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青設計師Kevin Cheung:用香港人製造的垃圾,創作專屬香港的設計

表面上Upcycling產品好像只是單純的垃圾回收再造,若然細心留意,會發現產品的原材料某種程度上顯示出香港人的生活消費習慣。


張瑋晉(Kevin Cheung):「設計師就是去解決問題,能夠扭轉物件用途讓它重生,我覺得很有意義。」
張瑋晉(Kevin Cheung):「設計師就是去解決問題,能夠扭轉物件用途讓它重生,我覺得很有意義。」攝:陳焯煇/端傳媒

回想十年前,香港的環保意念未算普及,普遍人對Upcycling(升級再造)這個詞彙相當陌生,當張瑋晉(Kevin Cheung)站出來成為升級再造產品設計師之時,大眾對他的印象都是「執垃圾嗰條友。」

自從首批在2011年推出的產品boombottle開始,Kevin便常常遊走於各大垃圾場,收集工廠、餐廳丟棄的「廢物」,甚至主動尋找廠商合作,希望能建立穩定的「垃圾」供應,再重新賦與生命,製作能夠長期生產的升級再造產品。

「傑出廢青」搜出香港人消費習慣

「每個設計師都有不同動機去創作產品,我很多時候會被香港發生的事啓發,去設計一些能幫助社會的產品。」雖然很多人稱他的產品為垃圾再造,但Kevin不會當這些廢棄用品為垃圾,在他眼中,是一種原材料。

「對我來說,當我拿到一件產品,首先看到的是用什麼材料製造,有何特性、耐不耐用等,就像一條牛仔褲,我會看到是一匹布。」頭幾年在產品開發時,除了成名作boombottle的膠樽找到工廠供應,其他的產品,都是Kevin不斷遊走各大垃圾場、後巷尋找。然而拖回不少廢物回工作室後,才發現沒有穩定供應,便不能持續生產。

「試過閃過一件產品意念,就是用蒸籠設計家品,像枱燈、喇叭,弄了幾個,才發現香港很難找得到廢棄蒸籠,就算有,也是發霉變黑的殘舊蒸籠。」這件事啓發了他,要真正解決香港的廢物問題,不如從香港慣常製造的垃圾開始尋找。

佔中期間回收的遮骨變成手琴樂器的琴弦。
佔中期間回收的遮骨變成手琴樂器的琴弦。攝:陳焯煇/端傳媒
咖啡店的咖啡豆袋變成包包。
咖啡店的咖啡豆袋變成包包。攝:陳焯煇/端傳媒
單車店的廢棄單車轆及輪呔變成吊燈。
單車店的廢棄單車轆及輪呔變成吊燈。攝:陳焯煇/端傳媒
工作室一角。
工作室一角。攝:陳焯煇/端傳媒
這些廢棄用品在Kevin眼中是一種原材料。
這些廢棄用品在Kevin眼中是一種原材料。攝:陳焯煇/端傳媒

像在佔中期間,他合作的回收商除了送來醫院丟棄的白膠樽外,還有一大堆生理鹽水透明樽、遮骨,他們拿來研究,看看能做些什麼。「後來我把遮骨變成手琴樂器的琴弦。」

然後香港人愛喝紅酒,朗豪酒店長期運送紅酒箱到他的工作室;上班一族天天咖啡不離手,咖啡店有大量咖啡豆袋;還有灣仔會議展覽中心的地氈、單車店的廢棄單車轆及輪呔等。「從垃圾的數量,某程度上看得出香港人的消費習慣,就像單車一樣,這幾年愈來愈多人愛騎單車,便有更多單車零件供應。」

以上種種都是穩定供應的廢物來源。Kevin發明的產品,也會盡量反映出香港人當下的日常生活及興趣,例如牛仔褲製成的iPhone套、電飯煲內膽製成的單車鈴,以及跟本地設計品牌BeCandle合作,把電飯煲內膽做成盛載香薰樹脂的容器。

「香港大部分的原材料都從外國入口,再製作出產品發售,我就視這些『廢物』為香港的原材料,因為我看得出他們還有用處、還有生命力。」

這個我就算很廢,仍熱血過權威

2015年,Kevin甚至與香港本地歌手黎曉陽合作創作歌曲〈香港傑出廢青〉,充分發揚他的「廢物」哲學:

「忙着發夢我就未覺得我是零 忙於親手改好世情」

「不跟指派線路行 實踐青春一次
無謂接受慣例在社會裏浮沉
寧願低窪之中獻身」

「這個我就算很廢 仍熱血過權威
這個我就算很細 強大志氣能開啟
對付各種巨人 用心當小蟻 
廢墟裏 自找空位發揮」

整首歌的MV裹,所有樂器如結他、鼓都由Kevin一手設計,與歌手黎曉陽及創作團隊到垃圾場執拾,一齊討論一齊創造。甚至歌曲出街後,不少人也稱他為「廢青」,Kevin自言毫不介意。

張瑋晉(Kevin Cheung):「我就視這些『廢物』為香港的原材料,因為我看得出他們還有用處、還有生命力。」
張瑋晉(Kevin Cheung):「我就視這些『廢物』為香港的原材料,因為我看得出他們還有用處、還有生命力。」攝:陳焯煇/端傳媒

「設計師就是去解決問題,能夠扭轉物件用途讓它重生,我覺得很有意義。」回想起小時候,Kevin試過摺紙飛機賣給同學,「我摺的飛機頭比較重,還把機翼𠝹得像戰鬥機,可以飛五、六張枱遠,不斷收到同學的訂單。」不愛讀書背理論,喜歡落手落腳DIY做實驗,拿着一張張廢紙變成戰鬥機,「見到他們開心的神情,我就覺得很滿足。」

Kevin在2009年於理工大學產品設計學系畢業後,也曾走入社會巨輪,加入電子公司擔任產品設計師,做個打工仔。「那一年我幫忙設計充電器、電芯、電筒等,但是總覺得很死板,不斷地製造垃圾,很不環保,也難以發揮創意。」試過正常的打工生涯,工餘時間裏鑽研Upcycling產品,拿着第一批boombottle到市集擺賣,「咦,好似Work喎,賺到錢喎。」便毅然辭職,專注發展他的「廢青」之路。

「一開頭好多人覺得我玩緊市場策略,只係Gimmick,用了很長時間去解析什麼是升級再造,為什麼這些產品不是垃圾、如何源頭減廢等。」七年過去,Kevin回想這些年來最大的轉變,最慶幸是不用再解析太多何謂Upcycling,也多了同路人。「有更多人一齊去關注環保議題,力量大了,創作也更開心。」


電飯煲單車鈴、地氈電腦套、壁紙錢包、牛仔褲手機套⋯⋯用香港垃圾製成的香港設計,請上端Mall選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