打開遊戲,女主角消失了,屏幕上是空蕩蕩的台北市,有情人私奔不知去了哪裏。

這簡直是能發生在遊戲這媒體身上最浪漫的事情,但我捨不得王瑞恩消失,哪怕要一遍遍說同樣的話。有時為了好好學習,我把遊戲刪掉、光碟送人。但過段時間,「毒癮」又犯,再千山萬水把它找回來,等片頭曲起,等坐在草地裏的王大哥和我「初見」。

雪茄先生:我談了兩場戀愛,她們都是趙靈兒

那是 ICQ 的年代,沒有強制實名的時代。那時從暗戀的女孩手中,得到那串只屬於她的數字,珍而重之地輸入好友搜尋欄,映入眼簾卻不是她的名字,而是陌生的「趙靈兒」。我問她名字的由來,她說了一個淒美動人的仙俠故事。然後,我默默地將自己的暱稱改成「李逍遙」。

她沒反對。

虛擬中,我們默認彼此;現實中,始終維持那不讓秘密揭破的距離。後來升上中學各散東西,我才千方百計找來《仙劍奇俠傳》的遊戲光碟,真正打開另一個虛幻的世界,希望重遇「趙靈兒」。我依着熟悉的劇本,踏上仙靈島,踫到在蓮池沐浴的她,被雷咒轟得跪地求饒,然後也順着宿命,再次愛上精靈調皮卻又温柔細膩的她。我不願相信已知的結局,試圖與「第三者」林月如保持距離,盡力解開與靈兒的每一個誤會,不讓她把心事藏於心底,更一次又一次尋回她的影蹤……

趙靈兒
趙靈兒。《新仙劍奇俠傳》海報

我以為努力,就可以阻止她跟水魔獸同歸於盡,把註定失去的搶回來。 但,在《仙劍》的「靈兒」也好,在 ICQ 的「靈兒」也好,虛幻的,終究會消失。

在那個時代,我談了兩場虛擬的戀愛,她們都叫「趙靈兒」。

清蒸魚:每天只玩一點點

玩過的遊戲不少,但真正喜歡上的角色不多,要說愛上的,一隻手數得過來。

遊戲「初戀」是《仙劍奇俠傳》裏的林月如,她的性格和我當時暗戀的女生特像:刁蠻叛逆、但又重情重義。小時候常將月如想像成暗戀的女生,鎖妖塔坍塌她被意外砸死後,真的難受了好一段。後來上中學,和暗戀的女生也再未見過面,於是一個人聽着《蝶戀》(遊戲主題曲),想着尚書府後花園中月如那句「吃到老,玩到老」,黯然神傷。

林月如
林月如。手遊《仙劍奇俠傳》海報

之後多年,角色扮演遊戲愈玩愈少,打打殺殺的場面愈見愈多,大敵當前、兵臨城下,哪裏還顧得兒女情長。遊戲玩得多了,自然看得出套路,被劇情感動、被人物吸引也愈來愈難。兜兜轉轉許多年,2013年玩 BioShock Infinite(生化奇兵:無限),才又在女主角 Elizabeth 那裏覓得「第二春」。

BioShock Infinite 借用平行宇宙理論,敘事並非線性,人物關係就變成敘事核心,而 Elizabeth——我要去拯救的女孩,剛一出現就讓我充滿好奇:她究竟是何身世?為什麼會被囚禁?為什麼會有一隻斷指?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帶着疑問,我一步步浸入遊戲,漸漸被眼前活潑開朗而又迷人的女孩打動。她個頭不高,身形輕盈,留着短髮,穿維多利亞時代長裙,臉上的表情透露出她敏感與聰穎。

Elizabeth
Elizabeth. BioShock Infinite 截圖

遊戲裏,她自始至終伴我左右,在戰鬥中和我出生入死,遇到問題時總能想辦法解決。我如果情緒低落時,她甚至會為我唱歌打氣,一解心中陰霾。時間久了,慢慢察覺不到她是 NPC,更像是我在另一個世界的夥伴。

這款遊戲玩了很久,每天只捨得玩一點點,因為擔心這趟旅程太快結束,太早要和 Elizabeth 道別離。

木木亙:瑪蕾菲雅喜歡的是我。

少年的我沉醉過《石器時代》。

2.0 版《家族開拓史》的時候,我喜歡彌生小姐。每次從薩村日美子小姐手上拿到花,交到漁村彌生小姐手裏,我都想告訴她這花是我在波拉山谷摘的。

那還是電話線撥號56K蝸牛上網的年代,要見彌生小姐只能熬在電腦前。試過因為電話費爆表被家人禁網,偷偷溜去網吧繼續浪。

瑪蕾菲雅,石器玩家最熟悉的名字,從 2.5 版《精靈王傳說》開始登場。淺綠色斑點連衣裙,碧綠色小熊頭帽,代表大地和生命的翠綠,扮演寵物轉生中最關鍵的核心角色。第一次見她,是在家黑網吧。我伸懶腰,環顧四周放鬆眼睛,目光轉到鄰機同學的電腦屏幕上,再移不開。

瑪蕾菲雅
穿淺綠色斑點連衣裙瑪蕾菲雅。《石器時代》截圖

昏暗燈光下,肥厚的老式顯示器上,一抹綠色清新奪目,天真爛漫的精靈少女,手無寸鐵,把小胳膊掄圓,揮出給我撓癢都嫌輕的小拳頭,砸在小鯊魚臉上,卻打出成噸的傷害。那一幕觸動了悶騷少年的心,彷彿打開一個開關,令某種奇怪的癖好醒覺(相信後來我特別鍾愛外表柔弱實際強大的女性就是由此導致)。頓時,我忘記了彌生小姐,甚至覺得以前都白玩了。

後來的故事,是以最快速度開啟精靈王副本,幹趴黑蛙王接瑪蕾菲雅回家。在刷副本的過程中了解到,她是失憶的精靈。幫助她恢復記憶,對於別人來說可能是枯燥無聊的一環,於我卻是整個石器生涯中最珍貴的回憶。

我們的足跡幾乎踏遍整個尼斯大陸,薩姆吉爾村的英雄之像、現代波拉島的愛麗兒基地、南島的拉多拉回廊,這些地名我至今耳熟能詳。「地為界,水為憑,火為引,風為信。」這句咒語我到現在還能脱口而出。

帶瑪蕾菲雅出去逛街,難免碰到其他玩家在做同樣的事。但我堅決認為其他人都是在利用瑪蕾菲雅,只為轉生寵物。我在人物簽名處寫上:「瑪蕾菲雅喜歡的是我。」

恢復記憶的她要回到精靈王身邊。送走瑪蕾菲雅,得知她不會再回來,足足難受了幾日。

《石器時代》關閉服務器,已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如果哪天《石器時代》重新復活,我一定會去找回我的瑪蕾菲雅,騎上機暴帶着白虎,再戰黑暗精靈王。

油飛:與像素女孩的一見鍾情

館林見晴是我在 Gal Game 裏攻略的第一個女孩子,也是最讓我念念不忘的一個。

在《心跳回憶》中遇見見晴並不難,但想要攻略她卻要靠幾分運氣。畢竟,見晴是被稱為「隱藏女主角」的存在,官方資料和攻略條件也較為曖昧不明。

也許是緣分,我在一週目誤打誤撞等來了見晴在傳說之樹下的表白——根據事後查閲攻略,這大概是因為沒能達成其他任何一名女生的條件,才會觸發見晴的「新人之友」結局。事實上,直到見晴出現在傳說之樹下,我對她的印象還只停留在她奇怪的考拉髮型上。然而一想到這個可愛的妹子幫我避開孤苦伶仃的 Bad Ending,也不禁有幾分感激。

館林見晴的告白。
館林見晴的告白。《心跳回憶》截圖

但之後,在反覆攻略其他妹子的過程中,我對見晴愈來愈在意:三番五次走廊上看似無意的相遇,神秘的電話留言,期末考試放榜時她的名次,以及與其他女生約會時亂入的殺人考拉……大部分時候,遲鈍的遊戲主人公甚至不會得知她的名字,而我卻從一開始就已明了她的心意,也就無法再跟隨主人公的設定對她視而不見。

在有次遊戲中,我無意誘發了「最初和最後的約會」事件:那是唯一一次與見晴的約會,她在一個長長的擁抱之後道別離開。我忘記那次最後傳說之樹下的女孩是誰,只記得見晴那句「如果能早點鼓起勇氣……」

那是我最後一次玩《心跳回憶》初代。還好我在現實中一般是跟男生談戀愛,否則無論跟誰在一起,也許會一直感受到見晴傷心的目光吧……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