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物 金庸逝世

岡崎由美:日本人讀到的金庸什麼樣?

乾坤挪移和降龍十八掌在日語裏翻譯成什麼樣?白髮魔女竟然成了白毛女


【編者按】香港文化博物館用1000萬改造展廳,成立了常設的金庸館。目前展出300餘藏品,向讀者展示金庸筆下的武俠世界。而在日本,同樣有愛好者與推手,不斷將中文武俠小說譯作日文。按兩種語言,倫理、哲學、風俗各異,其間可溝通處,多還是少?我們都熟悉的那些中文武俠的魅力,靖哥哥蓉兒小龍女,在日本文化中卻都出脫成什麼樣子?「乾坤大挪移」和「降龍十八掌」怎麼翻譯?怎麼讓日本人明白?岡崎由美就是這樣一位穿梭於中日武俠世界的「譯俠」,她既是研究明清小說的學者,也是著名的金庸迷,而令她迷上金庸的,卻是一部《射鵰英雄傳》⋯⋯

約在會展一間不大的會議廳做訪問,走進時,房間的窗簾都拉開,岡崎就站在陽光裏,給我們遞上一張名片。

名片上少有地印上一個自畫像,卡通版的岡崎由美身著紫色旗袍。現實中的她則自始至終面帶微笑,謙遜像是又有點害羞。這位早稻田大學的文學教授專注於明清小說和戲曲,目前主要在研究中日的戲曲交流。她的另一身分,是業內資深的中文武俠小說譯者。

林青霞和書劍恩仇錄的大熱

有的雜誌缺乏資料,將「白髮魔女」和「白毛女」混淆在一起,讓岡崎由美嚇了一跳。

1996年,她翻譯的《書劍恩仇錄》正式在日本發行。以往中國文學有不少作品經過譯介進入日本,並非圖書市場的主流。但《書劍恩仇錄》的銷量卻相當不俗!這些年來,她翻譯或監修了數部金庸及古龍代表作,還大量撰寫介紹中文武俠小說的文章。

「在正式翻譯之前,普通的讀者會因為發音相近,將武俠小說和佛教小說混在一起。」岡崎由美從《書劍恩仇錄》之前的情形說起。1990年代初,新派武俠小說幾乎沒有推出過正式的日文版。香港電影卻走在前面,風靡了日本。日本的普通大眾對武俠世界完全陌生,同時卻為林青霞主演的《白髮魔女傳》癡迷。有的雜誌缺乏資料,將「白髮魔女」和「白毛女」混淆在一起,讓岡崎由美嚇了一跳。

岡崎由美,畢業於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專攻中國明清小說、戲曲及中國大眾文學。自1990年代中期開始,主力翻譯金庸、古龍小說,另有參與《楊家將演義》初譯。編著了《漂泊のヒーロー―中国武俠小説への道》(漂泊的英雄—中國武俠小說中的道)和《武俠小説の巨人 金庸の世界》(武俠小說的巨人 金庸的世界)等專著。近年來多受邀往來港台參與讀書活動,與華語武俠小說讀者交流譯介心得。

讀金庸到天亮

其實,當日本電影觀眾接觸到中文武俠電影時,岡崎由美已經在武俠小說裏著迷了很久。她小時候愛看古典小說,日本童書裏選登的《西遊記》等神仙故事吸引了她。與她同齡的小朋友愛玩,她卻喜歡上了中國傳說和成語故事,從《西遊記》看到唐代傳奇。中學時一本日文版《紅樓夢》讓她愛不釋手,由此決定在大學要主修中國文學。

大學一年級,她正式開始學習中文,涉獵大量中國現代文學。魯迅,巴金,茅盾,老舍之外,她也很好奇那時候華語世界正在看什麼書。正值八十年代,一位台灣朋友去日本探訪,岡崎由美急忙請對方推薦,華語世界正風行什麼小說。她特地詢問,有沒有一些比較有娛樂性的中文小說呢?岡崎由美的朋友告訴她:那你一定要看看中文的武俠小說。岡崎由美再問,那從誰的書看起最好?

「金庸!」

岡崎由美想方設法買到了《射鵰英雄傳》,就此變成金庸書迷。「明明半夜和自己說好,看到這一頁就睡了,可就是停不下來。」她剛剛拿到金庸的小說,常常一看就看到天亮。一有金庸小說改編的電影和電視劇,她也頻繁地從影碟租賃店裏借回家看。只是八十年代,武俠小說雖然在華語世界熱翻天,於日本市場,還是未開發的新鮮事物,鮮為人知。岡崎由美希望將金庸小說推薦給更多人,時機卻還不成熟。

武打動作怎麼翻譯?

許鞍華導演的《書劍恩仇錄》,李連杰與林青霞擔綱的《笑傲江湖》終於在九十年代初打開了這扇門。日本觀眾藉由大銀幕,為李連杰的精彩動作及林青霞的精美扮相所迷倒。字幕時大大的「金庸原著」字樣,到底引發了日本觀眾的好奇。德間書店的總編輯給岡崎由美打電話,問她願不願意翻譯金庸小說。「終於,機會來了。」

日本堪稱全世界最重視譯介的國家,岡崎答應翻譯金庸小說,自己也有些壓力。她請了一年研究假,到北京大學從事研究。白天不需要講課,這便讓她有了充分的時間。岡崎一邊研究課題,一邊翻譯金庸小說。正好身在北京,她照著《書劍》中的內容,去長城,去白雲寺,試著拼出一副圖畫。

之前岡崎翻譯過一些中國歷史故事,對翻譯武俠小說沒有經驗。「最難翻譯的是武打動作。」她認識了幾位了解中國武術的朋友,時不時就向他們討教,「到底是怎樣躺下去,手勢應該是什麼樣子,我都請他們給我講解。」

「這些都靠讀者的想像,我想日本讀者的想像就算和中國讀者不一樣,那也是沒有關係的吧?」在岡崎由美心裏,這正是武俠小說最讓人享受的地方。

武俠小說譯者岡崎由美。
武俠小說譯者岡崎由美。攝:吳煒豪/端傳媒

小說裏面真實的功夫招式,岡崎會加入注釋,幫助日本讀者了解。其他虛構的招式和武學,她都延用漢字,讓日本的讀者從字面的意思來想像「乾坤大挪移」和「降龍十八掌」到底會是怎樣的動作。「現實中沒有的招數,如果還要加日語的標註,那就太沒有意思了。」她笑著解釋,「這些都靠讀者的想像,我想日本讀者的想像就算和中國讀者不一樣,那也是沒有關係的吧?」在岡崎由美心裏,這正是武俠小說最讓人享受的地方。

自《書劍恩仇錄》起,她的譯作和介紹的專文逐漸讓讀者了解了中文武俠小說的許多基本知識。金庸的十四部小說翻譯她幾乎全部參與。與想像之中不同,不少人以為在日本武俠小說的讀者或許和江戶時代小說,幕府武士小說的讀者群重合。實際上,愛看中文小說的日本讀者也喜歡冒險小說和科幻小說。金庸在日本的書迷,往往很可能也是星球大戰和哈利波特的粉絲。

情迷張國榮

八十年代起,岡崎由美頻繁來香港和台灣旅行。每一次最大的目的,除了探訪當地的著名景點之外,就是買中文小說。九十年代往來最頻繁,她幾乎每年都來一次香港。

每一次都買書嗎?

「當時很喜歡看香港電影和演唱會。」岡崎由美突然有點臉紅,「我最喜歡的張國榮。」

說起張國榮,岡崎由美馬上變身小粉絲。從電影開始,收集張國榮的唱片,來香港看了好幾次他的演唱會,「他唱歌真的太好聽了。」

她的最愛是《英雄本色》,當然是經典之選,不過講起《東成西就》,她也哈哈大笑。這一部惡搞金庸作品的電影,讓她大笑不止。岡崎由美毫不排斥這一部電影對金庸的惡搞和改編,說這部電影在日本的香港影迷中間反響不小。「張國榮好厲害啊,為什麼可以一邊那麼嚴肅的樣子,一邊又可以演那樣亂七八糟的幽默喜劇呢?」她笑得合不攏嘴。

終身愛好

明清小說和戲曲的研究她從未停止,也盡量繼續翻譯中文武俠小說。金庸作品翻譯完全之後,她現在的心願是再多翻譯一些古龍的代表作。在日本,古龍小說的日文版譯作不多,相對他龐大的作品庫,的確只是寶藏的冰山一角。「倪匡先生的短篇小說也很有意思,他的故事展開往往讓你想像不到。」岡崎由美期望日本的讀者也會喜歡古龍作品以及倪匡的短篇。至於還珠樓主,她為這位巨匠超然的想像力所折服,礙於篇幅太長,始終未能有機會翻譯成日文版本引介。

武俠小說的創作如今當然不復幾十年前的盛況,岡崎由美一面翻譯經典,一面卻也沒有停止挖掘。這幾年她接觸到盜墓小說,興致盎然。儘管盜墓小說良莠不齊,岡崎認為這也許就是新世代的娛樂小說風潮,「從類型小說來講,盜墓小說也許可以接武俠小說的班吧?」

「不過,翻譯武俠小說還是我這一輩子不變的愛好。」

金庸 金庸逝世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