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手記

Your Opinion:70年過去了,我們如何談論二二八?

二二八事件70週年,人們紀念的是什麼?歷史的真相又是什麼?米蘭.昆德拉說過:「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專欄 Your Opinion 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成文並發佈,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讓聲音穿透同溫層。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 editor@theinitium.com。我哋實睇,一條都不會走寶。

在台北,有隊伍拉著白布於街上遊行紀念二二八事件70週年。
在台北,有隊伍拉著白布於街上遊行紀念二二八事件70週年。攝:張國耀/端傳媒

1947年的2月27日,在台北天馬茶房前,販賣私菸的婦人林江邁被專賣局人員打傷,成為二二八事件的導火線。事件中,台灣各地民眾與國民黨政府發生了大規模的衝突,蔣介石還自中國大陸派遣軍隊赴台,鎮壓屠殺民眾、逮捕及槍決士紳、知識分子,造成大量民眾傷亡。

自此,二二八成為了台灣歷史中難以彌合的巨大傷口。到1995年,國民黨籍台灣總統李登輝首次代表國家就二二八事件致歉,並確立當天為「和平紀念日」,到民進黨執政的1997年,定二二八當天全台放假。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的70週年。儘管1987年解除戒嚴至今已然三十年,台灣也實現了民主化並經歷了兩次政黨輪替,然而,二二八事件的細節卻仍隱沒於歷史的幽暗處——當年的傷亡人數、事件的性質、責任誰屬,至今未有定奪。巨大的歷史傷口猶在,對二二八事件的悼念未曾止息,也不時攪動族群和身分。

在台灣,每年的二二八紀念日前夕,都會有抗議、紀念活動。然而,二二八事件所象徵的意義,及其背後所衍生的轉型正義問題,仍頗具爭議,台灣仍未共識。

在二二八事件70週年之際,不同立場的紀念者紛紛發聲,以各自不同的史觀對70年前的一切展開了追思、哀悼與詮釋。轉型正義將如何落實?歷史的真相會否揭開?我們來聽聽讀者的聲音。

緬懷歷史,還是爭奪話語權?

在台灣,不同立場的紀念者,在這個特殊的日子發出不同的呼聲,有的認為兩岸由和平發展走向統一富強的日子終將到來,也有人仍然呼籲政府盡快公開歷史文件、落實轉型正義。

不同的追憶、詮釋與書寫,是對歷史誠心的緬懷,還是不同政治團體對話語權的爭奪?讀者 px 引述了喬治·奧威爾名著《1984》中的一句話:「誰掌握過去,誰就掌握未來;誰掌握現在,誰就掌握過去。」

島嶼無風帶:二二八七十周年快到,各路人馬都在爭詮釋權。我覺得,其實我們都應該靜心地去理解認識這段歷史,然後找出自己的觀點與作用在自己身上的意義。或許才能對這些前輩有交代。

他們並不悲情,也不冤枉,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

aeight :記得歷史的教訓就好,再過度消費二二八只會讓人反感。

TzJy:不了解,一年365天可以討論228。但是永遠都是這一天最熱絡,然後就沒了。下次再聽到這個議題,卻是明年的228。

洛秋心:坦白說,民進黨讓人感覺消費了二二八很久,現在全面執政了,希望不要再在這個議題上令人失望。但其實「台灣吧」出的第二版動畫說得蠻好,228是很長的一段時間,台灣各地都有自己的記憶,最慘痛的屠殺未必集中發生在228⋯現在228放個假就好似什麼都可以概括了。

Jeffrey:@洛秋心 滿不理解怎麼樣討論228才不叫做消費呢?全年度都可以討論228沒錯,但所有媒體也集中在228這天發布228相關議題的討論,又為什麼呢?難道我們要說所有媒體、所有參與討論的人都在消費228嗎?

設定紀念日是國家機器的手段,這個手段的意圖也很清楚希望透過「放假」來讓民眾記得、再教育民眾這樣的事件。如果說:放個假就什麼都蓋括了,那這個問題在於民眾、教育跟媒體等,而政府確實也一直在做相關議題的事情(例如紀念館、人權園區、檔案解密等,這些事都不是「當天才做」,而是媒體「當天才報」)。個人覺得如果指責討論這件事情是在消費228,那這樣所有討論都可能無法進行了。

另一邊廂,今年2月初,中國國台辦就宣布將在二二八事件70週年之際,舉辦一系列高規格紀念活動,並將此事件定位為「台灣人民推動社會主義的重要歷史事件」。但最終「雷聲大雨點小」。

陳芳明:北京紀念二二八,無法迴避的自我諷刺。

蔡文庆:如果不面对自己的历史,那么纪念对岸的二二八事件有何意义?纪念二二八的根本意涵,就是记取国家暴力的教训。

bighero0808:這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紀念活動,其邏輯真的很難了解。

ifan :很簡單,這是在向民進黨喊話,二二八你可以拿來煽動仇恨製造族群分裂,我也可以拿來做兩岸一家親的論述,話語權的爭奪,誰掌握了歷史誰就掌握了未來!

zzzlllzzz :的確是話語權的爭奪,只是台灣人民可能會有"與你何干"的想法,你共自己的帳還沒算清,急著幫別人算帳。

他們並不悲情,也不冤枉,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

by 島嶼無風帶

Diane :當歷史被當權者掩埋,後人有必要也有責任釐清事情的脈絡,勇於究責,否則歷史只會一再重演,如何記取先人用鮮血寫下的教訓?

全港人民支持小懷維權:中國革命歷史就是一部活生生血淚史。希望當年爲了中國革命事業而犧牲的臺灣同胞們可以安息。 中國現在的强大富裕是當年所有大陸,香港,和臺灣同胞們的犧牲換來的。所以我們一定要珍惜現在的繁榮穩定。

px :“誰掌握過去,誰就掌握未來;誰掌握現在,誰就掌握過去。”这句话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

轉型正義的呼聲要如何落實?

「轉型正義」是蔡英文任內重要的政策目標。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總統就職時,誓言要三年內要完成「轉型正義報告書」。然而民眾卻一直未能等到期望的結果。目前台灣面臨的轉型正義問題,不僅僅代表着如何處理過去,更關係着一個社會如何面對未來。

蔡英文在出席二二八事件紀念活動時承諾,將用最嚴謹的態度來處理二二八的責任歸屬,政府會改變「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的現狀,以穩健的腳步推動轉型正義。

fierycloud :如果轉型正義相關編訂公帑、人力編制與任務編組的公示,沒有平均用在臺灣各族群各時代的反威權人員與事蹟的檔案或實物上,而是明顯集中於單一事件的支出,是不是其實也近似於是一種銅像換銅像,一神換多神,而且多神還都只來自同一事件的部分人的新造神運動。

wilsonhuang:轉型正義的落實除了靠政府推動,民眾之間互相諒解、理解史實,並尊重受到事件影響的個人及家屬,我認為這樣才是轉型正義的最終落實。

fierycloud :突然覺得,造成認知混淆的原因,除了日本皇民化,或許也包含來臺政府沒有進行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中戰勝國與戰敗國權利義務的宣導,還有"以德報怨"。期待也有能以國際法的角度,來比較下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戰勝國與戰敗國的權利與賠償,與宣判後臺灣各族群的權利變化差異。

沈聖淵:每件事情如果沒有做任何平反,每一種過(錯)都不可能被彌平,當代覺得可以平反的原因是多數都是經濟政策的衡量。

封華:或許中正紀念堂如何保留和使用,可以做為另一種功過並呈,然後教育大家在面對歷史時可以如何反省並且避免重蹈覆徹?

陳漢翔: 看到有越來越多對二二八的持論,走向更清晰理性的思辨,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 當然啦,這裡頭也包含著與自己意見相同、志同道合者增加的私心。別忙著說什麼是正義什麼是不正義,我們連真相都還在迷霧中的時候,任何多餘的情緒都是阻止我們探索的阻力。

但唯一有資格發揮情緒的,是那些親歷者無法被苛責的特權。只是,你可以選擇不要那麼快被他的情緒附身。你可以為他真誠的嘆息後,在這個天氣裡用冷水潑面,繼續冷靜的往尋找解答的路走下去。而不是太快的陷溺在誰的正義裡。

歷史的真相能否被還原?

在二二八事件70週年的前夕,台灣宣佈解密全部有關歷史檔案,預計3年內可以開放給民眾調閱。面對近日與二二八相關的輿論爭議,蔡英文也回應,有人認為應將威權時期統治者的功過留給歷史評斷,但「沒有真相,該過去的永遠不會過去」。歷史的真相即將就此揭開嗎?史料的公開能夠帶來真正的和解嗎?網友YTY 說:「真相永远不会消失。」

我們能做該做的事,就是在徹底的遺忘之前,把那些事情和那害怕給找回來,再把它們深深刻在自己的生命裡。

by Che-Fu Steven Chang

BH:全面公开史料,让大众来评判、反思,才能达成和解。

沈默中 :事實上,現在台灣人會背出陳澄波、王添【火丁】等受難者的名字,但是他們更少知道那些活下來的人的名字,以及之後這些人的事跡。

kaishaochen :二二八時哪來「閩南人」這種分類。「閩南語」、「閩南族群」是蔣介石政權在1950年代的台灣才「發明」出來的啦。中國人不說謊就會不舒服對吧。二二八豈會是單純語言不通,去看看之前一年半的報紙,早就民怨衝天,隨時要爆發了。

中港台:二二八的發生,已有很報導,我也問過一些親身經歷事件的閩南老人家,絕大部分都表示是語言溝通不良,產生誤會引起,再被一些地皮流氓,趁機發難所致。

muyudada :稍微了解一下历史,了解一下谢雪红(編按:台灣共產黨創始人之一)的遭遇,中共的做法真是讽刺,曝光一段历史,掩埋另一段历史,可惜想被掩埋的可以被人轻而易举翻出来。

PurpleJiang :共產黨不是二二八事件發生的主因,不過是當時政府的推託之詞,只引用政府片面的言論,很容易誤導不了解該事件的人。

Vickie Ma:二二八當天與之後連續九天是一堆暴民屠殺外省人,有些不會日語和台語的人也被波及,包括客家人,這些受害外省人因為被暴民所殺,並沒有得到賠償,也沒有人對他們道歉.....這段歷史也是大家該面對,若只給片段,都是政治洗腦,

fierycloud :如果就之前相關新聞議題提及的舉報或是非法取證等內容,總覺得其實受害者也可能被迫舉報變成加害者,加害者也可能途中站錯方,變成受害者。

橘子偉:希望可以讓資料公開透明,讓受害者可以有原諒的對象,連原諒的對象都沒有,是要原諒誰呢?

李冬:六四和二二八,因为相近的历史记忆,所以不曾忘记民主的珍贵。感激几十年来台湾人不畏艰险的抗争,让我们看到前进的动力。

YTY :真相永远不会消失。

林彥佑:讓人們不至於遺忘是第一步,之後如何避免淪為政治算計便且看且走囉。別因噎廢食,至少家鄉的過去值得記憶。

John Leung:願全部當權者明白,全部史料,文獻,無論多可恥,血腥,甚或悲壯,終要公開,供後人重組史實,無論如何給亡者個公道。

Che-Fu Steven Chang:「對於這些事情,你是真的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台灣遊戲《返校》

我們能做該做的事,就是在徹底的遺忘之前,把那些事情和那害怕給找回來,再把它們深深刻在自己的生命裡。

編讀手記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